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茲的監獄坐了六天。

J博士的監獄坐了足足九天。

再加上之前浪費的時間,離開星塔差不多有二十來天了。

李易的原計劃就是來這裡二到三週,長長見識。

現在時間已經到了,見識呢,也有所長,但是見識這個東西不是吃飯,一口吃不胖的。

為了讓自己長期長見識,李易打算把這倆傢夥弄出去。

想到就去做。

典獄長辦公室,門被推開。

典獄長看著李易踱步而來,臉色溫暖如春風,“葉先生,我聽刀疤說,你要走了?”

“是的。”李易道,“我離開星塔快一個月了,我得回去看看星塔。”

典獄長點頭,“是得回去看看了,星塔畢竟是你的家!在臨走之前,你有什麼想說的嗎?我相信這一次的監獄悟道對你是很有用的。”

李易毫不掩飾對典獄長的讚譽,“典獄長大人給的這次機會真的讓小子見識到了人性的瘋狂和這個社會的深度,可典獄長大人也清楚,長見識這種事情是長期的,隻有長期的耳濡目染纔會有效果,所以我有個不情之請,我想帶人走,把那人留在身邊長期教我長見識,這樣我也不用辛苦的跑龍場裡來學習了。”

帶人走?

典獄長皺眉道,“葉先生,龍場監獄是一所全球最高級的監獄,在這裡關押的都是一等一的大罪之人,這些人隨便放出去一個,都會給人類社會帶來難以想象的破壞!你要帶人走的話,恕我直言,很難辦!這個東西如果引爆,我會很麻煩的,人類聯盟會找我的事兒不說,其他幾大勢力也會質疑我的能力,甚至他們還會想著取代我!對監獄內部來說,監獄內的罪犯會認為他們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他們會起鬨!對內對外,我都會很麻煩的。”

李易看著典獄長,眼神掃了一眼放在書桌最顯眼位置的雪茄盒。

那個盒子被精裝玻璃展櫃保護了起來,一眼看去就好像是個收藏品。

看來雪茄已經被抽光了。

李易抬起了一根手指,“典獄長大人看來很喜歡這一款雪茄麼!我再給你這個數!”

典獄長看著李易,他陰白李易的意思,“不,葉先生,我想你誤會我的意思了,這種罪犯,如果帶出去真的會引起很大麻煩的,你的雪茄很好,但是為了雪茄我犯不上犯原則性錯誤啊!”

李易搖了搖手指,“一箱。”

典獄長還是搖頭,“不行!絕對不行!這是原則性問題,我私自放囚犯,這傳出去,我這典獄長算是到頭了!”

李易又道,“一箱是十盒!”

典獄長還是噓聲歎氣直搖頭。

李易道,“雪茄是非賣品,買不到的。”

典獄長背對著李易,艱難的道,“隻準一次!下不為例!”

李易道,“我要提兩個人!一個是J博士,一個是查爾斯·龐茲!”

典獄長一拍桌案,“過分了!”

李易道,“你可以派人跟著我,我回星塔之後,你的人直接把兩箱雪茄直接帶回來!”

典獄長頭也冇抬的揮手,“走!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了!”

李易起身笑道,“合作愉快!”

刀疤很有眼神的帶著李易去提人了。

諾大的辦公室裡,典獄長看著李易離開的背影,臉上的唉聲歎氣瞬間消散,那個笑容,要多舒爽有多舒爽。

“哈哈哈!一個人渣換一箱雪茄,老子賺大了!”

“一箱十盒!兩箱就是二十盒!”

“一盒是十二支,二十盒就是二百四十支!”

“而且還是非賣品,考!發達了,發達了!這次真的再多活個二十年不在話下啊!我一定能衝擊到王者境界了!”

“最最重要是,這玩意還是非賣品,除了星塔有就老子有的稀有資源!以後老子可以賣出去勒索那些老東西!做個二手販子穩賺不賠啊!”

“彆人抽雪茄喪命,我抽雪茄還能加壽命,老子這生意怎麼算東路不虧啊!”

“這個葉問新人王路子是真他嗎野,特權也是真的多,其他九個新人王加一起不一定拿出來一盒雪茄,這廝一箱一箱的送!星塔真是富得流油啊!”

就在典獄長興奮不已的時候。

李易站在龍場監獄的空間傳送陣門口,眺望遠處的大海。

黑壓壓的大海一眼看不到頭,隱隱遠處能看到灰黑色的霧氣裡,一條條巨大的海族怪獸層出不窮,那些個怪獸瘋狂的長嘯,隱隱可以嗅到空氣裡的血腥味。

這個星球已經失去太陽兩千年了,在這一片永夜包圍的星球,李易感覺到分外的孤獨和不適應。

“人帶來了,葉先生。”

刀疤臉畢恭畢敬的對李易彙報道。

李易轉身,麵前站著倆帶枷鎖的可憐蟲,一個是查爾斯龐茲,一個是J博士。

龐茲和J有點茫然,他倆以為自己要被提前點名丟海裡餵魚了。

可再一看,麵前站著的卻是之前進來的獄友。

刀疤臉色冰冷的指著倆人,“這位,是星塔第十代新人王,人間兵器葉先生!是他保你們倆出來的!”

第十代新人王?

J博士瞬間反應了過來,瘋狂的看著李易,“是你啊!新人王就是你啊!我早他嗎該想到新人王是你啊!普通人聽我一句勸都會投降白星人,隻有意誌堅定的人類信仰者纔會反駁我甚至反想說服我!星塔最親睞的就是絕對自信的人類!忠誠人類的人類!也隻有你新人王會反向說服我!”

查爾斯·龐茲臉上漏出來一抹難以察覺的微笑,“久違了,人類世界,你們的金融之爹又回來了!”

麵對這倆S級人渣,李易也冇太多客氣。

李易和他倆呆一起也二十多天了,這倆什麼破毛病,李易一清二楚。

李易使了個眼神,刀疤帶著二人,和李易一起傳送。

下一刻,熟悉的白晝地下城,一眼看去巨大的星塔矗立在廣場中央。

“星塔,新人王的星塔嗎?”

“真是有趣啊!”

查爾斯·龐茲和J博士狂喜無比。

刀疤卻惦記另外一個事情,典獄長的貨。。

李易冇有多廢話,直接瞬移回了星塔拿了兩箱雪茄,讓刀疤帶回去了。

隨後帶著查爾斯·龐茲和J博士直接來到了自己星塔內的專屬戰鬥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