“尊敬的乘客,站點已抵達。”

電梯軌道車門開啟,李易走出軌道車。

這裡是凜冬地下城重要的交通要站,剛一出來,李易酒被沙丁魚一樣的人群擁擠著超前而去。

李易的口袋裡,呂布不住的道,“主子,左邊,左邊!彆去右邊了!”

李易心中不住的道,“我特嗎的被人群擠著,哪兒也去不了啊!”

呂佈道,“閃現呢,我的天啊,你不會忘記了你會閃現了吧!”

李易道,“這裡這麼多人,要是被捕捉到就慘了。”

“放心!”呂佈道,“我空間神獸天生就有無敵的觀察力,這周圍的三個攝像頭,一個壞了,還有倆朝著彆的方向,周圍也冇有能觀察到空間閃現波動的高手,你大可以放心閃現。”

李易聽此,心中所想,下一刻到了左邊一個相對人少的鐵門旁側。

呂佈道,“進去!進去!”

李易打開鐵門走了進去,裡麵是一個衛生間。

李易遲疑道,“這裡是廁所!”

“我知道!”呂佈道,“廁所是距離那一節火車最近的直線距離!剛好一百米距離!你就在這廁所蹲著,我先去看查下情況,等下我說可以的時候,你直接閃現到我的位置。”

李易找了個廁所蹲了進去,嘀咕道,“你慢點!”

呂布身影幻滅,閃現不見了。

李易找了個廁所單間,坐了進去,觀賞廁所單間門,靜靜等待著。

老實說,李易現在心裡有點慌。

雖說作為一個孤兒院的棄嬰,李易從小就和偷東西有著不解之緣,更是勤修了通遼各項附業,對於偷東西,李易不說輕車熟路,最起碼也該是賓至如歸。

可這裡是異界啊,這裡科技超級發達,還有元力戰士。

在超人世界偷東西,雖然自己也有超能力,可李易還是慌得不行。

李易靜靜等待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可是呂布還是一點反應都冇有。

呂布該不會是被抓了吧!

就在李易忐忑不行的時候,突兀的一個細弱聲音傳來,“主子,臥槽今天人有點多啊!差點被髮現,不過好在我技高一籌,你現在準備一下,我數三下,你就傳送!記住了,你隻有二十秒的時間來偷東西,二十秒後不管如何,立刻瞬移回你現在的廁所裡!”

“三!”

“一!”

“傳送!”

李易心裡怒罵,你大爺的,數學是誰教的,冇二嗎?

可李易心裡還是很快反應,刷的一下傳送到了呂布的位置。

剛剛進來,李易隻覺得麵前有點耀眼,一眼看去,諾大的車艙裡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金銀首飾,那些彌散著淡淡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的珠寶,還有古老滄桑的鎧甲,巨劍,長槍,磁能長槍,法杖……整個車皮就好像是個藏寶庫!

“二十秒開始倒計時!”

呂布閃現到了李易的口袋裡,不住的道,“快點開始偷竊!十九!十八!”

李易飛快鎖定周圍,眼神落在了一片雜亂的書籍上!

經曆了拍賣行,李易現在已經有了心得,一般來說,越是珍貴的功法秘笈,都越是古老的方式記載,而不是用網絡媒介。

連續翻了幾本後,李易看到了一本秘笈功法——鏡花水月!

李易心中狂喜,空間切割術的至高法門鏡花水月!哈哈!

李易狂喜的同時,發現鏡花水月秘笈下麵還放著一顆釋放著乳白色柔和光芒的寶石!

這寶石通體圓潤,其上還有一層淡淡的金色紋路,一眼看去就很珍貴!

李易一把手把寶石握在了手裡,感受到些許的溫度。

就在這時,口袋裡的呂布喊道,“三!二!一!撤退!”

李易一手拿著鏡花水月秘笈,一手抓著柔和白光的寶石,身影瞬間消失不見了。

回到廁所,金角不住的道,“快跑,快跑,閃現進入軌道車二號線,二號線的監控是壞的,走走走!”

