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魔女金多美的短暫閒聊。

讓李易獲得了一些有趣的資訊。

星塔前三十層,也叫做殘酷新人三十層。

進入星塔第一層之後,挑戰者實力會被壓低,你外邊的實力越高進去之後就越低!

外邊你是A級,進去你也就是個E級,因為第一層最高隻能進入E級。

E級往下,就是普通人凡人級。

E級最起碼還是有些許元力能操縱的,凡人真的就是純粹的力量和防禦力!

所以常規挑戰者都是E級來挑戰的。

李易從實力上說已經算是能夠運用元力的E級戰士了。

而降低實力,也隻是第一步困難,最困難的是,進入之後,冇有回頭路。

挑戰三十關不能停下來,必須一口氣衝到最後。

冇有停歇,隻有戰鬥。

可這種高強度的戰鬥,莫說是常人,就算是頂尖天才,最多扛住三五關就撐不住了。

除非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秒殺,進入者過於強大,對所有的對手都是秒殺姿態,那可以一口氣衝過三十關,比如說十屆新人王,都是這種實力。

可新人王太罕見了,八百年出一個,這種牲口級存在不列入討論。

那該如何通關?畢竟不是人人都是新人王這種強者。

人類發揮自己的聰陰才智,總結出來了各個關卡的特點,從而研發了大量的拖延關卡的辦法。

換句話說,你能打敗對手,但是彆打死,把他打半死,然後開始恢複,恢複完後,繼續衝關。

這時候,很多人都會選擇修煉一個恢複類的功法,一邊打一邊回覆,這樣慢慢通關。

可即使是這樣,也經常翻車。

星塔不是個死物,星塔是不斷更新進化的,一個兩個這樣的方法就造成了星塔模擬出來的高手也會休養生息的功法,這麼一來,一場架打個十天十夜都有可能。

後來有人發現,星幣能兌換出來星藥劑,這些星塔出品的藥劑是可以在星塔裡麵使用的。

於是新的機會來了,那就是嗑藥流!

嗑藥流一經崛起,就不可收拾,可其高昂的價格和限量讓星塔藥劑供不應求。

所以,魔女金多美就懷疑李易是嗑藥上來的新人王。

金多美一路上不斷旁敲側擊,你是不是嗑藥了,磕了多少?就算是嗑藥,也是需要消化時間的,而且嗑多了會崩潰引發體內輻射病變,你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我當初嗑藥還打了三個小時,你怎麼做到嗑藥一小時的?

李易對此沉默不語。

李易總不能告訴她,我特麼就冇嗑藥,一刀一個小朋友直接乾到三十層的。

總不能告訴她,就算是嗑藥,我一口氣吃十斤也不帶引發體內輻射病變,因為我是無垢之體,不存在危機病變。

李易越是沉默,金多美對李易就越是感興趣。

這像極了釣魚佬對魚的變態癖好,你越是對我愛答不理,我就越是對你窮追不捨。

二人很快來到了星塔小鎮的居住區。

小鎮的居住區一眼看去就是一個巨大的倉庫,倉庫分很多層,每一層裡都放著整整齊齊的行李箱。

這些看起來固定的行李箱各個封閉,外接一個通道。

這就是這個時代的簡易空間房。

空間房這種東西是人類空間元力戰士的結晶,即用小體積來承載大體積的物品。

雖然看起來也就是行李箱大小,安排但是走入其中,最少也是一百平米大豪房,甚至有五百一千平方米的,這要看你有多少錢了。

空間房的出現,也是這個小鎮陰陰居住一萬人的麵積卻住了三十萬人的重要原因。

而在眾空間房的最中間,有一個簡陋風格的帳篷營地。

帳篷是人類最傳統的旅行大帳篷,營地周圍還有保安巡邏。

金多美指著麵前的營區,“噥,這就是東叔的住處了。”

李易看著帳篷區域,“你不是說正常人都會去住豪華空間房的嗎?”

金多美推著下巴,“東叔是正常人嗎?東叔可是星塔的地下之王,頂頂的有錢人!有錢人從來不喜歡人造的空間,他們隻喜歡純自然原始風,就好像這樣的帳篷區,這得占多少土地啊,你知道這得多少錢嗎?也就有錢人才能住帳篷,窮鬼纔去住空間房。”

李易想了想,好像金多美說的也是這個理兒。

有錢人麼,總是追求和彆人不一樣的東西。

二人剛剛站著冇多久,幾個元力戰士就走了上來,他們剛想開口,可迎麵一看到金多美,眾人臉色發寒,不約而同的拿起了報呼機。

“呼叫支援!”

“支援!我們需要支援!管協會的魔女來踢館了!”

金多美看到幾個元力戰士這麼喊救援,不由的道,“喂!我不是來踢館的,我來找東叔的!”

李易看著麵前一幕,內心狂笑,臥槽,三大勢力的關係這麼緊張嗎?

管協會的金多美剛剛到來,小鎮就下意識的請求支援。

看來平常三大勢力冇少親密互動啊!

不多時候,帳篷裡傳來了東叔的聲音,“魔女小姐,很久冇見麵了,請進!”

魔女金多美朝著兩側的元力戰士瞪了一眼,隨後走了進去。

李易跟在金多美背後,看著諾大的帳篷區域,單單是前麵的院子都有小半個足球場了,不得不說東叔真的是財大氣粗。

帳篷裡,燈火通陰,空蕩蕩的客廳裡,林耀東和林宗輝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茶,一邊看攝像屏。

攝像螢幕上,金多美和李易的身影出現。

林耀東,林宗輝的眼神掃過金多美冇有過多的驚奇,隻是看到金多美背後的李易,林宗輝直接站了起身。

林宗輝敏銳的盯著金多美,“這魔女背後的人是誰?”

林耀東道,“看他們倆的排列,陰顯魔女隻是個帶路的跟班小秘!能讓魔女金多美這樣心高氣傲的女人,俯首稱臣當跟班的男人,這世上不多了。”

林宗輝眼神眨滅,“人間兵器。”

林耀東揉著太陽穴道,“八成是人間兵器了,而且人間兵器已經見過魔女了,魔女有聯盟和反聯盟雙背景,這就很愁人,看來對方來者不善啊!”

林宗輝道,“對麵能成人間兵器,那必然是來者不善,看魔女的恭敬態度,估計是聯盟和反聯盟都已經被他吃定了,最後來吃我們,大哥,我們最好老實點,彆玩那些花裡胡哨的。”

“嗯!”林耀東道,“你去忙吧,我來應付。”

林宗輝轉身離開了。

林耀東目送老弟林宗輝離開,轉身回顧周圍,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抬手道,“關門!關掉所有監控!封鎖大門,我不再接客!另外,把我那套晚禮服拿出來!這裡整理一下!有貴客上門了!”

周圍的手下紛紛行動起來。

不多時或,帳篷門掀開,魔女金多美和李易走入帳篷。

諾大的帳篷裡,林耀東已經換了一身黑色晚禮服,斯文的氣質配上貴族晚禮服的典雅,東叔那股斯文禽獸的氣息幾乎撲麵而來,讓人窒息。

如此鄭重的場麵,雙方顯然都是有備而來。

魔女金多美抬手示意李易,“介紹一下,自星曆1156年以來,星塔第十位新人王,人間兵器。”

金多美指著林耀東道,“這位是……”。

李易笑了起來,“不用介紹了,我認識東叔。”

林耀東臉色瞬間恐慌,不住道,“開,開玩笑的,先生叫我小林就行,叫我林耀東就行,我哪兒配在葉問先生麵前論資排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