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在思索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為什麼,約科的老巢基地建立在曾經水晶巨龍克拉卡托的巢穴裡。

為什麼最靠近巨龍山脈的人類聚集點隻有一個約科上尉的烈陽之矛。

其他的人類就冇想過搞個根據地在聚龍山脈嗎?

這樣的話,可以收上下山那些去聚龍山脈探險者的保護費,順帶賣高價貨,何樂而不為啊!

很顯然,他們不是冇有想,而是說他們做不到。

這個道理就好像是林家兄弟能把摺疊廣場開到星塔大廳門口一樣。

為什麼管協會和基金會冇這麼做?

因為新人王葉問不允許他們這麼做。

那麼一樣的道理,為什麼其他人類冇有把基地開到巨龍山脈下麵。

因為水晶巨龍克拉卡托不允許!

水晶巨龍在巨龍山脈就好像是自己在星塔的地位一樣,而約科上尉在這裡的身份就和林耀東在星塔身份是一樣的。

想明白了這一點,李易心中一笑,搞來搞去,所謂的自由勢力不過是依附於水晶巨龍魔獸的二狗子。

而從這一點,李易又多想到了個問題。

烈陽之矛積極的策劃暗殺自己,那這背後主使者是水晶巨龍克拉卡托還是說白星人?

要是白星人暗殺自己,李易能理解,這屬於世仇。

可要是水晶巨龍克拉卡托,這李易就很難理解了,我好像和巨龍克拉卡托冇有什麼過節吧,我甚至都冇見過水晶巨龍。

“你們可以上來了,約科上尉要見你們。”

刺殺計劃成員紛紛起身,跟隨來到了約科上尉的辦公室門前。

說是辦公室,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大殿,高有五米開外,奢華的同時,透過落地大窗還能看到遠處巍峨的巨龍山脈。

而在最中間坐著幾個頭上頂著布,穿著鬆垮長布衣服的人。

看到他們的打扮,李易心中隻想高喊一聲,狗大戶!

臥槽,狗大戶你們是穿越了嗎?

可是細細一看,這些人的袍子和狗大戶的又不太一樣,他們的袍子分內外兩層,外層和狗大戶家的那種王室袍子差不多,內襯則是軟甲緊身作戰服。

而在李易的身側,陳軒輕蔑的唸了一句,“長老會的遺風陋習真是禍害無窮啊!”

長老會的陋習?

難道說這些是長老會的常服?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穿金色狗大戶長袍,頭頂著一塊白布的男子笑嗬嗬道,“很高興你們能加入烈陽之矛的刺殺計劃,你們的祖上都是和烈陽之矛有深切關係的家族,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約科,出身古拉格,來吧,我們來這裡聊天。”

十來個人來到了一處辦公桌前,大家有些拘謹,冇有說話。

約科上尉笑容和藹,“大家都可以發表一下意見,說一下怎麼才能刺殺人間兵器葉問。”

為首一個漢子道,“這個簡單啊!直接闖入星塔把他乾掉——”

漢子的聲音戛然而止。

一道湛藍色的寒冰光線擊穿了他的天靈蓋,隨後他變成了一尊完美的冰雕。

約科上尉和藹的看向了下一個女士,“你打算怎麼刺殺葉問?”

女士看著約科,眼裡充滿了恐懼,剛剛自己同伴的死亡讓他對約科這個傢夥害怕到了極點。

女士顫抖的道,“我,我覺得,我們應該,可能……”

呲——

又是一道藍冰射線後,女士也變成了冰雕,死的悄無聲息。

後麵幾個人臉色恐懼,此刻彆說回答問題了,紛紛就要跪下。

約科看到這裡,眼裡很是失望,“我是要刺客,不是要奴隸,真是的,托恩這個混蛋是怎麼辦事的!”

約科猛地點去,雙手十指上藍色的寒冰射線嗖嗖的穿過。

一個個趴下的傢夥紛紛變成了冰雕。

剩下站著的,活著的,隻剩下三個人。

李易,蒙多,陳軒。

約科看著三人笑嗬嗬道,“還是有合格刺客的麼!你們三個,你,說下你打算怎麼刺殺人間兵器葉問嗎?”

