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李易是多慮了。

老狐狸們雖然擅長演戲。

但是在自己利益相關方麵,從來都是坦誠相對,不遮遮掩掩,更不會去演戲。

眾人死死握著農夫山泉,內心不斷重複。

不管人間兵器葉問給的什麼節目,都要參與!

就算人間兵器給老子挖了個火坑節目,老子也敢往下跳!

畢竟坑進去的是背後的勢力利益,不是我的利益。

可我如果吃不上菜,就損失了我的利益!

而這次吃飯吃菜的是我!

我的利益高於勢力利益!

坑勢力無所謂,勢力每年都要被人坑,誰坑不一樣啊!

可是我不能坑我自己。

我在這少吃一個菜,那可就是莫大的損失!

我不能虧待我自己!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眾人期待裡,下一刻,火辣身材的助手金多美走了出來。

金多美身上換上了一襲簡單卻造型流線型美感的金屬甲冑。

甲冑有護腰,肩鎧,上衣,下裝,頭盔……

甲冑通體呈現淡淡的青輝色,甲冑上下有淡淡的紋路印記,彌散著星辰的淡淡光輝,光輝在周身彙聚成了一個隱隱的射手彎弓射天星的光影。

眾人有些不知所措,各個盯著麵前金多美身上的鎧甲,眼神幾分好奇,這是什麼東西?

李易開腔,“大家所看之物,是我這次要給大家展示的第一個節目,也是星塔密藏裡麵的頂級鎧甲裝備——射手座青銅聖衣!”

李易話音剛落,下麵頓時議論起來。

“射手座青銅聖衣?什麼東西?我第一次聽說。”

“誰不是啊,我我也是頭一次聽說。”

“這個鎧甲太薄了,而且胳膊和膝蓋還有大麵積的果漏麵積,防禦力應該不怎麼樣吧!”

“依我這麼多年的鎧甲穿戴經驗來看,這個鎧甲更像是一種裝酷耍帥的鎧甲,雖然是真的看起來酷炫,實用價值不大,真正的鎧甲應該是那種包圍的和鐵桶一樣的鎧甲!最起碼能防禦一些力量形戰士,要麼就是一些高科技的防彈衣。”

眾人議論紛紛聲裡,典獄長不耐煩道,“能不能安靜一點,聽葉問先生說完,你們再發表意見?”

葉問看著眾人,陰白這回說什麼都是徒勞的。

隻有讓他們這些老狐狸看到聖衣的真正價值,才能讓他們閉嘴。

葉問道,“金多美小姐,攻擊我!”

魔女金多美期待和葉問戰鬥太久了!

葉問如此一句話,金多美喜出望外的擺出來進攻姿勢,眼神裡滿滿戰意,“葉問先生,小心了!”

話音落下,金多美身影猛地虛滅,不見蹤跡!

下麵看戲的各個都是大佬,眼神狂喜。

“是閃現!”

“魔女金多美是空間係元力戰士,就算是實力隻有E級,也是能閃現的!”

“人間兵器能擊碎金多美的記錄,也不知道有多大能耐!”

“正好看看人間兵器李易到底什麼本事!”

說時遲,那時快,金多美一個閃現到了李易的背後,一發鞭腿呼嘯踹出!

那腿上隱隱裹著青色的風刃!

鋒利無比!

亞音速鞭腿毫不留情的劈向了李易的腦瓜。

轟!

所有人都覺得李易會硬吃這一腿的時候,李易的身影化作殘影,也消失了。

眾人看此,眼神內斂,低聲不絕。

“空間係!葉問也是空間係的!”

“我說呢,葉問怎麼能成新人王,居然也是空間係的!”

“空間係和空間係對A,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戲啊!”

“這怕是要打很久,空間係元力戰士各個都是逃跑專家!”

可眾人終究是失望了,因為李易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

金多美攻擊落空的瞬間,金多美的背後,李易單手拍向了金多美的後心,隻看到李易五根手指張開,指尖之上黑色的空間裂縫猛地炸裂,把金多美所在的空間炸成了一道無數裂痕的冰裂紋藝術品!

“鏡花——水月!”

刺啦啦!

數百道的空間裂縫撕裂向了金多美的身軀!

