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的泡妞技術好,不是說李易泡過很多妞,是個鐵渣男。

隻是李易是個釣魚佬,還是個優秀的空軍少校。

李易發現,隻要自己把對待魚的態度來對待女人。

那麼,自己就會變得遊刃有餘,對於任何感情都能拿捏的十分到位。

滴滴滴——

手機在響徹。

一個個頭像框在閃爍。

一行行資訊跑馬燈一樣的竄過。

“靚仔,你知道什麼叫引力波嗎?引力波最近被髮現了你知道嗎?”

“熵增定律是永恒第一定律,你知道為什麼嗎?”

“聽說量子糾纏已經被人證實是確實存在的,你知道量子糾纏嗎?就好像是兩個不同時空的東西卻出現了共振,而造成相互影像的現象就是量子糾纏,最出名的表現就是人的第六感,預感某些事情要出現的時候,這個事情就必然出現,這就是量子糾纏!你想和我一起討論量子糾纏嗎?”

李易看著對麵高校女孩們的話語,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們這泡妞技術和你們的智商簡直是反比。

是不是讀書把腦子讀傻了。

阿山是個什麼人?大字不認識一籮筐,徒有其表,金玉在外,敗絮其中的傢夥。

你們和他聊這個,他能理解纔怪呢!

與其聊這個,不如和他聊哪個方便麪經濟劃算,哪家奶茶店有優惠券來的實在。

要想讓這群女孩子知難而退,李易隻需要找自己的身份係統要一些異世界的基礎科學理論,就能讓他們各個閉嘴。

李易查詢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係統,從裡麵找到了一條公式。

李易給微信之中每一個頭像回道,“寶貝,我很高興能和你一起討論問題,可是你的問題真都是太低級了,我對於你們的科研題目毫無興趣,可我阿山又是一個禮貌的人,我不能拒絕你的好意,這樣吧,我出一道題,你要是能夠做出來,我就和你約會!”

微信群裡,那些個女子一個個道,“山哥,你認真的嗎?”

“山哥,那些題目還低端嗎?”

“山哥,我不覺得你能難為住我!我可是研究生!”

李易給每個頭像回了一條,“在正物質世界,熵增定律是第一定律,那麼反物質世界裡,熵是增加的還是減少的?如果是減少的,那熵減定律是否意味著絕對的秩序?而所謂的正反物質的大門是否就意味著從混亂到秩序的逆轉?”

問題提出之後,所有的頭像框都保持了沉默。

李易看著這個問題,微微一笑,這個定律是異界大名鼎鼎的反物質定律——熵守恒!

當初異世界和白星第一次大戰,被白星反物質漩渦一網打儘,藍星人類就汲取教訓,從中提煉了反物質定理熵減定理,從而研究出來熵增和熵減之後的熵守恒宇宙準則。

異世界通過熵守恒粉碎了反物質大門,並且為後來的星際飛船,行星級機甲奠定了基礎。

可以說,熵守恒定律就是藍星科技從地球走向宇宙的開端。

隻有搞清楚了這一點,才能開啟宇宙時代。

而對比起來李易,另外一邊的那些個理科女孩微微懵比之後,絕多數人選擇了刪掉了阿山的聯絡方式,畢竟她們回答不出來這種問題。

可也有個女孩叫葉寸心,不願意放棄,她是這次高校的學生會會長,對於西裝革履戴眼鏡的阿山,可以說是喜歡到了骨子裡。

葉寸心有一個讓阿山和李易望塵莫及的家族,從她爺爺開始,全家都是高級知識分子,尤其是爺爺更是成為深空探索和宇宙學方麵的資深奠基人。

對比起來父親對葉寸心的不理不睬,爺爺對葉寸心很是寵愛。

“怎麼了孫女?”

爺爺葉老轉著倆核桃,笑嗬嗬道,“怎麼愁眉不展的?”

葉寸心看著爺爺,“爺爺,熵增定律是第一定律嗎?”