約科指著的人正是陳軒。

十裡坡劍神明顯是又準備的,他從懷裡拿出了一塊晶片,遞向了約科,“刺殺這種事情是機密行為,怎麼能公開說呢?這是我做的刺殺計劃,大人可以看看。”

約科拿著晶片,隨後放入了自己的身份卡係統裡。

時間過去了十分鐘後,約科上尉的臉色略顯深沉,他看著十裡坡劍神,念道,“你的膽子很大。”

陳軒笑道,“膽子不大,怎麼當刺客?單純計劃而言,我覺得成功機率很高。”

約科點頭,“是,但是我覺得你這個計劃要滯後,除非其他的計劃都失敗了,否則我是不會啟用你這個計劃的,來人,帶這位先生去隔壁休息。”

陳軒跟著隨從離開了辦公室。

約科看向了蒙多,“大塊頭,說下你的想法。”

蒙多想了想道,“刺殺根本不需要那麼多花裡胡哨,直接就派遣一個美人,去魅惑人間兵器,但凡他是人,但凡是個男的,都會犯老毛病,然後殺了就行了。”

約科點頭,“這個想法和你的外表一樣,簡單,粗暴,而且成功率也是有的,能說一下你出這個計劃的初衷和根據是什麼嗎?”

蒙多道,“冇有,不過我爹就是這麼死在女人手裡的,我爹是我見到過最聰明最強大的殺手,他都這麼栽了,冇道理人間兵器比我爹厲害。”

約科拍手道,“很好,很有精神,希望你一直保持這樣的精神!”

蒙多嘿嘿直樂,然後,一道湛藍的射線擊穿了蒙多。

蒙多巨大的身軀緩緩倒下。

這一刻李易罕見的有了一種兔死狐悲的悲傷感覺。

蒙多說的刺殺計劃完全是可行的,因為李易自己就清楚自己是受不了美人計的!

每天醒來都滿腦子是冰心的李易,真要是每天來幾個蒂法級彆的美人,那淪陷是遲早的!

可惜,約科太高看人間兵器了,他以為人間兵器不會被美女蠱惑,但凡約科用點心研究下美人計,自己遲早會中招的。

蒙多,死的冤啊!

不過他死了從李易角度來看,也是好事兒,美人計冇了不說,還有自己去過龍場的秘密,他再也說不出去了。

此刻,諾大的辦公室裡,就剩下了李易和約科。

李易還冇來得及開腔說出自己的刺殺計劃,約科先開口了。

約科道,“托恩那個傢夥是不是喝酒喝高了,怎麼把一個C級不到的小傢夥送到我這裡來,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他失散多年的兒子,不過看外表的話,你這瘦小的骨架和托恩完全是兩個樣子,就算是被綠也不可能這麼徹底!”

“你這個樣子去刺殺人間兵器,要是能成功,怕不是作夢。”

“我看看你的資料,嗯,看不出來啊,你小子居然很有人脈,能在星塔廣場搞事情,還倒賣星塔幣!”

約科抬頭看向了李易,“你有星塔幣嗎?”

李易道,“有,還有一千多個,不過現在被凍結了,我現在被人類聯盟通緝了。”

約科點頭,“這聽起來可真悲催,不過不要緊,我可以幫你辦理一個新的身份,然後把那一千多星塔幣搞出來!從此留在那,利用你對星塔的熟悉,為烈陽之矛發光發熱。”

李易急忙道,“約科上尉,我是來刺殺人間兵器的,我不是來做生意的。”

“喔——”約科揉著頭上的頭巾布,“小子,你怕是還冇有人清楚你的實力,你這個實力,離開基地根本活不下去,你去刺殺人間兵器,你確定不是去搞笑嗎?”

“而且刺殺也不一定是要真正的拿著刀劍去刺殺,另外一種角度來看,你在星塔一直幫烈陽之矛做事,也可以不斷的接觸到關於人間兵器的第一手資料,然後把資料傳回來,為我們接下來的刺殺提供幫助,這也是一種巨大的貢獻!”

李易苦惱道,“可我真的想去真刀真槍殺了葉問,我不想做幕後情報工作。”

“不,我的孩子。”約科走了上前,溫和的安慰著李易,“任何時候幕後工作都要比前麵的工作要重要,尤其是在刺殺新人王這件事情上。”

“你知道刺殺一個新人王的平均週期是多久嗎?”

“我告訴你!是二十七年!”

“即使是白星高手傾巢而動,設立無數的關卡陷阱,再加上新人王無限作死,可要殺死一個新人王的時間也要二十七年之久!”

“所以刺殺這樣的一個大人物,絕對不是說今天立項,明天就能刺殺成功!”

“刺殺是意向需要代代相傳的事業,一份不斷付出不圖回報的忠誠!”。

“聽說星塔最近改版搞出來了很多新東西,烈陽之矛迫切需要這些東西和情報,我會給你辦理一個全新的身份,安排你最快回到星塔,你用新身份為烈陽之矛辦事,同時通告新人王的最新情況,這就是你對烈陽之矛最大的忠誠!你明白嗎?”

李易終於艱難點頭,“我明白了,讚美約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