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星塔合夥人,至高管理!要與星塔最高係統對話!”

李易手拿著星徽,雖然心情忐忑,可還是開了腔。

星徽泛光,“請把星徽放在心口,最高係統申請已經通過,可開始意念交流。”

李易把六芒星星徽放在了自己的心口,果不其然,一個略顯機械的中性合成音出現在了李易的意識裡。

“我是星塔最高係統,你可以叫我星靈!歡迎至高管理員的到來,請問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李易道,“很高興見到星靈大人,我是至高管理員李易,接下來的合作還請多關照。”

“星靈很期待和至高管理員合作,一起發展星塔。”

李易迫不及待的道,“我看過星匙的介紹,作為至高管理員,我冇有高級管理員的薪資補貼,隻享受星塔分紅,對麼?”

星靈道,“是這樣的,薪資補貼隻存在於高級,中級管理員,其餘人都冇有這些補貼。”

李易道,“那我每個月可以從星塔領取多少的分紅?”

星靈停下了一會後,回道,“-150281星塔幣!”

李易聽此,眼神瞪的和牛蛋一樣大,“星靈,你是不是搞錯了,負150281!?你確定不是正的嗎?這麼大的負數,我豈不是每個月領不到補貼,還要往裡麵充錢?”

星靈機械道,“的確如此,作為至高管理員,您和星塔共存亡,同榮辱,星塔賺的多,您也就獲得的利益越多,星塔賺的少,那麼您獲利的也就越少,如果星塔是虧損狀態,作為合夥人,星塔一半的虧損您也一樣承擔。”

李易瞬間整個人都炸了。

虧錢的!

十五萬星塔幣!

搞冇搞錯啊!

我尋思著接手了一個錢生錢的大企業,過上了衣食無憂財富自由的生活。

你他嗎告訴我這是個即將破產企業,還讓我和你共患難!

而更讓李易崩潰的是,星靈係統提示:發現您有1455的星塔幣儲蓄,已經劃走,您現在的星塔幣餘額是0!

李易瞬間崩潰,內心狂喊,“一星塔幣價值好幾千甚至上萬的星幣!一千多的星塔幣全都劃拉走!你考慮過我的想法嗎?”

“這他嗎是真坑爹買賣啊!”

“人家新人王都是高級補貼五險一金,我特麼還要自己掏錢上班!”

“有冇有道理了啊!”

“你這樣的做法,和我老家那些該掛路燈的資本家有什麼區彆!”

“這是欺詐!”

“什麼新人王,就是冤種王!”

“我就是那個坨坨的大冤種!”

“把錢還我!我不玩了還不行嗎?至高管理員誰愛當誰當!”

星靈冇有反應。

李易躺在那好久。

一人一係統似乎都在熬。

可人,終究不是係統的對手。

李易爬了起來,內心道,“星靈,你到底怎麼才肯放過我!”

星靈道,“冇法放,至高管理員一旦確定,新人王都是終身綁定的,隻要你不死,這個就不可能鬆綁。”

李易道,“那你是逼我去死!”

星靈道,“你死都不怕,為何不去想著扭轉星塔的運營模式,讓星塔從負盈利變成正盈利,這樣你也會有不菲的收入。”

李易道,“我就是單純的想去星塔曆練一下變強,我不想參合什麼生意,而且我也不覺得星塔該存在生意,這應該是個人類培養聖地纔對!”

星靈提示:放下你那腐朽又幼稚的想法吧,任何的試煉之地都是有成本和支出兩大項,一旦支出超過成本,那麼就會出現虧空,星塔已經虧空七百多年了,能撐到這裡已經是極限,係統能做的,就是給你留下一份最近星塔的簡易財報,至高管理可以看看,為星塔製作出來新的盈利模式,如果可行,我相信我們很快可以賺錢,而不是虧錢,祝你好運,至高管理。”

星靈瀟灑走了,留下了一張簡單到小孩子都能看懂的財報。

而李易現在也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上了星塔的賊船,是真的下不去了。

李易沉沉吸了一口氣後,決定還是麵對現實。

雖然這個現實來的比較突然,但是再突然也比自己孤兒院時候和狗搶飯吃要好吧。

真的搞不定,我特麼回地球去!

想陰白這點,李易心中默唸星塔財報。

財報很簡單,主要是兩條。

一條是收入。

一條是支出。

收入方麵,星塔主要是依靠兩個大項目來收入,第一個項目是曆練!星塔曆練的死亡率極高,所以一旦有高手掛在裡麵,高手的屍體,高手的遺產,全都會被星塔收入,這是星塔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可這個收入因為星塔越挑戰越難,越難來的人越少,導致收入不斷縮小。

第二個收入項目是勢力捐贈。星盟存在的時候,星塔和人類有過一份協約,人類各大勢力為星塔提供能源能量礦石,這些東西從星塔兌換出來積分和各種物品,這本可以維持星塔的運營,可七百五十年前,人類癡心妄想利用人造新人王妄圖控製星塔,獲取星塔秘密,導致星塔係統反噬,第九新人王成為犧牲品的同時,協約撕毀,星塔這一條溫飽協約也宣告終結。

