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運營星塔當成一個運營類的遊戲。

那這個運營遊戲有兩種經營模式。

一種模式是豬廠模式,充了錢你才能叫我爸爸。

一種模式是鵝廠模式,充了錢你就是我爸爸。

從星塔利益出發者的角度來說,豬廠更符合李易。

畢竟冇有人想要爸爸,大家都希望多弄幾個兒子,哪怕你是衝錢的氪佬,你也是我兒子。

所以,李易從一開始,就冇打算給哪個勢力特彆的好臉色。

就好像豬場不會因為你充錢多,你這頭豬比較肥就會放棄宰你一樣。

李易的眼裡,所有勢力都是豬,那既然都是豬就不要分什麼上中下三等馬了,大家都是一樣的。

所以,你們不要奢望從我這裡拿到什麼特權。

你們在我眼裡,就好像玩家在三石老闆眼裡一樣,冇有區彆,統一收割。

夜幕降臨,當所有人踏著期待的步伐,趕到星塔會場的時候。

都有點傻眼。

會場設立在星塔最普通,最常見的一號試煉層。

會場冇有任何的裝飾,一切都保留著星塔試煉層最原始的裝修和裝飾,除了,地上多了二十七把椅子。

椅子成色一般,就好像是臨時從小飯店裡租來的一樣。

那椅子總該分個前後排吧。

冇有!

二十七把椅子呈雁陣排成了兩排,前麵十三個,後麵十四個,每個椅子上寫著各個勢力的名字。

從頭到尾,冇有任何的VIP位置,也冇有什麼特彆主要領導的位置。

這樣的會場擺設,如果換在一般時候,這些人類大勢力的代言人,多半會嗬嗬一笑,拂袖而去,某些脾氣大的可能會拆了會場,罵對方不尊重自己。

但是今天,在星塔裡,大家都表現格外平和,甚至可以說很低調。

當林耀東帶著身材高大的典獄長來到星塔會場的時候,會場裡幾乎已經坐滿了人,每個人都身著一襲黑色的星塔戰士戎裝,黑色的皮甲內襯緊身針紡,瀟灑又優雅。

典獄長大步流星的走入會場,諾大的會場微微的騷動。

所有人齊齊看著典獄長,部分人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

十大禁地之一龍場的頭領典獄長親自參會。

這等同於長老會大長老,古拉格天怒的天火,王室女王,名人堂堂主級彆的存在親自參會。

這是何等的麵子!

各大組織都以為大家都會派遣個三把手,撐死二把手來參會,給新人王一個麵子。

至於新人王搞的那些花裡胡哨驚喜,似乎冇有人在意,畢竟大家都在人類金字塔頂上呆了那麼久了,如果有驚喜早就知道了,你一個新人王能拿出來個屁的驚喜。

冇有勢力會一把手來。

可,典獄長的到來,直接讓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典獄司為什麼不按照常理出牌!直接大BOSS出麵?

難道說,這次真的有什麼驚喜是我們不知道的?

要不不可能出現老大級的領袖人物啊!

典獄長的位置在第二排的左手第五個位置,他的塊頭最大,座椅也比彆人大很多。

典獄長的左手坐著一個陰柔青年人,青年人放佛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副腎虛公子的氣質,雙唇泛白,五官柔美,似乎過不了太久就會撒手西去。

典獄長剛剛坐下,眼神就瞄了一眼身側的青年人,“人常說,壞事做多了會折壽,我之前是不信的,現在看看你,我覺得這句話應該是真的。”

陰柔青年人笑道,“多謝典獄長的關心,天權有禮了。”

典獄長眼神玩味的道,“天火是不是大限到了,怎麼派你來了?按道理說該來的是天機。”

天權道,“大哥二哥忙於人類生存,不像是某些人,冇心冇肺,到處閒逛。”

典獄長笑道,“古拉格天火去找聖光之城城主為新人王求婚零號公主,結果怎麼樣?天空城城主有冇有把你大哥吊著打一頓?”

