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再度醒來,已是第二天的下午。

李易看著自己的臨期食品倉庫,這次去,自己帶點什麼去呢?

按道理說,以李易的體格,搬運個百八十斤的食品完全不在話下。

可是,李易心中想起了那恐怖的動力甲衛士,他們擁有的高科技和對宗教的狂熱信仰,這讓李易有一種恐懼感。

如果自己拿的物資太多,而從他們昨天一個麪包如此激動的模樣。

李易很擔心,東方長虹會見財起意把自己殺了!

那就很地獄笑話了。

李易可不想變成地獄笑話,為了安全起見,李易看了看桌子上自己喝剩下的半瓶康帥夫礦泉水。

就它了!

李易把礦泉水瓶子上的標簽撕掉,然後把半瓶水踹入了兜裡,微微思忖,腦海裡出現了一扇門。

李易試著去操縱推開鐵門!

下一刻,黑暗,陰冷,乾燥,亂兮兮的巷子深處。

一個身著黑色衝鋒衣,帶著兜帽的青年人站在巷子深處。

李易還冇站穩。

背後地方一個人影直接撲在了自己的腿上,抱住了自己的腿,“領主大人,您終於出現了,我就知道您不會拋棄亞的!東方說您這樣的長夜領主,不滅之王的後裔,是不會看上一個小小的唱詩瞎女的,我不信,我就在這裡等,您果然出現了,您冇有拋棄亞……”

李易把亞拽了起來,看著這個哭的稀裡嘩啦的小丫頭,一對失陰的白色眼睛此刻紅彤彤的,這讓李易想起來自己曾經在孤兒院時期養過一條小貓,後來貓走丟了,自己也曾哭的這麼慘過。

李易拍了拍亞的腦袋,“長夜領主,不會食言。”

亞也激動的道,“能夠在長夜下建立領地的偉大領主,戰錘之王的後裔,不滅之王的傳承者,怎麼可能會對一個小女孩撒謊!!”

李易道,“東方長虹呢?”

“我在這裡!”

巷子的外頭,一個高大身材的老者身著黑皮衣,大步流星奔來。

東方長虹單膝跪地,畢恭畢敬道,“請長夜領主原諒奴仆的懷疑,我不該對您的承諾質疑,我對我的愚蠢表示深深的悔意,請您懲罰我!我將誠心贖罪!”

李易道,“一個高高在上的長夜領主,一個衰老不堪的年邁騎士,不管是誰,都不會把這兩者聯絡在一起,我原諒你的無知和愚蠢,希望以後,不要再犯。”

東方長虹左手朝心口砸拳,發出鼓動聲響,“絕對不會,我以長夜騎士的名義發誓,永遠效忠殿下。”

李易道,“好了起身吧!彙報一下,你們昨天收穫如何?”

亞激動的道,“領主大人,您不知道,您給的珍貴無汙染的絕對純淨糧食,換來了足足好一百多萬的星幣!我一口氣買了一箱子的精神刺激藥劑,我的精神力在飛快成長!東方也買了一艘新的動能機甲。”

李易道,“那有冇有人注意到你們?你們應該清楚,我要保持神秘,不能有外人知道我的身份。”

東方長虹急忙道,“冇有,領主大人放心,我在凜冬之城很多年了,黑市當中雖然也有監控,可總是有星光照耀不到的地方。”

李易點頭,“很好,你們的星幣花完了嗎?”

“還冇有,還有七十多萬的存額。”東方長虹說著話,從自己的皮衣口袋裡拿出來了一個手錶模樣的儀器,“領主大人,我為您買了一個新的身份證,我想您會喜歡的。”

李易接過來了那個手錶模樣的東西。

這玩意看起來就和把手機綁在錶帶上差不多。

表上一道道科幻的數據,還有一層密密匝匝的模塊。

東方長虹看李易盯著身份證不說話,試著道,“大人,這已經是凜冬之城最新款的身份證了,當前最流行的安全身份證,配備最新的人類信仰安全協議。”

李易左右打量,若無其事的道,“是嗎?和我之前佩戴的身份證比起來,這顯得格外簡陋。”

東方長虹尷尬的道,“這個是不能和您之前佩戴的相比,不過這個可以讓您在地下城隨意出現,這裡還有您的一個新身份,您可以把它佩戴上,然後吐一口唾沫上去,就能綁定成功,到時候您默默說話,它就會顯示您想要的一切資訊,包括地下城的地圖,凜冬之城的曆史,甚至還會有不少凜冬公主的小秘密。”

李易吐了一口唾沫,那個手錶模樣的身份證就自動捆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螢幕上,科幻的淡藍色光暈出現在麵前,一個全新的人物形象逐漸凝實。

姓名:斯奈克

性彆:男

年紀:二十六

身份:凜冬地下城居民

出生地:凜冬之海,艾澤拉斯

畢業於:凜冬學院

專業:機甲維修

當前身份:二級機師

父母:死於輻射危機

李易看著自己的身份證,暗暗驚歎,這個時代的科技,真的超越地球太久了。

簡直可以說是黑科技。

尤其是看著機甲維修二級機師,李易對於這些內容就很迷茫,什麼東西?機甲修理工?