兩個收入,一個不斷縮小,一個被毀掉,星塔就開始進入虧空模式。

支出方麵,星塔對外支出隻有星塔幣,星塔幣具體怎麼來的,係統冇說,可財報顯示,這和星塔有關係,星塔每個月的星塔幣是有限量的,星塔幣可以從星塔裡兌換曾經遺落者戰敗者留在星塔的物品,有裝備,武器,藥劑等等,可這些年來,隨著兌換的越來越多,星塔的遺落物品已經出現了嚴重虧空,現在星塔幣除了能兌換一些不錯的藥劑,基本上高附加值的裝備武器都冇有了。

係統給出了兩條解決路線,一條是開源,一條是節流!

開源,擴大星塔高附加值裝備,獲取更多利潤。

節流,減少藥品等支出,可這樣會導致衝塔的人越來越少,最終破產。

所以兩條解決路線,隻剩下一條,那就是開源!

李易看著財報,下麵還有至高管理意見欄。

李易雖然不知道怎麼運營星塔這樣的龐然大物,但是李易玩過遊戲。

李易之前地球時候玩遊戲,遊戲裡回收遊戲幣,抬高物價的那些個法子李易還是記得的,比如天涯打雷刀,毒奶粉勇士,農藥王者,李易就有很深的被坑心得。

如果用運營遊戲的思路來運營星塔,靠譜不?

應該靠譜,前期自己賣裝備,自己是穿越崽,回頭甚至夾帶私貨賣食物,以星塔名義賣,而且安全無風險!

李易想了想,就開始填寫意見。

“節流是不可行的,節流到最後隻有破產。”

“隻有開源才能維持生存。”

“我認為,開發高附加值,更吸引人的星塔物品是當前解決星塔營收危機的最重要的關鍵!”

“星塔應該集中優勢研發人員,進行新裝備的研發!而不是整天想著彆人來闖星塔掉裝備去賣!”

“我們要研發自己的裝備,星塔特色的裝備!像是針對各個階段不同的裝備,裝備具有某些元力增幅,元力保護,元力爆發,元力生存等特彆能力。”

“打個比方,我們可以賦予火係法則元力戰士一個套裝閃現效果,把空間閃現術加持到裝備上,隻能實現一次,這樣以來,那些憨憨火係元力戰士為了得到閃現機會,就會不惜代價購買裝備,到時候大量星塔幣漲價,我們就可以變虧損為盈利!”

“閃現隻是一個套裝特效舉例,特效還可以有精神力短暫增幅,弱點看破,異狀態驅散,法術連擊,法術暴擊,神佑再生,無雙夜戰,甚至附加力劈華山的力場絕招,龍騰四海的水係絕招等等,總而言之給予一個法則元力戰士他們不具有的能力,讓他們有充錢的動力!”

“套裝設計方麵要撇除現在清一色的黑皮風衣風格,雖然這個的卻很帥,但是不得不說人類的審美是朝前走的,我建議考慮一款被稱為金甲聖衣的聖鬥士鎧甲,可以設計,黑鐵,青銅,白銀,黃金,星耀,王者諸多級彆!要那種造型威風,鏗鏘有力,能夠讓人荷爾蒙爆棚的裝備!”

“另外我建議每年開啟一次活動,活動時候,可以打折買到自己想要的兌換物品和裝備,這樣可以刺激全民消費浪潮,提升盈利。”

“另外星塔的對外開放也要變一變,不要隻有闖關這一個欄目,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闖關的,闖關也是要花費很多星塔幣和藥劑的,我們可以開啟日常任務和奇遇任務榜,通過發放任務,讓那些人為我們找尋星塔運營的原料和能源,這樣維持個基本的運營不虧本,考慮到需要給這些人獎勵星塔幣,而星塔幣過多會出現通貨膨脹,我建議這些任務星塔幣,全綁定!無法交易!”

“綁定的星塔幣無法交易,但是可以購買星塔裝備,同樣的購買的綁定裝備也不能交易!”

“等到全民普及了星塔裝備之後,如果裝備過多,那就開啟強化,強化有一定機率增強,但是失敗就全部稀碎,成我們的!”

“如果個人綁定的星塔幣過多,就開放打裝備鑒定,裝備鍛造寶石,讓賭狗上頭去打裝備,我相信回收星塔幣絕對很簡單!”

“……”

李易不知不覺洋洋灑灑寫了一萬多字,最後一句。

李易想了想,終於還是補充了一句。。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星塔的延續,都是為了人類的發展,隻有維持繁榮的星塔,才能保證人類的光輝,至於這其中的操縱人性,誘導犯罪的行為,我承認我是在犯罪,但是我冇有退路。

人類需要發展,星塔需要繁榮,如果後來的曆史公判這是罪行,需要一個罪人來為這次犯罪的買單,那我也欣然接受,畢竟這個罪行是我在這個曆史階段能做出的最合適的決定——第十代新人王·至高管理·人間兵器·李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