爺爺葉老笑道,“當然,你怎麼對於這東西感興趣了?我對你的瞭解,你隻喜歡追星和帥哥,怎麼回事?你冇事吧!”

葉寸心尷尬的道,“是這樣的,我最近和人聊天,他給我提了個問題是關於熵增定律的,要不,爺爺你給我回答一下?”

爺爺哈哈笑道,“讓我猜猜啊,是不是你追的帥哥給你提問的?能提出熵增定律的可不是一般人,絕對是對於空間和新科技研究很有一套的,你小妮子肯定遇到硬茬了!”

葉寸心跺腳道,“爺爺你就說幫不幫吧!”

“幫!怎麼能不幫!”葉老不緩不急的道,“說說看,怎麼個情況?”

葉寸心道,“在正物質世界,熵增定律是第一定律,那麼反物質世界裡,熵是增加的還是減少的?”

葉老聽著這話,微微一愣,正物質世界,反物質世界,熵增熵減!

人類隻是存活在正物質世界,所以,隻看到了熵增,如果是反物質世界,那是不是意味著熵減?

畢竟熵一直增加,那增加的量去哪裡了?

葉老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眼神變得凝重,“還有麼?”

葉寸心道,“如果在反物質世界,熵是減少的,那熵減定律是否意味著絕對的秩序?而所謂的正反物質的大門是否就意味著從混亂到秩序的逆轉?”

葉老站了起來,手裡的倆心愛的核桃應聲落地。

混亂秩序的逆轉,正反物質的切換,熵的增減!

冇錯!

這,這就是自己尋找一生的關鍵!

人類走向深空說到底是有序走向無序的過程,也就是正反物質的過程。

而熵的增減如果可以實現這個過程。

那幾乎等於是得到了轉換的公式。

就改變了基礎的物理法則,研究出來第一條反物質正物質的基礎理論公式。

以這樣的公式,必然可以讓人類大舉加快對深空的改造!

甚至說,開啟星際殖民!

而他的這些問題無一不在暗示,他已經掌控了這一條最基礎的正反物質轉換方程式!

這樣的一條可以改變人類世界的方程式,自己居然不知道!

這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葉老死死盯著葉寸心,“誰給你提的問題?”

葉寸心冇見過爺爺如此大發雷霆,嚇得老老實實道,“一個,我也不太熟悉的帥哥,上次在學院辦時裝秀時候認識的。”

葉老道,“有他的聯絡方式嗎?給我!”

葉寸心道,”有。”

葉老拿著手機,翻到了阿三的微信頭像框,看著上麵的問題,老眼放光,“厲害啊!年紀輕輕,長得帥就算了,還居然懂這個,老夫這次要好好取經一下了!快,給我搞個頭像框,我要和他聊聊!”

葉寸心道,“這個帥哥脾氣很怪的,不加任何人!而且這個是民科問題吧,我覺得冇必要重視!”

“你懂個屁!不過話說回來。”葉老思忖,自言自語,“也對,能研究這種定理的科學怪人,不說是愛因斯坦,最起碼也差不到哪兒去,加好友估計是過不去,這樣吧!小心啊,以後你這個微信號,我征用了!”

葉寸心急了,“這怎麼能行,這是我的帥哥啊!”

葉老抬手拿出了一張卡,“這是我的退休卡,給你了,每個月裡麵的錢累死你也花不完!你可以去追星了,大膽放心的追!”

葉寸心歡喜無比,“多謝爺爺,微信號,手機你都留著吧!我買新手機去嘍!”

葉寸心嘚瑟的離開了。

而此刻李易不知道,他對麵的那個美麗可愛的學生妹已經變成了一個白髮老頭。

而葉老更不會想到,他以為的帥氣多才的阿山,實則是一個其貌不揚的二手食品商人。

兩個素未蒙麵的人,因為一個熵守恒公式,罕見的糾纏在了一起。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算量子糾纏當中的雙向奔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