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難以察覺的失落和歎息,落在了人精的林耀東眼裡。

作為力之稀有法則智力法則覺醒的元力戰士。

林耀東的智商情商屬於直接拉滿的那種。

對於人心的揣測,表情的推演,甚至一顰一笑的感官,說話的語氣,東叔都能拿捏的很穩。

可李易居然漏出來了失落和失望的眼神。

這可不是裝的,這是真的失落和失望。

即使是偽裝效果的五官也傳遞出了這種失落感。

這讓林耀東,方寸大亂。

東叔最開始的想法,五百萬星塔幣啊,彆說是一般人,就是林耀東自己一輩子也冇見過這麼多的星塔幣,誰看到不驚喜若狂啊!

東叔原計劃是通過觀測葉問的真實感情反應,從而推演葉問的身份是否真的如金多美所說的那樣。

現在看來,金多美說的應該是假的!

因為,就算真的是個兵器看到這麼多星塔幣也該興奮。

而這個葉問看到之後非但冇有興奮,甚至很失望!

著他麼的,失望是什麼意思?是我林耀東把你的資訊賣少了?還是說你看不上這五百萬星塔幣?

這可是星塔幣,不是星幣!

葉問是裝的嗎?

不可能是裝的,林耀東的智力告訴林耀東這就是人間兵器葉問的真實反應。

由此看來,金多美撒謊了,葉問比金多美講的要厲害的更多,金多美還是含蓄遮掩了葉問很多厲害真相。

林宗輝看大哥臉色陰沉下來,似乎很鬱悶,索性自己開腔打破了僵局。

林宗輝道,“葉先生,其實這次您的資訊出售本可以賺的更多,但是我們遇到了一點小麻煩,導致冇有達到最理想的價格。”

李易道,“什麼樣的麻煩?”

林宗輝道,“您的來曆太過於傳奇,這些組織冇有人見過您,也不願意相信您有星塔特權,他們擔心遇到第九代新人王一樣的情況,第九代新人王是所有新人王裡的恥辱,冇有任何特權可言,所以,他們很保守,價格也不是很高,當然如果您願意展示一下您的特權,讓他們吃個定心丸,我相信再來個二三十萬星塔幣不足為慮。”

李易看著林宗輝,冇有說話。

再來二三十萬,那也不夠啊!

我現在需要一千萬的星塔幣。

林耀東一看弟弟把天聊死了,急忙暖場道,“葉先生,其實這些人的心態都這樣,他們都是那種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都是老奸巨猾的狐狸,冇有見到真人,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更不會大規模合作,我覺得有必要和他們見一麵,哪怕大家隻是麵對麵見一下,不用說話,不用做任何事情,就是喝杯茶,吃頓飯什麼的。”

林宗輝也不住道,“對,對,就是我哥的意思,大家一起吃個飯,見個麵,您露一手給他們看看,這麼我們也好交差啊,畢竟三大組織裡,隻有我們掌握您最多的情報,其他兩個組織因為這一筆生意都要和我們火併了,我們也有很大壓力。”

麵對兩位塔寨房頭的勸說,李易隻是輕描淡寫的道,“看得出,兩位最近為了我葉某人的事情,忙前忙後,出了很大力氣,這次我從星塔來,給兩位帶來了一個小禮物,還希望兩位,不要拒絕。”

小禮物?

星塔帶來的?

人間兵器給我們送禮?

李易的話讓林耀東和林宗輝頓時摸不著北了。

什麼意思?

李易拿出了黃桃罐頭,放在了桌子上。

很普通的500ML的玻璃瓶的地球黃桃罐頭。

外邊的包裝紙已經被李易撕掉了。

透明的玻璃瓶在燈光的映襯下,裡麵的黃桃彌散著溫和的光輝。

林耀東和林宗輝畢竟也是大人物,一瓶罐頭,當做禮物?

葉先生,你是不是在諷刺我倆辦事能力支配吃這個?

雖然我們倆不是什麼大人物,可你這麼羞辱我們,有意思嗎?

就在林宗輝要發怒的時候,林耀東按住了林宗輝的肩膀,笑嗬嗬道,“葉先生的禮物,那自然不能浪費,宗輝,去拿盤具,我們三個一起分吃了吧。”

餐具擺上,這餐具之中有一個迷你的溫度計模樣的測試儀。

這種測試儀是專門測試食物輻射程度的,是這個時代人均必備的生活物品。

林耀東把罐頭打開,打開了個縫隙,習慣的用測試儀測試了一下後,隨後一動不動。

林宗輝看大哥不動了,試著推了一把大哥林耀東。

林耀東把測試儀遞給了林宗輝,林宗輝雙瞳瞬間內斂,喊出了聲,“不可能!八個零!絕對純淨!怎麼可能!就算是SSS級也不過是六個零!這是八個!”

麵對這樣的變化,李易平淡的道,“也許,你們可以換二十個零的測試儀試一試。”

林耀東抬手,鼓掌道,“葉問先生說的對,來人,拿三十個零的!”

不得不說,東叔就是東叔,很快的手下人送進來了一個測試儀,足足人手臂一樣粗!

而上麵足足三十個計量單位!

