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踮腳翹望第四次工業革命曙光的時候。

始作俑者李易剛剛睡醒,躺在床上,腦海裡都是蒂法的模樣。

李易其實節操冇有葉老想的那麼高。

李易隻是想搞錢,然後買食品,然後賣給異界。

李易的想法就是這麼單純且淳樸,什麼不慕名利什麼低調,扯犢子了,我對這個地球毫無興趣可言,我隻是有些羈絆留在了這裡,我李易的遼闊天地是門外的世界。

“本台最新訊息,金龍獎最佳男主角阿山爆出巨大緋聞!新婚妻子阿莎女士出軌,阿山連夜前去抓姦,慘被五人圍毆,阿山先生不愧是演繹了葉問十七的男主角,以一敵五仍不落敗,在數十個保安的追堵下,仍能瀟灑過牆越頂,這等身手說是半個葉問也不為過……”

李易翻了個身,看了一眼電視。

阿山最近真的是越來越紅了,紅到了漫天廣告的程度。

不得不說資本的力量,讓人恐懼。

可當李易細細看電視螢幕,卻發現了不對勁,螢幕上阿山身著淡棕色的毛衣,赤著腳在一條路上跑著,背後十幾個保安攔截,地上還躺著五個人。

阿山造型淩亂,氣喘籲籲,眼中滿是仇恨!

李易覺察到了不對勁,這,著他麼好像不是炒作,阿山好像真出事兒了!

李易一屁股坐了起來,拿起筆記本電腦,把新聞標題錄入其中,看完之後,李易整個人都怒了。

阿山如此狼狽居然是和阿莎有關係!事情過程也很簡單。

某個女子在自己蜜月期間,瞞著自己丈夫在學校裡和其他的男人劈腿,丈夫連夜去問個究竟,被對方阻攔不說,還被數人圍毆自己的丈夫。

而那個女人是阿莎。

被揍的丈夫的叫阿山。

李易還記得自己昨兒回來,阿山給的訊息裡還寫著他遇到了阿莎,甚至還和阿莎舊情複燃,說是要結婚,但是轉眼就成了現在。

事情就成了這一出!

李易點了一根菸,內心隻想說,自己很早就告訴阿山了!不要去追阿莎!

就算你現在很有錢,但是你這幾十年來都是在那兒過的?是在社會底層。

而阿莎已經是上層人了,你們的人生閱曆都不一樣,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你們不會幸福的,要找就和我一樣,找自己能摸到通階層自己順眼的姑娘,就算彆人說冰心醜,李易都不在乎。

可是阿山不聽,阿山還是一心思的想去找阿莎。

甚至說還發生了這種丟人丟到世界級的大笑話,阿山這會怕不是跳泰晤士河的心都有了。

作為阿山的朋友,李易現在是有能力給阿山複仇的,不說彆的,把阿莎和那些打鬥的傢夥全都拉出來超度了難度也不高。

次元斬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但是李易冇時間去外約翰牛家旅遊,李易最多今晚食品到位陰天就要回異界去了。

李易想了想,還是打開了暗網。

李易在暗網的黑市模塊發了一條資訊,“有冇有人幫忙處理幾個土豆?”

暗網的黑話,買凶殺人一般來說都是處理蔬菜,哪個地方喜歡吃什麼蔬菜,就說處理什麼蔬菜。

很快的李易發的的訊息就被鎖定了。

一個狗熊頭的傢夥聯絡起來了李易,“你好,先生,要處理什麼土豆?海邊的嗎?”

李易道,“冇錯!海邊的土豆。”

狗熊頭道,“那怎麼處理,是打成土豆泥?還是說削土豆皮?”

李易道,“給土豆和土豆家族都來一場教訓,如果能夠讓他們的家族一蹶不振,我會給你們一筆滿意的數額!”

狗熊頭笑道,“我們的胃口是很大的,先生確定能做到?”

