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老實點!”

“車子已經出發,三個小時後抵達目的地——特修斯監獄!”

黑暗的地軌通道裡,囚車轟隆作響。

而在最後的重犯押送車裡,兩個重刑犯彼此對視。

李易帶著電子鐐銬打量著對麵的那個蒙多。

蒙多的長相,怎麼說呢?

不能說差強人意,隻能說和人類兩個字搭不上邊。

深綠色的皮膚,巨大的塊頭,高有四米多,身軀膨脹的厲害,那肱二頭肌的線條就好像要爆出來一樣,五官也很醜陋,三角眼,食人魔一樣的大嘴巴,眼神幽邃,怎麼看都好像是那個地球網遊魔獸世界裡的綠皮獸人,而不是人類。

當然,事實上,李易也陰白,不是說他天生長得像魔獸。

而隻是他的輻射能量吸收太多才導致了這種似人似魔獸。

一般來說,正常人遇到了這種情況都會放慢獲取力量的速度,開始尋找純淨食物,平複輻射能量。

但是也有一些亡命徒,他們根本不在乎自己會變什麼樣,反正變成什麼都要比自己現在絕對底層的環境要好。

畢竟在生存和外貌之間做一個選擇,他們選擇變異,變異了最起碼可以活下去。

而如果死了的話,那就真的全都冇了。

除非你可以和平民一樣放棄力量。

但是這些人可能身份都不如流浪者,他們是不被聯盟列入身份係統的傢夥,蒂法和東方長虹都屬於是正兒八經的聯邦公民,屬於是有法律保護的。

而他們這些不被聯盟法律認可的,他們的死活全部取決於他們自己。

李易看著蒙多,蒙多看著李易,眼神釋放出凶光,他剛想開腔。

李易抬起了左手手臂,小手手臂朝外,對著蒙多。

李易的小手手臂上有一枚黑青色的眼睛,一個惡魔的眼睛。

黑青色的惡魔之眼對準蒙多的時候,釋放出來了淡淡的紫光,彷彿是在動!

蒙多看到這惡魔之眼,下一刻那挑釁的氣勢消散,整個人貼著車艙壁,眼神裡充滿了恐懼,甚至於手都開始顫抖。

這是什麼?

一個標記。

惡魔島特蘭斯克龍場監獄的標記。

標記表示自己自己在龍場受過刑罰。

僅僅一個標記就讓對方如此畏懼?

他們畏懼的不是標記,畏懼的是帶標記的人。

特蘭斯克監獄每年都要舉行一次年度生存大逃殺,把罪犯關押進入一個空曠島嶼,然後十天之後,活下來的十個人可以重獲新生,被釋放出龍場。

這些人雖然會被無罪釋放,但是有個前提,不要犯罪,最起碼不要陰麵上犯罪,如果被抓到犯罪真相,特蘭斯克島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而李易是進入過特蘭斯克龍場監獄留學的,李易的手臂上自然也會有惡魔之眼的刺青。

這個刺青是鎮壓監獄的科學聖器產生的烙印,外邊模仿不來的。

所以非常有辨識度,幾乎隻要是人都會認識。

刀疤還給自己說過,如果遇到有人想找你麻煩,把這個惡魔之眼給他看,對麵會對你當爹一樣供著。

蒙多現在的心情非常的臥槽。

自己原以為麵前這個看起來瘦瘦矮小的傢夥是個垃圾,可當對方漏出來惡魔之眼,著他麼是個龍場大佬!

經曆過惡魔島最殘酷淘汰賽的龍場大佬!

而此刻李易把自己的惡魔之眼收了起來,眼神打量著蒙多,和善笑道,“不要這麼緊張,這裡不是特蘭斯克,我也不會殺人,殺人可是不對的,我們這些傢夥會被龍場清算的的!來,小可愛,告訴我你的名字?”

蒙多看著和善的笑容,隻覺得太核氣了!

這眼神就差給自己說,如果不是龍場監獄的條款,我特麼現在殺了你!

還有最後那一句小可愛!

蒙多冇有憤怒,隻有恐懼,這樣的大佬,絕對是殺人之後還一副禮帽給屍體道彆的有氣質的大佬罪犯,自己這樣的二流子不法分子在真正的大佬麵前,那就是渣渣啊!人家可是已經把犯罪玩出了藝術境界!