李易馬不停蹄直接閃現著瞬移到了一輛要關門的軌道車位裡。

就這樣大概半個小時後,李易帶著呂布,瞬移回到了自己凜冬地下城的住處。

剛剛回來,一人,一螞蟻趴在地上,不住的喘氣。

呂布不住的比劃著自己的觸鬚,“臥槽!太驚險了!主子你是不知道,外邊至少三個A級以上的元力戰士!至少三個!我的天啊!凜冬之城怎麼會來這麼多的大人物!我剛剛差點就被髮現了!還好他們大意了,要不咱倆都得完犢子!”

李易看著呂布惶恐的模樣:“真的假的,我覺得也就一般啊!”

呂佈道,“主子,你說話能不能講良心啊!你要陰白是我做先鋒的!我在人類社會盜竊了十幾年了,我從來冇遇到今天這麼大的陣勢,三個A級元力戰士啊,這些A級元力戰士拿出去可都是獨當一麵的存在啊!居然三個元力戰士押送一個車皮,真搞不懂車皮裡有什麼寶貝!”

就在李易想要說話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匆忙的腳步聲。

李易使了個眼神,呂布急忙閃現進了李易的口袋裡。

東方長虹急匆匆的衝了進來,“不好了,大事不妙了!領主大人!”

李易看著東方長虹,恬淡笑道,“怎麼回事啊!”

東方長虹滿臉汗水,不住的比劃道,“看新聞,領主大人你不看新聞的嗎?”

李易打開了自己的身份係統,身份卡係統投送出來了一個光幕,光幕上出現了眼熟的軌道車站口。

此刻軌道車站口已經佈滿了密密匝匝身著複合鎧甲的武裝衛士,這些各個三米多高大塊頭的鎧甲衛士揹著能量劍,手持磁能槍,三步一崗,密密匝匝,少說幾千個。

而最吸引李易注意力的是,車站最中間火焰沖天,剛剛自己偷竊的那一節列車此刻被炸成了兩半,沖天的火光濃煙彙聚向四麵八方。

一個女主持人站在前麵道,“本台剛剛收到訊息,有不陰武裝分子在凜冬軌道車站對一輛運送珍寶的列車發動了搶劫!本次事件極其惡劣,根據內部訊息靈通人士透露,本次珍寶列車運送有十數套名貴的鎧甲,九把兵器,部分珍藏功法!現在所有物品皆被洗劫一空!損失慘重!請問一下阿SIR,現在對於案情有什麼進展嗎?”

一個肩上帶花的阿SIR神色冷戾的介紹道,“此次劫匪高手眾多,手段殘忍,佈局周詳,從他們本出手的時機和任務的分割,不難看出他們是一夥有著長期規劃圖謀有備而來的罪惡勢力!這次押送負隊伍幾乎全軍覆冇,兩名A級元力戰士,二十名B級戰士,百名C級戰士全部被劫匪斃命!凜冬地下城領主凜冬公主已經下令,嚴查此事,但凡和這件事情有瓜葛者,全部緝拿,嚴加審訊!希望凜冬地下城的各個平民若有發現,及時反饋,凜冬地下城會有豐厚的回報給提供情報者!”

女主持人追著道,“請問阿SIR,這些劫匪謀劃這麼長時間,是為了什麼?”

阿sir想要離開,“這個,無可奉告,這是一個惡性搶劫案件,等案情有了最新進展,我會通報你的!”

女主持人不捨的追問道,“我聽一個訊息靈通人士講,這次的珍寶列車上帶著一個珍貴的禮物,是腓特烈親王送給女王的十八歲成年禮!一枚從野蠻荒原帶回來的至高禮物!請問有這回事嗎?”

阿SIR道,“無可奉告。”

女主持人又追問道,“據說腓特烈親王殿下不惜用了十八條珍寶列車對這個禮物進行掩藏,可終究還是被搶劫,如此大膽的盜賊是否是腓特烈親王殿下的敵對勢力?是人類聯盟的高層作為還是說是野蠻荒原的敵人聯絡人類聯盟內奸?”

阿SIR終於忍不住了,指著女主持人道,“來人,把她帶回禁閉室,安靜十二小時!”

女主持人被幾個鎧甲勇士拖走了,可她依舊不忘在報道,“各位觀眾朋友,今天的節目到此為止,因為不可抗因素,我們十二個小時後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