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陽之矛,一個聽起來很中二的名字。

李易冇覺得有什麼厲害,然後李易就被帶入了一個大廳,接受入職新人的培訓。

就和老家的公司一樣,這個藍色星球也很熱衷於這種企業文化的灌輸。

一個禿頂的老頭開始演講,岩漿的時間很長,大概有八個小時,而至於內容,無外乎烈陽之矛的輝煌曆史和廣闊前景。

烈陽之矛,誕生於三百年前。

前身是大名鼎鼎流罪之族的一部分,據說因為和流罪之族理念不合,創始人約科上尉選擇離開流罪之族成立了自由組織烈陽之矛。

從人類的當前勢力佈局來看。

烈陽之矛這樣的第三方自由派係勢力數量相當不少,如果說藍星的人口是一千億,那人類聯盟可能隻有二百五十億左右,反人類聯盟大概有四百億,剩下的可能都是這種兩邊都搭不上的傢夥。

十大禁地嚴格意義上說,也屬於自由派係,不過他們屬於是那種手裡握有飛船重要零件,是自由派係裡的聖地級勢力,能夠和人類聯盟和反人類聯盟平起平坐的的高級勢力。

自由勢力的人數眾多,而且基本上都在地表,這裡麵的成分很複雜。

有的投靠白星人,有的投靠聯盟,有的投靠反人類聯盟,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禁地勢力。

而烈陽之矛,屬於是三國呂布風格。

最開始烈陽之矛是反人類聯盟的,所以受到了人類聯盟的歡迎,人類聯盟對於能打擊對方的勢力從來都是這麼熱情。

然後,然後喜劇的一幕來了,烈陽之矛欣然接受了人類聯盟的援助,並且表示出來一副我會成為人類聯盟的好兒子,一起乾翻反人類聯盟。

人類聯盟也相信烈陽之矛會變成人類之矛,然後,讓大傢夥始料不及的事情發生了。

烈陽之矛和白星人接觸的一個畫麵被錄製了下來,並且傳開。

人類聯盟大怒,這混蛋原來是投靠白星人的啊!

而烈陽之矛也不裝了,冇錯,我是和白星人有聯絡,但是我還沒有聯絡上,你們聽我解釋,如果我聯絡上,我一定和白星人好,可要是冇聯絡上,人類聯盟你得要我啊!

人類聯盟自視人類正統,從來都是星球老大級的勢力,隻有我把你當備胎,誰敢把我當備胎,你是飄了啊!

然後烈陽之矛酒杯人類聯盟劃入叛族,享受和反人類聯盟一樣的待遇。

可另外一邊,白星人方麵因為一些條件,放棄了烈陽之矛,選擇了另外一家自由勢力。

烈陽之矛傻眼了,這一次,他們被徹底遺棄了。

然後,然後就冇有然後了,從之前也算是準S級的勢力,墮落成了今天的D級勢力。

烈陽之矛越混越差,因為他們已經徹底得罪了兩大派係,隻能繼續投奔白星人,期望下一次白星人選勢力的時候能選到自己。

他們開始想白星人之想,做白星人之想做。

總而言之,我就是白星人的舔狗,老子要當星球叛徒。

所以,這一次星塔新人王人間兵器剛誕生,烈陽之矛就意識到了老子成為叛徒的機會來了,必須要弄死新人王。

所以,這一次人間兵器的出現,烈陽之矛非常激動,烈陽之矛的領袖——約科上尉就狂熱的發言,砍下人間兵器的腦袋,當做我們進軍宇宙的台階,我們烈陽之矛終將跟隨白星人離開這個渺小的星球,踏入宇宙文明的大時代。

然後就有了這一次浩浩蕩蕩的的刺殺計劃。

當李易聽完這一切的時候。

麵前地方,演講者已經結束了他囉嗦無比的講演,他看著台下一個個昏昏欲睡的倒黴孩子,清了清嗓音,“你們是未來烈陽之矛的希望,你們是要終結星球亂象的神眷之人,接下來你們會迎來最艱苦的磨礪和廝殺!所以,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會帶領你們進行第一次集訓!你們現在可以去餐廳吃飯了!最後請大家起身,讚美約科!”

眾人紛紛起身,良莠不齊的喊道,“讚美約科!”

演講老頭揮手,“解散!”

李易看了看身側呼呼大睡的蒙多,拍了拍這個綠皮獸人。

蒙多一愣,爬了起來,撓頭道,“講完了?我去,天黑了啊!走吧!去吃飯,餓死我了!”

李易並不想去吃東西,李易想在這個地表城市據點走一走看一看。

蒙多無腦的去吃東西了,深夜的街道上,李易踱步其上。

雖然說這個星球冇有太陽,但依舊有星星,星光從數億光年的遠處傳來,在夜空裡若隱若現。

就在這時,李易看到了頭頂,出現了一朵朵的美麗火焰。

準確的說,那是一朵朵紫色的晶瑩剔透的火焰形的雪花,火焰雪花飄落而下,曼妙無比,它們落在基地的防輻射防護罩上,瞬間燃燒起來了一層紫色的火光,火光刺啦啦作響,和等離子電弧相互絞纏,給人莫名的美感。

“老兄,你在這裡做什麼!外邊現在在下雪!這裡很危險你不知道嗎?”

“這個基地的防護罩很低級,如果有紫焰雪落下的話,燃燒在你身上,你就完犢子了!”

“趕緊回去吧,彆在這裡等死神了!”

一個聲音傳來。

李易抬頭一看,這一看不要緊,李易心裡咯噔一聲。

麵前站著一個染著白色短髮的青年人,他吊兒郎當的街溜子打扮,耳朵上帶著耳釘,臉上有些許刺青,不管怎麼看,都讓人覺得這人不靠譜。

而這人,李易認識。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之前時候李易去摺疊廣場時候遇到的新人王,十裡坡劍神!

就是那個爺爺是長老院七長老,母親是世襲公爵,聯盟一等一上等人,稱霸人物榜第一的大哥十裡坡劍神!

臥槽,你個人類高級貴族出現在這種低級的環境,這合適嗎?

還有,你出現在這裡,該不會是來刺殺葉問的吧!

算了,自己葉問還出現在了刺殺葉問的組織裡,這世上冇有比自己更離譜的了,他這個不算太離譜。

而且,十裡坡劍神也不認識自己,自己在星塔都是另外一個容貌。

李易思忖很快結束,笑道,“多謝提醒,但是你不覺得這雪花很漂亮嗎?”

劍神看了看頭頂的紫色焰雪,“漂亮是漂亮,但是也很致命啊!一般越是美麗的東西,就越是致命!趕緊走吧,這個破爛基地的防護罩是真的脆弱,你看看越來越猛烈的暴風雪,這薄弱的防護罩,我敢打包票,今晚上這個防護罩就會破裂,明天大家門都出不去!走了回去了!”

李易和劍神朝回走,一邊道,“你也是來刺殺葉問的嗎?”

“當然!”劍神道,“罪惡的人間兵器,人人得而誅之!”

李易看著劍神說話時候咬牙切齒的細節表情,確定他冇撒謊,他是真的痛恨自己,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塊的那種痛恨。

隻是有一點,他離開的時候,一手捂著肝。

也許是太肝了,把自己的肝給肝壞了。。

看來任務榜第一的寶座並不好當,星靈那個傢夥肯定發了很多高難度任務,讓這些做任務的恨自己恨得牙癢癢!

不過這種情況很快會被改變,因為自己推出了一個活動策劃龐茲,龐茲耐抗,這口黑鍋她回替自己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