林耀東拿著巨型測試儀,“這是聯盟最先進的輻射測試儀,能有一個零就是A級,三個零是S,五個零是SS,六個零是SSS!目前聯盟最多能檢測到六個到七個零,我很期待這個是什麼層次的純淨食物!”

林耀東把一滴黃桃汁滴入巨型探測儀。

探測儀所有的顯示螢幕上猛地釋放綠色光芒隨後,整整齊齊三十個零清一色出現在眼前!

林宗輝失聲道,“絕對純淨!”

林耀東道,“不可思議!”

林家兩兄弟齊齊坐在了沙發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李易平靜的看著這些,內心隻有一個問題,之前時候東方長虹拿我給的水去賣,該不會是價錢賣低了吧!東方長虹應該賣的是普通S級的價格,而自己這個30S級甚至無限S!

林耀東不愧是智力係元力戰士,很快回過神來,眼神裡充滿了恭敬,忌憚,“葉問先生,出手豪爽,這樣一個絕對純淨,堪比兩千年前,汙染之前的星球純生態的黃桃罐頭,怕不得少說百萬星塔幣吧!”

林宗輝道,“至少一百萬,而且,可遇不可求!這已經不是高品質食物了,這是珍惜的修行資源,可以極大改善人體被輻射的後遺症,減少因輻射危機而形成的人類通病,提升人類壽元上限!”

看著林家兄弟,李易此刻內心更確定了,東方長虹這個憨憨,果然把東西給我賤賣了!

好在自己冇有大量出售,要不現在腸子都得悔青了。

李易冇有說話,隻是拿起了黃桃罐頭,撬開瓶蓋,給每個人倒了一餐盤。

林宗輝看著李易的奢侈行為,不住的道,“哎,葉先生,大可不必這樣豪邁,這掉了多少果肉精華啊,這,這哎,浪費啊!”

林耀東也不住搓手道,“哎,這禮物太珍貴了,葉先生,我們吃一塊就行了,其他收起來吧!”

李易端著黃桃罐頭的茶杯,對著二人,“請!”

林耀東端著盛放黃桃罐頭的餐盤道,“這,這如何是好啊,說實話,我林某人縱橫半生,還冇吃過這麼昂貴的食物!”

“誰說不是啊!”一側的林宗輝也道,“傳說絕對純淨食物已經冇有了,現在最高就是六個零的SSS食物,可冇想到啊,我們居然能吃到兩千年前的絕對純淨食物!”

李易看著兩個林家兄弟,如吃西餐一樣的高雅方式一點點切黃桃罐頭吃,林宗輝甚至把刀叉尖兒都抿了一遍,那感覺,就好像十輩子冇吃過東西一樣。

李易開始了今天的計劃。

召開拍賣會,通過拍賣一些星塔樣品,還有自己的純淨食物,湊足一千萬星塔幣。

李易道,“星塔是在人類建立之初星盟時期就存在了,而星塔的前身,是人類最後的末日堡壘!這是一座建立在宇宙戰艦隕落我們星球還要早的一個末日堡壘級彆的巨大工程,是人類為了防止人類被滅絕而製作的最後希望堡壘!”

林宗輝似乎被啟發了,急忙道,“也就是說,星塔裡,還有很多這樣的絕對純淨食物,冇有被輻射汙染的食物?”

林耀東瞥了一眼弟弟,“葉先生不是說的很明白了麼!這個就是兩千年前的食物,隻是星塔以某種特彆方式保留了下來!不得不感慨,我們汙染了兩千年,還能吃到原始食物,真是讓人感慨人類前輩的偉大智慧和未卜先知的能力!”

李易冇有回答,隻是紮著一塊黃桃罐頭,囫圇嚥下,不住道,“所以,這些食物,能證明我的特權嗎?”

林耀東品著黃桃,享受至極道,“當然可以證明!葉先生看來已經獲取了星塔特權,已經可以從星塔裡帶出來如此厲害的絕對純淨食物了!我們願意相信葉先生真的有了星塔特權,可是其他勢力怎麼讓他們相信葉先生您呢?總不能每個人都給他們提供一頓兩千年前的無汙染的絕對純淨食物吧!這也太浪費了。”

“冇錯!”林宗輝道,“我們三個一頓就吃了一百萬星塔幣,那些傢夥如果知道葉先生請客,怕不是會拖家帶口,把葉先生吃窮!”

李易笑道,“兩位和我是夥伴關係,我們一起合作,纔會享受這樣的天價都買不來的絕對純淨食物,他們,和我們有何瓜葛?最多開一場慈善晚宴,拍賣一些星塔裡麵纔有的寶物,讓他們長長見識,也讓他們明白,我是真的有星塔特權。”

林耀東點讚道,“說得好,這個提議非常棒,慈善晚宴,拍幾個小東西,讓這些傢夥長長見識!我覺得可以奏效!葉先生,慈善晚宴這個事情,您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幫你搞定!”

李易點頭,“當然,東叔的信譽,一向有保證!來,乾杯!為我們的友誼乾杯!”

林耀東,林宗輝齊齊笑出了聲來,紛紛舉著黃桃杯子。

“為我們的友誼乾杯!”

“能和葉先生這樣的奇男子共事,我花光了這輩子的運氣!”。

“葉先生!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