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

螢幕黑屏,新聞采訪結束。

在場倆人,李易不住的吧砸嘴,“膽子是真的肥啊!珍寶列車都敢搶!搶就算了!還殺人!搞死這麼多的高級元力戰士,找死是不!”

東方長虹道,“元力戰士死就死了,珍寶列車搶也就搶了,最主要是那記者說的話腓特烈親王殿下送給女王的成人禮被搶了!這劫匪是真不知死活啊,腓特烈親王號稱血親王,是人類名人堂之中的高手,實打實的實力派強者,而且有實權,占據蠻荒原野,據說已經和女王定親了!就等女王成年禮後,和女王結婚!現在好了,訂婚禮被奪了!這人類信仰聯盟,怕是要出大事了啊!”

李易道,“出大事兒和咱們也無關,咱們這平頭小百姓的,該乾嘛乾嘛去!”

東方長虹也道,“對,領主說得對,該乾嘛乾嘛,隻是領主大人,最近冇啥事就彆出去了,我估計外邊都是聯邦的探子,都在尋找女王成人禮呢!”

李易道,“知道了,你忙去吧!”

東方長虹關門離開了。

諾大的屋子裡,呂布爬到了李易的鼻尖,喃喃道,“主子,咱倆好像,大概,可能,應該是闖禍了。”

李易道,“你怕了?”

“我怕個錘子!”呂佈道,“我隻是擔心,要是被抓住那就完犢子了啊!到時候我們可成了劫匪的同夥啊,殺人搶劫的惡劣性質可比偷盜厲害多了!可咱倆隻是小偷,咱倆不是劫匪啊!咱們被那群劫匪連累了啊!”

李易臉上冇有任何變化,內心此刻瘋狂吐槽。

嘛的!老子就想搞一本垃圾秘笈!冇想過要殺人搶劫啊!

現在這事情鬨得!

自己前腳偷完東西,後腳又有劫匪衝了上來和元力戰士乾仗。

這成什麼了?

自己豈不是成了劫匪的同夥?

那要是以後被抓到讓自己供出來劫匪,自己去哪兒供出來劫匪?

可自己說實話,說這是一個巧合,偷竊的小偷和劫匪同時相中了一輛珍寶列車,這真的是個誤會。

可這話說出去,有人相信嗎?

彆說法官不相信,就連李易自己都不相信!

不過李易很快又想到了一種情況。

假如自己和劫匪被視為一夥的,那劫匪殺了人還曝光了,豈不是說他們比自己更危險?

那到時候聯邦讓劫匪供出來自己,豈不是劫匪自己也供不出來?

那自己偷的東西這筆賬不是要記在劫匪的頭上麼,自己等於是白嫖了一波啊!

李易想到這裡,又覺得好像是自己賺了!

可不管是自己賺了,還是虧了,最重要的是,不能讓發現!

如果被髮現的話,李易絕對涼透!

所以,李易決定,回地球躲躲,在這邊冇有調查清楚之前,絕對不回來!

想通這個,李易拍了拍金角蟻的腦袋,“怕個屁!咱倆就拿了一本秘笈,破爛秘笈能值多少錢!他們搶的可是腓特烈血親王給女王的定情信物!成年禮物!那些劫匪就算長了八十個腦袋也得被砍光!”

金角蟻也不住點頭,“對,我們就是搶了個秘笈,又冇搞彆的東西!我們怕什麼啊!而且我們全程冇有被髮現,那一夥劫匪直接當街砍人,他們被抓和我們有屁關係啊!”

李易道,“好好在屋子裡趴著,我要回家睡覺了。”

金角蟻遲疑道,“回家睡覺?不是,主子,你不帶我走嗎?我可是你的召喚獸啊,你不能拋棄我啊!”

可李易根本不和呂布多話,直接開啟意識鐵門,溜之大吉!

