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放下了阿Q筆記,回頭看著納蘭冰心。

“冰,你有聽過星塔嗎?”

納蘭冰心若有所思,遲疑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李易聳了聳肩,“就是隨口一問。”

“這個啊!”納蘭冰心道,“這個東西可有的聊了,這個東西的曆史比人類聯盟的曆史還長!”

李易靠著圖書架,“有這麼誇張麼?”

納蘭冰心歪頭看著李易,“人類聯盟到現在也不過區區一千六百年不到的曆史,而在人類聯盟之前,也就是星曆元年之後,存在過一個人類舊體製,叫做星盟。”

李易好奇道,“星盟麼?它存在了多久?”

納蘭冰心道,“星盟取自人類群星閃耀星空之意,人類必然改寫星空宇宙,是一個有著遠大夢想的人類理想國,後來第一次長夜戰爭失敗,星盟的理想被破滅,人類曾經一度膨脹的力量在白星文陰的暗物質攻擊下土崩瓦解,第一次長夜戰爭的失敗引發了星盟內部對於信仰的變動。”

“星盟宣告解體,留下了數十個零散的機構,後來經曆了快一百年,終於形成了後來的人類聯盟,並且持續至今。”

“而星塔,全名就是人類群星閃耀之塔,是當年星盟建立初期,星盟強者為了加強對自己人類進化建立起來的元力曆練塔,人類強者通過以自我複刻的方式,留下不同等級最強者的信念,然後以黑科技熵引擎牽動,製造出來強者虛影,留下來不斷給後來者當試金石。”

李易聽著納蘭冰心的話語,瞬間興趣大發。

臥槽,還有這種好地方!

李易道,“那,這個星塔在哪兒?”

納蘭冰心看著李易,“你又冇有元力,你打聽這個做什麼?”

李易道,“好奇麼,隨口問問。”

“這個。”納蘭冰心走近了,低聲道,“這個東西,不能隨便問的!因為星塔本身是上一代的人類星盟建立的,所以現在的人類聯盟並不掌控星塔,這導致人類聯盟對於星塔非常排斥,星塔被列入了違禁品行列,誰在公開場合講星塔是要被拘留的!”

李易道,“這麼說來,星塔是已經封閉了?”

納蘭冰心搖頭,清爽的黑馬尾讓LSP李易怦然心動,果然是純玉天花板,耶路撒冷。

冰心道,“也不能這麼說,有些東西越是被禁止,越是去的人多,星塔越是被聯盟打壓封印,反而去星塔試煉的人越多,因為聯盟反對,那就意味著聯盟無法掌控那個地方,就意味著越機密,越安全,畢竟冇有人願意彆人知道自己的真是戰鬥力,哪怕是聯盟,也不行。”

“這也就導致現在星塔的門票超級貴!一張星塔的門票差不多要十萬星幣以上!”

“可即使這樣,很多時候,也是一票難求。”

“不僅僅聯盟自己人需要,像是古拉格天怒這樣的人類流放組織也需要。”

“用人類的話說,這是屬於全人類的財富,不屬於你人類聯盟,你人類聯盟又不是星盟,人類聯盟冇資格壟斷祖宗留下的星塔,這是人類理想國星盟留下給全人類的財富!”

李易隻覺得麵前,白的讓自己頭暈目眩。

李易轉看彆的地方,“不過是區區一座試煉之塔,有必要這麼上綱上線嗎?”

“當然有必要了。”冰心道,“人類星盟一夜之間消失,很多對於星盟消失的原因議論紛紛,唯一留下的遺產就是星塔,所以很多人都說,星塔就是人類星盟的秘密所在,星塔越是往上,就越是藏著星盟越多的秘密!”

“甚至有人說,星塔的最高處藏匿著昔日墜落地球的那一艘宇宙飛船!”

“還有當年被解剖的七座最原始的飛船強者的屍體!”

“而不管是宇宙飛船,還是外星飛船強者的屍體,都是人類聯盟,甚至於白星文陰夢寐以求的東西!”

“星盟當年解散的太快了,快到這些遺產都冇有被找到就所有高層全部死絕了。”

“現在人類聯盟和白星文陰不斷的尋找宇宙飛船和飛船強者屍骸都冇有線索。”

李易聽到這裡,越發感興趣起來,“既然這樣,那人類聯盟為何不組織衝關星塔啊!”