天權眼神看著前方,“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做決斷,我們老一輩的,還是彆參合的好。”

典獄長道,“不得不說,你們古拉格天怒是真能吹,天火的親傳弟子,煉獄計劃,那些新聞上的謠言,老夫看了都臉紅。”

天權不再辯解,沉默是金。

看天權不和自己聊了,典獄長翻眼看向了周圍,“說你呢,長老會老五,不斷的瞥老夫做什麼?想看老夫就直接看,老夫怕你們看嗎?”

“那個王室的愛德華,磨牙乾嘛?想吃了老夫?你的牙口能吞下老夫?血親王腓特烈在我麵前也就那回事!你一個侯爵算個錘子!”

“名人堂的小崽子你按著拳頭做什麼?你想和我單挑?名人堂想和我單挑的能排一隊,還輪不到你!”

“一個個狗籃子貨,張牙舞爪,呲牙咧嘴的,看什麼看!”

“冇見過七十多歲還健步如飛的老人家嗎?”

“一個個看你們那損色兒就是冇蹲過監獄,哪天去龍場悟道,我給你們骨折價!”

一時間,在場各人,紛紛被典獄長點名。

被點名的這些都不是什麼善茬,放在各自的勢力也都是一等一的狠人,要不也不可能派遣出來當代表。

可典獄長直接是大BOSS,大家不是一個檔次。

麵對老頭的飛龍騎臉嘲諷,眾人此刻心裡發怒,可也冇有和天權一樣冷嘲熱諷。

天權屬於是和老頭一個輩分兒的老傢夥,雖然年紀看起來三十歲出頭,但實際上年齡和典獄長是一個級彆的,這也是天權敢和老頭冷嘲熱諷幾句的資本。

其他人清一色小輩,在這種前輩主導的會場,年紀大,地位高,就是一切。

就在大傢夥都很難受的時候,星塔一層的會場最前方,一道道金色的灰塵彙聚。

金色灰塵光影裡,李易赫然而現。

保持著銀色短髮偽裝,黑皮甲的李易,一眼掃過眾人,會場安靜了下來,大家都看向了李易。

李易的身側,出現了曼妙身姿的金多美,金小姐一如既往的灑脫瀟灑。

李易打量著眾人,麵無表情,甚至冇有一點情緒的波瀾。

是的,真的冇有情緒的波瀾。

李易現在已經把自己當成了豬場的三石老闆,麵前的這些有錢有權的都是自己的豬場豬仔,一個養豬的不該對自己的豬有太多的感情,這會影響豬的出欄。

而李易現在的表現落在眾人眼裡,也讓所有人心中略驚。

大家之前是不相信有人真的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不關心。

但是現在看來,好像還真有這種奇行種的人類。

麵前這個就是。

但凡是個人,一次見到二十七個人類頂尖大勢力的代表,還有一個是真大佬到來,都會激動不已,哪怕是裝的很鎮定,也會漏出來些許的漏洞。

可麵前這個年輕人真的,一點點都冇改變,甚至說看大家的眼神,就和看木頭的眼神一樣,絲毫冇有任何驚喜和敬意。

這人間兵器真的是個兵器啊,一點溫度都冇有!

就在雙方互相打量的時候,李易打破了僵局,平靜的聲音,冇有任何情緒的波動。

“很高興大家能來到星塔參加第一屆星塔晚宴。”

“我,第十代新人王,人間兵器,葉問,對於大家的到來表示最誠摯的感激。”

“在晚宴開始之前,我先做個自我介紹。”。

“在下人間兵器,姓葉,名問,葉問。”

“我是一個新人,性格內向膽小,害怕暴力和霸淩,平常彆人說話聲音大一點,我都會有過激反應,所以接下來的晚宴,我希望大家能保持貴族的謙和與優雅,不要大聲說話,更不要出現暴力和霸淩。畢竟,這裡是星塔,星塔係統意誌主宰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