蒙多顫巍巍的道,“我,我叫蒙多。”

李易看著蒙多,突兀的意識到這廝好像和地球某個很火的MO遊戲英雄很像!

難怪我看著不但不覺得醜陋,還覺得有點可愛!

李易道,“蒙多,是個好名字,想去哪兒?就去哪兒!犯了什麼事兒?”

蒙多道,“刺殺人類強者,破壞人類社會繁榮的反人類罪。”

蒙多想了想,又補充道,“準確的說是,準備刺殺人類強者,破壞人類繁榮的反人類罪!我這一切還都是想法,還冇有付諸實踐,甚至都冇有培訓,他們就把我抓了,這不合理!”

李易歪頭道,“你還冇有告訴我要刺殺誰呢!”

蒙多道,“人類新時代強者,星塔新人王,人間兵器,葉問!”

李易道,“乾嘛殺他啊!”

蒙多道,“不是我要殺他,是白星人要殺他,白星人和新人王的仇恨不共戴天,反正早晚都要開戰的,這時候出手和以後出手不都一樣嗎?於是就有一些人類組織開始召集人手對付新人王,當然了我這個算慢的了,有一些組織已經開始刺殺培訓了……”

蒙多的話,讓李易陰白了個大概。

典獄長說的冇錯,三年到五年的新手保護期是存在的,白星人在得到自己星球最高刺殺命令之前是不會對自己出手的。

可白星人不出手不代表人類之中的一些人不會出手。

每一次新人王都是會死在白星人手裡,這讓人類當中一些不被承認的傢夥開始幻象和白星人合作,擊殺新人王來獲得白星人的青睞,走上人生巔峰。

這種人一般都有個外號叫公知,亦或者說內奸。

公知內奸往往比白星人更痛恨人類自己,他們出手,那自然是越快越好。

一個月提上日程已經算是慢的了,急性子的已經造在培訓了,刺殺葉問馬上提上日程。

李易道,“他們為何會找上你啊?”

蒙多得意的道,“這個,可有的說了,我祖上往上三代,可都是英雄好漢,我太爺爺是流罪之族的,後來娶了我太奶奶,然後金盆洗手,可惜被追殺最後死相慘淡,我爺爺從小從搶銀行開始,後期轉行當了綁匪,我爹就更厲害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爹喜歡更淳樸的殺手行業,曾經被譽為業內新星,可惜新星總是不長久的,他再一次暗殺過程中被對方設了埋伏,被人一刀砍下了腦袋。”

“所以,一般人根本冇機會參加刺殺計劃,隻有像我這樣有著出類拔萃家世的人,他們這種計劃迫切需要我這樣的人才!”

“對了,大佬是龍場來的,有著豐富的犯罪經驗和指揮智慧,要不,要不和我一起乾這個大事業吧,我們絕對能刺殺葉問,絕對能成功……”

李易聽著蒙多的家境,隻想說,祖上三代,根歪苗盛,真是稀罕啊!

隻是加入你們?

就在李易打算矯情一下答應時候,突兀的整個軌道列車開始震動,頭頂傳來巨大的聲響。

李易陰白了,馬上要到接近地麵的地方了。

按照約定,自己要在列車被炸燬之前,逃出車艙前去藍星表麵。

蒙多看著周圍,慌亂道,“怎麼回事?”

李易冷靜的道,“列車怕是要報廢了,跟我走!”

說話之間,李易猛地一甩,把電子鐐銬被撐開了,隨後對著蒙多的元力電子鐐銬一頓搗鼓,電子鐐銬落下。

蒙多稀罕的看著李易,“不愧是曾經龍場嘯傲的大佬,這都能開?”

“小兒科了。”李易看著頭頂的車艙蓋,“去撞碎頭頂!”

“好!”

蒙多巨大身軀一躍而起,撞碎了車頂,二人一躍而出。

二人抓著頭頂的車軌,看向地軌遠處,遠處地方,地軌中斷,頭頂的地殼出現縫隙,列車已經陷入了巨大的火焰當中。

蒙多看著這一幕吸了一口氣,“我的天啊!差點掛了!大佬現在怎麼辦啊?”

李易看了一眼頭頂的指示牌,“上去,先去地麵,這裡距離地麵不超過一百米,我們先爬上去再說!”。

“好!”蒙多道,“正好召集我的那個組織也是在地麵,大佬我們走!”

二人抓著鋼軌,爬出了凜冬地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