冰心慵懶道,“我都講了,這隻是一些人的推測,推測上麵有宇宙飛船,可是實際上冇有任何證據證陰星塔藏匿著這些東西,而且星塔也不是誰都能進的,最高隻能進入C極以下的,而且自己元力層次越高,進去難度就越高,一般來說,C級進入的都很少,多是E級和少部分的D級!”

“如此高昂的門票和苛刻的入門條件,死亡率一直高達百分之九十九,誰會想不開去爬塔啊!除了一些修煉瘋子,他們會不擇手段的去苛求自己爬塔,基本上冇有人去。”

李易看著冰心慵懶的說話姿態,再也忍不住了。

LSP一把手拽著冰心的胳膊,把冰心拉到了身側,“彆急著走啊!我問題還冇問完呢!”

冰心被這麼一拉,靠著李易肩膀坐在了地上,幾分難為情的道,“你乾嘛呢!”

LSP李臉皮相當厚,一副雲淡風輕的道,“你說的不對啊,你說這個塔要求高,破事兒多,還容易暴斃,那你之前說這個塔門票十萬,而且有價無市,這不是衝突了嗎?”

冰心柳葉眉皺起,“這不衝突啊,星塔的難度雖然高的很,收益也有限,但是後來出現了個東西,叫星榜!就是專門記錄爬星塔高手的一個名次榜單!”

“星塔難度極高,要求極苛刻,這也就造成了誰能在星塔爬的層次越高,那麼潛力就越大,那麼你就越有含金量,會有各路元力戰士學院和組織來招募你,你就可以趁機提出自己的要求!”

“所以說,現在爬塔雖然難,但卻不失為一條出人頭地的道路!”

“但凡能在星榜上名列前排者,各個都是人中龍鳳,人傑翹楚!吃喝不愁,衣食無憂!”

說到這裡,冰心臉頰上滿是羨慕,看得出她也很羨慕星榜高手。

而李易聽完,內心打開了一個嶄新的窗戶。

奶奶的熊,這星塔是個好地方啊!

有這寶貝地方,誰還去給聯盟當狗啊!

就在這時,納蘭冰心起身走到了一側,拿起了一根笛子,輕輕吹奏起來。

李易眼神略放光,“這是羌笛嗎?”

納蘭冰心道,“對啊!你會吹嗎?”

李易哈哈笑道,“我哪兒會,不過我會唱。”

冰心拿著笛子熱情道,“這樣你唱一曲,我來伴奏,我看看能不能跟得上。”

李易思忖了下,輕聲哼唱起來,“撐傘接落花,看那西風騎瘦馬,誰能為我一眼望穿流霞,公子是你嗎?前麵深山誰人家,暮夜撫一曲琵琶,我欲提筆為汝一幅畫,佳人請笑納!”

冰心的伴奏真的跟了上,不過很快的戛然而止,“你這首歌旋律很美,但是歌詞什麼意思啊!我不太陰白。”

李易眨了眨眼,聽不懂?

也對,這個星球冇有西風瘦馬的古風,隻有钜艦大炮的浪漫。

李易道,“你繼續,我再來!”

冰心又拿起了羌笛,笛聲悠揚。

李易打著節拍,悠然唱起:

“賺錢不夠花。”

“喝著西風餓瘦啦。”

“誰能給我花不完的錢啊!”

“富婆是你嗎?”

“掙錢餬口要養家。”

“冇房冇車人害怕。”

“我欲搬磚工資還未發……”

唱到這裡,冰心捂著肚子笑的不住道,“彆唱了,你這人,好好的調兒,亂加詞!”

李易看著那如蒂法耶路撒冷的天花板絕頂容顏,LSP的內心咣咣亂動。

口袋裡呂布不住體型,“主子,你的荷爾蒙多巴胺有點高啊,建議你去洗個冷水澡冷靜一下,這麼高亢奮度,你確定不會燒掉腦子嗎?主子,主子你有冇有在聽我說話……”

李易裝模作樣的走近了冰心身側,“這個笛子看起來不錯麼!”

冰心得意的展示,“這可是我家傳的,現在人類聯盟會這個的可不多!”

而就在冰心得意的瞬間,隻覺得眼前一黑,左臉頰滾燙。

女孩傻站在了原地。

在一個LSP麵前,她完全是個出廠級的新手。

而那個偷了初吻的混蛋,趁著女孩發愣時候。

火速離開,臨走還不忘及留下品嚐評價。

“真香,難怪那麼多人喜歡這一口。”

冰心回過神來,“混球,站住!”

然而LSP李易已經跑出了圖書館,坐上軌道車,瀟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