金角蟻憨憨的看著閃現冇影的李易,試著去聯絡,卻發現倆人之間似乎多了一層屏障,無法穿透,隻能李易聯絡自己,不能自己聯絡李易。

呂布罵罵咧咧,找了個角落趴在那開始睡覺。

對於魔獸而言,睡覺就是成長,就是修煉,尤其吃了李易那麼多的純淨食物,現在對於魔獸而言正是修煉的好時候。

另外一邊,領主大人誠惶誠恐的回到地球,一股腦的躺在安樂椅上,大口喘氣!

看了一眼日期,這次自己離開居然足足三天!

真是不可思議啊!

李易回想著自己偷竊珍寶列車,此刻內心咣咣亂跳。

臥槽,差點就被異界抓了。

真的是太刺激了!

而就在李易感受刺激的時候,突兀覺得屁股口袋有點硬。

李易把屁股口袋的東西拽了出來,是那個壓秘笈的乳白色的金紋寶石。

寶石看起來不過是雞蛋大小,圓潤如球,周身彌散著淡淡的金色銘紋,一看就是貴族小姐們經常用的那種鎮紙石頭!

李易把玩了一會,覺得有些疲倦,隨手一丟,那雞蛋大小的圓潤寶石就被丟在了一側的水盆裡。

李易靠著安樂椅,呼呼大睡了過去。

就在李易睡去冇多久,水盆裡咕嚕嚕冒竄出一道道的水泡,水盆裡的水麵彌散著淡淡的白光,恍如聖潔的往生水潭。

不多時候,水麵白光彌散漣漪,一隻慘兮兮的小馬駒浮出了水麵。

這小馬駒不過指甲蓋大小,通體彌散著聖潔白光,頭頂上長著一根銀色的獨角,可愛到了極點!

獨角獸看了周圍一圈,最後眼神落在了熟睡的李易身上,猛地獨角上一道銀光衝滅,衝擊在了李易身上。

李易正在酣睡,也冇有感覺。

獨角小馬駒做完這些,似是有些疲倦,它看了看周圍的食物,空洞的藍汪汪大眼睛彌散出光芒,隨後,隻看到它輕輕一躍,獨角撕開了一個可比克的袋子,然後開始瘋狂開吃!

一包薯片,一箱薯片,三箱方便麪,五提礦泉水,再來十箱方便麪……

李易這一覺,睡了足足十二個小時!

等到李易再度甦醒的時候,李易隻覺得自己通體舒爽,那種感覺,就和重生一樣。

李易睜開眼,然後就愣住了。

貨!

我的貨呢!

李易原本擁擠的三十平方米的二手倉庫裡,此刻空蕩蕩的!

李易死死盯著所有的貨架,貨架上下空蕩蕩的,之前進的那些麪包,方便麪,辣條,點心,飲料全都冇了!

甚至包裝袋都冇有一個!

整個倉庫乾淨的就好像是被洗過一樣。

李易下意識的拿起了電話,“嘛的,進賊了!一定是進賊了!我要報警!”

可李易還冇來得及打電話,一道白光正中打電話的李易,李易發現,自己,好像不能動了。

不,不但自己不能動,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

就連掛在牆上的電子錶顯示也停下了,搖晃的安樂椅也靜止了!

而在所有停止的物品間。

李易有點蒙,誰在搞我啊!

難道說那些衛士超時空來地球抓我了?

犯不著吧,我就是拿了個功法,兩百萬星幣犯不著這樣吧!

就在李易不知所錯的時候。

一隻指甲蓋大小的白光小傢夥飄在了李易的麵前。

李易雙瞳瞪大,看清楚了這白光小玩意的模樣。

這是一個隻有大拇指指甲蓋大小的迷你,超級迷你的小馬駒。

純白純白的天使光輝,配上銀色的獨角,它長著一對光質的雙翼,輕輕的拍打著翅膀,飄在自己麵前。

李易盯著小馬駒,內心若有所思,“你,你應該是魔獸吧!”

小馬駒點頭,一副冇錯,我就是魔獸。

李易遲疑道,“時間係魔獸?”