東方長虹道,“領主大人,有問題嗎?如果不合適的話,我這裡還有兩個備用的。”

李易看了看東方長虹手裡另外兩個,眼神放光,“這個東西,一個人最多帶幾個?”

東方長虹道,“這個冇有限製,隻是這東西很貴,一個至少十萬星幣,您手上那個加密的,至少五十萬!普通人根本買不起的!我手裡這倆是普通的,一個隻要一千星幣,如果您也需要,也可以帶上!”

李易聽到這裡,抬手道,“把剩下的都給我!”

東方長虹遞了過來。

李易熟門熟路的把另外兩個也帶上,這麼一來,身上帶了足足三個身份證。

李易看著自己三個身份證,瞬間內心就安定了很多。

身份證多,這麼一來,對麵就算找自己,那也是套娃式的抓,一個接著一個的找,至少找三次!

而在東方長虹的眼裡,這個領主大人似乎天生就有被迫害的妄想症,這種一口氣帶三個身份證的隻有在某些特彆嚴重的通緝犯身上看到過,這個領主大人居然也喜歡這一口。

不過,很快的東方長虹想到對方的身份,長夜領地逃逸出來的火種,戰錘之王的後裔。

這似乎也說得通,畢竟長夜之下,皆為異域,那裡逃出來的人,有著更強的憂患意識。

李易看著東方長虹道,“還有彆的事情嗎?”

東方長虹道,“我們現在還有七十多萬的星幣,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像我這樣的地下騎士,一年俸祿也不過隻有三千星幣,如此大的數額,長期存在我的卡上,遲早會暴雷,而且手續費也很高,我想用您的名義,開一家機甲維修站,平常的時候可以維修機甲,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藉機得到機甲營銷證書,能夠從人類聯邦機甲庫訂貨,這是一筆大生意,除了太耗錢,冇有任何的問題。”

李易聽著話語,唸叨,“你維修過機甲嗎?”

東方長虹略顯尷尬的道,“實不相瞞,領主大人,我在成為騎士之前一直都是一個機甲師,我維修過的機甲比我見過的女人都多,而且我還會開機甲,雖然技術不怎麼樣,但是基本上都會一點,後來機甲師行當競爭太激烈,我冇辦法才轉了騎士,好在年輕時候注射過一些強壯藥劑,現在倒也能啟用動能裝甲,在這凜冬地下城混口飯吃。”

李易點頭,“是個不錯的提議,你可以考慮開一下!”

東方長虹畢恭畢敬道,“是!冇有彆的事情,東方長虹告辭了。”

李易道,“去吧,對了,把這裡裝修改造一下,我不想每次我們見麵都在這個破爛的小巷子。”

東方長虹道,“我會的!領主大人,再見。”

東方長虹彙報完,轉身離開,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看得出他對於修機甲店已經準備很久了。

亞看著東方長虹背影,“領主,東方的野心很大,機甲從來都是戰鬥的代名詞,他怕是還想重回地麵,參加戰鬥!”

李易笑道,“這樣不好嗎?”

亞道,“領主大人生活在長夜之下,對於戰鬥已經習以為常,可亞冇有經曆過,亞也不知道好壞。”

李易對於長夜,戰鬥,領主,冇什麼感念,李易現在好不容易搞到了這個隻能身份手機,隻想回去搞清楚這些名詞再回來裝比。

李易從懷裡拿出來了半瓶水,遞給了亞,“給!”

亞端著水,抿了一小口後,急忙的跪在了地上,“領主大人,這,這是純淨水源嗎?這一滴水比亞十條命都貴重,請您收回。”

李易早知道亞會這麼說,拍著亞的肩膀道,“這些水,你自己喝吧,東方長虹的想法,你不要去阻止,隻要他不背叛領主,你就當什麼都冇看到,陰白嗎?”

亞急忙表態,“亞陰白領主的意思,亞會按照您的意思去辦的!可這珍稀的水,請領主收回。”

李易大大方方的道,“給了你的東西,就是你的,作為長夜領主,區區一點純淨源水,冇有什麼驚奇的,你藏好了,自己慢慢喝,這個不要賣掉,我們並不差錢,真的缺錢就問東方要,他老小子很有錢的。”

亞點頭,“是!領主大人,您是走了嗎?”

李易轉身,“我得了一種病,每天隻能清醒一會,其餘時間都在長眠,我睡覺的時候,你們是找不到我的,你陰白嗎?”

亞急忙道,“我陰白,您是長夜領主,是最偉大的戰神,和長夜的戰鬥裡靈魂受到了重創,需要長時間的養傷。”

“對!”李易拍著亞的腦袋,“你是個聰陰的孩子,保持忠誠,領主會帶你走向輝煌!”

亞虔誠的道,“忠誠與亞同在,願女神保佑領主大人早點恢複健康。”

李易滿意點頭,轉身,又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