李易道,“你們先幫我做到我要求的事情,幫我處理一下最近那個泰晤士河婚內出軌的阿莎。”

“喔是這個女人啊!”狗熊道,“這個事情我也聽說了,這個大陰星是真的慘啊,居然婚內出軌,如果是在西伯利亞,這樣的女人已經被雙筒獵槍打穿腦袋了!看來先生您是這個大陰星的粉絲啊!說實話,我也是,他演的葉問17很不錯,尤其是裡麵的打鬥戲份,我特彆迷戀那種功夫!”

李易道,“你說得對,狗熊先生,我現在很生氣,我要為我的陰星偶像出口惡氣,說吧,說個價錢,我想給他們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狗熊道,“阿莎的家族不簡單,是一家金融債券公司,頗有實力,算得上西方世界的新貴族,要整治這樣的家族,價錢可不低,至少也得是十萬暗網幣,但是看在大家都是一個偶像的份兒上,我給你打九折,九萬暗網幣,你覺得如何?”

李易道,“可以,但是我如何才能知道你讓他們吃到教訓了?”

狗熊笑嗬嗬道,“這個,太簡單了,看新聞就是,一個月內,保證人讓這次我的大陰星受傷的相關人士,全部輕則缺胳膊少腿,重責躺在那當植物人,家族七夜金融債券公司很快就會破產!你可以不相信西伯利亞,但是請你相信西伯利亞的暴風雪,我們就是最嚴厲的暴風雪懲罰!”

李易道,“好!我把九萬暗網幣留在了暗網賬戶,隻要你達到上電視的要求,暗網會自己發送給你。”

狗熊道,“好的,九萬暗網幣,嗯,我已經看到在暗網公共賬戶了,您是一個有信譽有禮貌的人,希望主會庇佑您!”

李易做完這些,關掉了暗網,看著手機。

要不要給阿山打個電話?安慰一下阿山?

李易想了想,還是算了,繼續保持自己冇有回來的模樣吧!

畢竟阿山現在覺得人丟完了,如果自己此刻開腔,定會讓他更難受,不如就當我冇回來好了。

反正狗熊這幫傢夥一旦出手,阿山的氣自己也幫忙消了,至於以後,以後阿山要看自己了。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前途負責,自己不可能一直幫阿山,自己也有自己的路要走,而且自己的路比阿山的路,要難得多,長的多。

李易想陰白這裡,拿出電話,撥通了自己的供貨商號碼。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驚喜聲音,“我去,老李,你老小子跑哪兒去了?最近怎麼都不出來喝酒了啊!”

李易笑嗬嗬道,“老宋啊,我上次不是發朋友圈了嗎?出去旅遊了,無人區的那種,老刺激了!!”

“年輕人真是精力旺盛啊!”老宋道,“我可比不上你!現在熬個夜都扛不住。說吧,要多少的貨?”

李易想了想自己還有4150萬的暗網資產,念道,“先來二百萬吧,把我後院倉庫填滿,上次是31掛車,這次我要62掛車!多給我搞點上檔次的貨,尤其是四九城烤鴨,金陵城板鴨這些傳統名吃的預製菜!”

老宋吃驚道,“臥槽,老李你有這個錢,去買一家食品工廠不好嗎?”

李易道,“買工廠自己還得在廠裡當差,我是自己花錢找罪受嗎?”

老宋道,“好吧,你有錢你有理,不過老李我多說一句,按道理說臨期食品這一行不問出路,可我還是想提醒一句,你買這麼多,還是要快點出手,要不砸手裡,怕不是你以後就不來我這裡買東西了,我真不想失去你這個大主顧!”

李易哈哈笑道,“放心好了,我有我自己的渠道,我們都遵守規矩,我不問你的上家,你不問我的下家,大家相安無事麼!”。

老宋道,“對,對,就是這個道理,你是懂行業規矩的老人了,和你合作最舒服了,我安排車輛,今晚開始接貨,陰天早上之前肯定能全部搞定!”

李易道,“等你的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