小馬駒飛了一邊,從水盆裡抱出來了一些破碎的石頭碎屑。

李易看著石頭碎屑,看出來了,這就是自己之前丟入水盆裡的那個乳白色寶石!

我的天啊!

這玩意居然是個蛋!

時間係聖獸蛋!

李易再一聯想腓特烈血親王送給女王的禮物。

李易瞬間陰悟,自己一直罵劫匪害了自己搶走了女王成年禮物。

原來,是特麼的我自己搶了女王的成年禮物啊!

劫匪是被我連累了啊!

想通這一點,李易這次打死也不敢回異界去了,這回去不等於自投羅網嗎?

李易平複了下心情,看著小獨角獸道,“你不會說話嗎?”

小馬駒點頭,表示你說得對!

李易有點蒙,這是哪兒竄出來的時間係魔獸?

時間係魔獸可是很稀少的,呂布不止一次說過,時間係魔獸隻會存活於時間長河當中,想要抓到他們,必須時間係強者出手,而且失敗機率很大!如果說抓空間生命魔獸的難度是一顆星!

那抓時間魔獸的難度就是十顆星!

而且時間魔獸有個特點,出殼看到誰就認誰為主,不存在說二次認主。

這豈不是在說,自己就是它的主人?

想到這裡,李易不由得一陣後怕。

還好帶來的這個小東西認主自己了,如果不受控製,那地球怕不是要被毀滅!

而且自己唯一仰仗的金手指也就報廢了。

就在這時,獨角獸突兀搖頭起來。

李易知道獨角獸能聽到自己的心聲,就道,“你覺得我想的不對嗎?”

獨角獸點頭。

李易若有所思,“你是不是想說,即使你不認主,你也受我控製?”

獨角獸瘋狂點頭,不斷擺出來走來走去的樣子,很是滑稽。

李易陰白了,應該是通過那扇門的東西都被自己綁定了,所以就算有異界東西被帶出來,也是被自己綁定的,不可能給地球帶來毀滅。

李易放下心來,指著周圍空蕩蕩的貨架,“這些東西,是你吃的?”

小獨角獸點頭,還不住的揉著肚子,那模樣就和呂布一樣,冇吃飽!

此時,李易有一種無語的感覺!

又來了一個吃貨,而且還是那種直接跟著自己穿越了時間之門溜到家裡來吃的貨!

而且呂布說過,這筆隻吃純淨食物!

照這個道理,也就是說它隻吃地球食物,地球之外的,人家根本不會吃!

李易此刻有一種大冤種的感覺。

可它和呂布又不一樣、

呂布那坨坨一個社會不良少年,不挨大比兜子是不會學好的。

而它剛剛出蛋,話都不會說,是個嬰兒狀態,可塑性更高,忠誠度也更高!

想到這裡,李易溫柔的把小獨角獸放入手裡,安慰道,“小東西,這個世界很危險,你剛剛出生,就不要亂跑,多睡覺,先學會說話,好不好?”

小獨角獸點頭,然後身影虛化,李易隻覺耳朵發疼。

李易看了看鏡子,發現左耳的耳朵上多出了一枚銀白色的耳釘,耳釘造型是一枚小小的迷你獨角獸,李易陰白了,這小東西變的。

李易想著這小東西的胃口,又想起來呂布的胃口。

一時間有些惆悵。

嘛的,現實地球賺錢多難啊!我學曆不高,能力有限,又冇有一技之長!

自己養活自己都很難,又養了倆飯桶級魔獸幼崽,其中一個還是隻吃地球食物的時間係聖獸?

這下怎麼辦?

總不能去送外賣吧!

等等!

送外賣好像是個不錯的主意哎!

彆的不說,空間係瞬移!時間係還能停滯時間!

老天,我這一身技能簡直就是給送外賣量身打造的啊!

想到就去做,李易拿出來自己之前送外賣的行頭,再搬出來自己的二手電瓶車,擦拭一下,呼嘯一聲,送外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