金多美雙瞳內斂,臉色惶恐,她從來冇想過李易會使用出來空間係至高法術鏡花水月來對付自己!

眼看著數百道空間裂縫直接殺戮自己,要把自己變成數百道的次元碎片。

金多美看著人間兵器葉問,水汪汪的大眼裡充滿了恐懼。

這廝,根本不會留手的,他是真的想殺了我!

台下眾人更是目瞪口呆,我,臥槽!

鏡花水月,空間係至高殺伐術!

這個年紀,怎麼會這種殺伐術!

不可能!

領悟不到的!

最快的人類鏡花水月領悟也要十年吧!

畢竟普通人領悟個空間次元斬都要十年!

他這個年紀會個閃現已經不錯,怎麼會一次性百道次元斬的鏡花水月!

也許,牲口,不能按照人的邏輯來看!

隻是可惜了,這個魔女要報廢了!

鏡花水月一道道空間裂縫消散,魔女就要消散,可緊要關頭,那星光彙聚的青銅聖衣射手座光影衝了上來,射手座光影和鏡花水月拚了個一對一破碎!

一時間星光充溢了整個晚宴現場!

魔女趁著機會,猛地掙脫了李易的空間鎖定,閃現出去,扶著欄杆,大口喘氣!

李易揹著手站在那,似乎從頭到尾都冇動過。

台下地方,眾人看著這一幕,那可是真正的鏡花水月空間殺伐術!

數百道次元斬啊!

可這個魔女靠著聖衣,居然硬抗了下來,隻是聖衣爆碎,而她自己並無受傷!

這,簡直不可思議!

這等於是戰鬥之中有了第二條命啊!

而其中也有不少人發現了一點,魔女金多美在進攻人間兵器的時候,她的身上出現了風元素,青色的風刃加持讓她的進攻充滿了殺傷力!

而魔女金多美是一個正兒八經的空間係元力戰士,應該不會有風係法則啊!

除非說,是戰甲賦予她的法則力量!

叭叭——

掌聲響起,典獄長站了起身,鼓掌道,“區區一副鎧甲,卻能擁有保命和風係法則兩項功能,簡直超乎人的想象,葉先生的這一套聖衣超越了我對鎧甲這個理唸的認識,這或許不該稱之為鎧甲,這是真正的聖衣,一個可以改變人命運的鬥戰聖衣!”

周圍人紛紛起身鼓掌起來,“典獄長大人所言極是!”

“典獄長大人說得對,隻是葉先生,這樣一個可以賦予法則加成和保命威力的聖衣要多少錢?”

“葉先生,我們很有興趣參與這個項目,您就說吧,這個聖衣要多少錢?”

麵對眾人的好奇,李易隻是抬起了左手食指。

眾人看著李易的一根手指,什麼意思?

李易心裡暗道,一套聖衣,十萬星塔幣,你們這麼多人,少說也二百來萬了,加起來後麵也夠一千萬了。

可在場眾人對視一眼後,各個都顯得焦躁心疼。

終於隨著和白鬍子酷似的典獄長起身,抬起了手指,“一百萬星塔幣是吧,我要了!給我打造一套,要和這個一樣的!保命功能同時附帶一條空間係法則之力的閃現加成!能做到嗎?葉先生!”

李易看著這個身材高大和白鬍子七分相像的大佬,一時間隻想說。

大哥,你誤會了,我隻是想要十萬,我冇想要一百萬,你給的太多了!

李易強壓著心中的狂喜,麵上不動聲色,“可以做到,聖衣本就是定製的,一百萬星塔幣,成交!不過有一點,先錢後貨,星塔幣需要在十天之內先交上來,聖衣會在一個月內送到各位手裡。”

典獄長哈哈笑道,“如此的聖衣金甲寶物,先錢後貨,也很正常!冇問題!”

周圍人看典獄長都發話了,一個個也急忙起身。

“我也要一個保命的加火焰係法則加成!”

“我要一個保命的加力場法則加成!”。

“……”

李易抬眼看了一眼金多美,被打了一頓的金多美此刻乖巧的和小貓一樣,麻溜的開始記錄起來大佬們的交易訂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