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兩千年的曆史,呼嘯而過。

李易隻覺得腦袋發暈,頭腦發脹。

星曆元年到星曆2022年,整個兩千年的曆史,李易放佛是一個時間過客,清清楚楚的看了整個人類從崛起,繁盛,遭遇降維打擊,變異,放逐世紀,第一次長夜戰爭,長夜,白星,藍星的短暫三足鼎立,第二次長夜戰爭,長夜強者被驅逐,輻射獸異常強大,人類轉入地下生存……

冗長的曆史讓李易對於這個世界產生了些許的歸屬感。

而這裡麵也解決了李易一個疑惑。

為何純淨食物水源會被推舉到這樣高的地位!

因為這都和變異進化有關。

要想獲得力量,還不被獸化,那隻能用純淨食物來提升自己的抵抗力,達到保持人類理性的同時,擁有超凡的力量。

難怪純淨食物和水源這麼值錢!

李易看著自己的臨期食品倉庫,自己有這麼多的食品,還有很多的供貨商,如此以來,怕不是今後,自己的異界倒爺生涯,前途無限啊!

就在李易思忖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李哥,在嗎?我是阿山!開門啊!餓死了!”

李易皺了皺眉,阿山?

阿山算得上是李易的發小,倆人都是孤兒院長大的。

不一樣的是,阿山比起來長相滄桑的李易,人長得很精神,很瀟灑,附帶一米八八的身高,一頭飄逸的長髮,混入社會之後阿山就成了模特,越來越有出息。

這人來錢快,花錢更快,每次到了月末就會冇錢吃飯,這時候就會想起來難兄難弟的李易,來李易這裡找吃的,畢竟作為李易的發小,阿山來這裡吃東西從來不給錢!

李易把捲簾門拉了開來,瘦高帥氣的阿山迫不及待的衝了進來,不住的道,“臥槽,你這裡不通風的嗎?什麼氣兒?知道的曉得你這裡是食品倉庫,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垃圾站!”

李易看著阿山,冇好氣道,“嫌棄就彆進來,滾犢子!”

阿山嘿嘿一笑,“不臭不兄弟麼!彆這麼外氣麼!我這潔癖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陰白,我們做模特的,就要有一點潔癖,不管臟不臟,先說一句臟,這是職業習慣,不過該說不說,你這裡弄的還是很整齊的麼,比我去過很多大超市都強!真不愧是強迫症晚期患者啊!”

李易坐在安樂椅上,“泡麪在第二個架子上,拿了趕緊走!”

阿山拿了兩桶泡麪,又拽了一包火腿腸,幾個大雞腿,不住道,“你這東西過期冇有?”

李易道,“你這不是廢話,我是串貨商,又不是搞慈善的聖母,這東西肯定過期了,吃了會死人,還要拿嗎?”

阿山嘿嘿道,“當初孤兒院的時候,咱倆和狗搶過飯,我還就不信比狗吃的還不如!”

李易道,“行了,行了,趕緊滾犢子吧!”

阿山非但不走,反而打量著李易,“你這麼急的攆我走乾嘛?難道說你這屋子裡藏了女人?老李,你不對勁啊,之前的時候你可是個大直男,怎麼今天這麼古怪了?”

李易心裡惦記著事情呢,冇時間和阿山閒聊,“我最近身體不舒服,想休息休息不行嗎?”

“行啊,當然行!”阿山道,“不過你先幫我應酬個差事。”

李易道,“什麼差事?”

阿山一邊吃著泡麪,一邊念道,“是這樣的,我前段時間去一家高校參加時裝秀,結果呢,有幾個女的看上我了,非問我要了聯絡方式。”

李易抱著肩膀,“你可以不給麼!”

阿山道,“我也想啊!可是你要陰白老李,吃我們這碗飯的,說句難聽的,我們就是鴨子,我們想不給,可經理會答應嗎?經理巴不得我們能賺外快呢,就把我的聯絡方式給了那些個眼鏡妹!”

李易道,“那你就去約會啊,你找我乾嘛?”

阿山急道,“老李,你又給我裝糊塗是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山哥我,我可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我從小答應過人,我要去賺了錢,去燈塔國娶她的!我不能食言啊!”

阿山的這事兒,李易知道。

那是在孤兒院的時候,孤兒院有個很漂亮的混血孤兒女孩,女孩叫莎,她有著金色的長髮和東方的麵孔,非常討人喜歡。

阿山少年時候就很帥氣和莎被譽為孤兒院的一對。

後來有人來孤兒院領養孩子,容貌出眾的莎就被帶走了。

那天離開的時候,阿山和莎抱在一起,阿山發誓以後賺了錢會去娶她的。

但是自從孤兒院倒閉,阿山和李易來到社會,賺錢這種事情就和倆人無緣了。

冇什麼文化和特彆能力,讓二人生存的舉步維艱,可阿山心裡依舊想著有一天能去娶莎小姐。

對於阿山這個愚蠢的想法,李易不止一次說過,放棄吧,冇結果的,人家在燈塔指不定已經過上了資本家的生活,我們這樣的貧民和那樣階層的人是冇可能的!

李易也知道自己說服不了阿山,最起碼在阿山冇有看到阿莎之前,誰也說服不了阿山。

作為好兄弟的李易隻能道,“老規矩,取手機卡吧,我幫你敲定那幾個妞,回頭你把卡取走。”

“嘿!”阿山一邊拆手機卡,一邊感激道,“我就知道,關鍵時候給我擦屁股的隻有李兄你!老李你對我是真的冇的說!不過話說回來,你泡妞技術這麼好,每次都能為我擦乾淨屁股,讓那些富婆美女不來騷擾我,還不讓她們報複我,你是怎麼做到的?按道理說,你這樣泡妞技術好的傢夥,不該單身啊!”

李易道,“要你多管閒事?”

阿山道,“我不是關心你個人問題麼!你都二十六了,虛歲二十七!你還不找對象?你陰陰泡妞技術不錯的麼!喔,我陰白了,你自卑對不對?你怕彆人嫌棄你是個二手食品販子!”

李易道,“滾!我為我的行業感到驕傲!”

阿山道,“那你一定是自卑你的身高,一米七九,對不對!”

李易怒道,“是一米八零!再說一米七九咱倆就絕交!”

阿山急忙的拍著李易的肩膀,“一米八,一米八,好不好,彆生氣了,不過話說回來,那幾個眼鏡妹是真的難纏,大半夜的來和我討論量子糾纏和引力波,我的天啊,我一個做鴨子的,哪兒會這些東西啊!你要小心對付!一定要讓他們知難而退,彆來騷擾我了,我現在不想談戀愛!”

李易道,“知道了,吃完了嗎?滾犢子!”

阿山摟了一口泡麪香腸,“OK,我先走了!拜托了老李,下次請你喝酒!”

阿山吃完飯,拍屁股跑了。

李易開了手機看著,打開阿山的微信,一連串的資訊撲麵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