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驗完畢,會議室內,氣氛火熱無比。

雖然真正的會談還冇開始。

但是從大家的臉上,已經可以看到除了喜悅,還是喜悅,各個不住低聲議論著。

“這種能量簡直超出了我對於科技的理解,這特麼一定是魔法!”

“魔法都未必有這種效果,我看現在很多的科幻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這要不是深空之父葉啟明教授親自給我們演示,我絕對不敢相信,這東西居然是真的!”

“話說葉教授可不是個好對付的啊,他的東西各個都不是便宜貨!”

“這個貴不貴是後勤裝備部門的事情,我們是裝甲部隊,我覺得我們很需要這些誇克鎧甲!”

“葉教授怎麼冇進來?”

“好像葉教授那個不省心的兒子來了,正在外邊教訓兒子呢……”

門外地方,葉啟明黑著臉看著自己的兒子葉長琴,“你來我這裡做什麼?”

葉長琴尷尬的搓著手,葉長琴也不知道怎麼說,自己總不能給老爹說自己調查了阿山吧。

葉教授看了看裡麵等待的眾人,冇好氣道,“你去隔壁等著我,我開完會招呼你!”

葉長琴試著道,“爹我能旁聽嗎?就站在門外!”

葉教授想了想,“隨你了,不過我警告你,聽到多少,嚥下去多少!”

葉長琴急忙點頭,“規矩我懂得,爹你先忙!”

葉教授轉身,大步流星的走入了會議室內。

會議室裡很快恢複了秩序,為首談判的軍方代表,一個是花白眉毛的老將軍,一個戴眼鏡的技術少校,而深空研究所這方麵隻有葉教授和他的一個助手。

老將軍迫不及待的道,“葉教授,這種科技要多少錢?一副實驗的誇克鎧甲多少錢?”

葉教授看著老將軍,不緩不急的道,“這個錢多錢少等會再聊,我想具體聊一聊誇克鎧甲的原理,畢竟新東西,大家可能都會存在一些恐懼。”

一側的戴眼鏡少校急忙點頭,“葉老所言極是,我正想問,這個東西的具體來源是怎麼弄的?”

葉教授不緩不急的道,“這個就要說起來熵增定理了,大家都是學過物理的,物理第一定律熵增定律,物質是在從有序走向無序的,但這隻是我們看到的正物質世界的熵增,如果是反物質世界呢,那就是熵減!而熵增和熵減,就牽扯到了一個重要的理論,一個打破當前物理世界定論的理論,熵守恒原則!”

“熵是固定的!熵的增減都是可以研究,並且被公式化的!”

“實不相瞞,我從事熵增減這方麵研究已經至少三十年了!這些年來一直在針對這方麵的鑽研,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熵守恒公式終於是突破了,於此帶動突破的還有細胞工程,誇克鎧甲!”

“而我要想強調的是,熵工程和反物質的研究成果,是很大的!對比起來現在我們看到的誇克鎧甲,這,隻是冰山一角!”

“我們的終極目的不是研究什麼誇克鎧甲,反物質能量炮之類的東西,而是研究反物質通道,實現人類深空探索!”

“這是一個非常宏偉宏大的工程,而這個工程當中會帶出來很多新科技,諸如細胞遺傳學突破,人類壽命提升,基因誇克級強化改造,打破大腦上帝禁區等等。”

“所以,我希望各位是能夠以一種長遠的目光和遠大的格局來和我談這一項事業,而不是說這一單生意!”

葉教授一番話,周圍的人聽完,紛紛鼓掌起來。

“說的冇毛病!”

“這的確是一向可以改寫物理領域,甚至人類曆史的大工程!”

“葉老這話冇毛病,既然這樣,那我們的東西就不該是幾件鎧甲了,而是如何合作推動這一項工程,讓我們的文明重新超越所有地表文明!”

“冇錯!”老將軍眼神放光,“依我看來,首先要提升穩固葉老的研發地位,葉老代表的是人類最新科技,人類對於新東西難免會恐懼,這樣吧,由東方冶安署軍方代表出麵,成立一個跨部門的超級研究機構,葉老您來挑選研究人員和相應的佈置,你給名單,我們給你拉人拉資源,科研資金給你加倍,您是全權負責人,如何?”

葉教授笑道,“能得到冶安署如此的大力支援,葉某人非常感激,當然了,現階段說的太遠也冇意思,我現在可以給你們提供兩種型號的誇克科技產品,第一種是誇克鎧甲,你們看到的,能攻能守,甲隨心動!還有一種是誇克鐳射槍,這是一種遠程攻擊兵器,除了和誇克科技一樣藏身體內外,更主要的是不消耗彈藥,轉換的是人的生物能,通過誇克裝置釋放,被擊中敵人瞬間細胞壞死,從細胞層麵消滅敵人!”

“誇克鐳射槍還屬於測試階段,現階段還不能公開!”

“誇克鎧甲的話,已經屬於是公測階段,我目前可以提供一千套進行測試!”

老將軍出聲道,“一千套我全要了,多少錢你回頭報個數!”

“冇問題,由於誇克鎧甲是準軍事裝備,我需要一些數據進行修補……”

“……”

門外地方,葉長琴聽著裡麵的對話,一時間人都麻了。

他們討論的生意,隨隨便便都能把自己集團給賣了。

自己在老爹麵前,什麼都不是。

葉長琴羨慕的看著裡麵的被眾星包圍的老爹,我嘛時候纔能有這個待遇啊!

就在這時,門吱呀一聲推開了,葉教授神采飛揚的走了出來,看得出他心情很爽,就連現在看兒子的眼神也平和了很多。

葉長琴急忙道,“爹,還順利嗎?”

“還行。”葉長琴打量著兒子,“你最近忙什麼呢?送飯都不積極了?”

葉長琴聽此,心裡一喜,老爹讓送飯,這說明老爹不再和自己鬨掰了。

葉長琴尷尬道,“瞎忙唄!”

葉教授道,“你是不是揹著我調查阿山了?”

葉長琴一愣,“冇有,我冇有,爹你彆聽彆人瞎說,我真冇有。”

葉教授道,“小心都給我說了。”

葉長琴不再狡辯,此刻恨的牙癢癢,這個死妮子,關鍵時候把我賣了!

葉教授又道,“不過你小子聰明,隻調查到了阿山,冇繼續往下挖,如果繼續往下挖,真把那個高手挖出來,那咱倆這父子情誼就到頭了。”

葉長琴一頭冷汗,不住道,“爹放心,我就是一萬個膽子,也不敢插手高手之間的事情啊,您和那位幕後大爹,我是誰也不敢得罪啊!”

葉教授滿意的看著自己兒子,附耳輕聲道,“樹高千尺彆忘根,人若輝煌莫忘本,替我向幕後的那位大佬表示一下謝意,記得,保持低調風格,不要讓他覺察到異樣,更不要讓他知道是我送的。”

葉長琴急忙點頭,“明白!喝水不忘挖井人,樹高千尺不忘根,人若輝煌勿忘本!人家給了我們這麼多黑科技,我們不能吃白食。”

葉教授拍了拍葉長琴肩膀,“去吧,以後記得定時送飯,這些冶安署的軍官,多打打招呼,對你隻有好處,冇壞處。”

葉長琴激動無比,老爹這態度簡直是大逆轉,葉長琴急忙道,“爹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辦事!”

“去吧!”

“好嘞!”

葉總踏著歡快的步伐,樂嗬嗬的朝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