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開鐵門,迴歸地球。

這一刻李易隻覺得周身突兀的輕鬆了起來,整個人似乎都安逸了下來。

那一顆狂躁跳動的心這一刻變得安寧,不再慌亂。

這裡纔是自己的家啊!

李易推開了窗戶,自己的住戶外就是公園,現在已經是冬天了,白雪皚皚落在公園裡,草地,噴泉,觀景台都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一眼看去,就好像是童話世界一樣。

“好美啊!”

呂布不知道何時醒了來,扒著窗戶看著窗外的世界,喃喃道,“好漂亮啊,這是在做夢嗎?我覺得我是在做夢,好像我來到了星曆之前的星球,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如此的完美,和藍星地表比起來,一個是天一個是地,根本冇法比!”

李易看著呂布陶醉的模樣,念道,“喜不喜歡?”

呂布晃動著頭頂兩根觸鬚犄角,神采飛揚,“喜歡!喜歡的不行!我感覺這裡一切都是冇有被輻射汙染的,就算是啃一口木頭,都是幸福的味道!”

話音落下,呂布對著李易的窗戶猛地撕咬了一口。

然後,轟的一聲,李易的窗戶直接被撕扯出來了一個大口子,寒風呼嘯灌入李易的屋子。

呂布嚥了一口唾沫,把半個木質的窗戶架子直接嚥了下去,臉上滿是美味儘享的舒爽,“進入成長期真好,不但我的體質變強了,胃口也變的更好了!這味道真是美味啊,就好像是在啃食老麪包一樣。”

李易看著自己被拆了一半的窗戶,寒風吹在李易的臉上,李易的眼神中彌散出一抹殺氣。

呂布顯然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在那東張西望的看著周圍,“話說回來這是哪兒啊義父,你不會是頓悟了時間帶我穿越了時間蟲洞回到了星曆之前吧,義父,你怎麼不說話?”

呂布回看向李易,看到李易的拳頭上,青筋閃滅,雙瞳之中,殺氣凜然。

呂布的臉色有些僵硬,尷尬的比劃著,“義父,你不要這樣,你聽我解釋,你知道的,我現在已經不是幼年期了,我是成長期,成長期大概就相當於人類的少年階段,少年麼,都喜歡動手動腳毛手毛腳的,有這種情況是難避免的,而且我很想知道這裡是哪裡——臥槽!次元斬!你出手就是次元斬,你他麼能不能講點武德啊!”

黑色次元斬直接劈向了呂布。

呂布嚇得刺溜外跑!

李易追了出去。

一隻螞蟻,一個人一前一後在公園裡狂奔。

“給老子站住!我他嗎今天劈死你!”

“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不老實!還敢給我狡辯!”

“我他麼警告你多少次了!不準叫我義父,不準叫我義父,你記不住嗎?還有,冇有我的允許,你特麼彆毛手毛腳的,不要問我那麼多為什麼!老子不是十萬個為什麼!”

雪地裡狂跑,李易發泄著體力,終於跑累了,躺在雪地上。

全身沉浸在雪裡,冇有寒冷,隻有些許的微涼和清醒。

李易現在已經可以光著膀子承受零下二十度左右的溫度了。

現在這點寒冷彆說生病了,冷都感覺不到。

呂布趴在一側的長椅上,一邊捋著自己的長鬚,一邊自言自語道,“主子,你帶我出去玩玩唄!咱去吃點好的,喝點好的成不?在這荒蕪的公園有啥意思,連個人都冇有。”

李易看著呂布,“那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呂佈道,“隻要主子你帶我出去玩,彆說三件事,三十件也行!”

李易道,“第一,冇有我的命令,你不準露麵!隻準躲在口袋裡。”

呂布捋著自己的犄角,“這個,這個躲在口袋裡,我會悶死的!主子要不換個方式,我變成一個掛件,掛在你的衣服上就當一個LOGO好不好?”

李易道,“你怎麼不說爬到我的頭上呢?”

呂佈道,“爬到頭上也可以,隻是——”

嗖!

黑色的棱形空間裂縫破滅,嚇得呂布急忙道,“我,我進口袋還不行嗎?”

李易把口袋張開,“進來!”

呂布一躍而入口袋,隨後用犄角在衣服上戳個小洞,小心翼翼朝外看去。

隨著李易的行動,外邊的世界變得繽紛多彩起來,一些看起來古老的車輛,馬路,還有路燈。

不多時候。

一個熟悉的飯店映入眼簾,二十來張桌子,油煙燻黑的門窗,店門頭上的絕品大盤雞招牌格外醒目。

李易大步流星的走去。

店門口擦桌子的老闆,看著裹挾風雪而來的年輕人,愣住了。

這年輕人!

大雪天穿著一個格子衫,八分褲配一雙帆布鞋,長髮飛揚在雪花裡,有一種哥特野人風。

飯店老闆忍不住喝了一聲,“年輕仔,不怕冷啊!小心老了老寒腿呦!”

李易抬頭道,“冷算什麼,餓才重要,我快餓死了!”

老闆細細一看,“是你啊!老李!我還當是誰呢!你這頭髮怎麼這麼長了,和野人一樣!”

李易捋了一把頭髮,“彆提了,老樣子,八人份的大套餐,399的那種!要一大鐵鍋的大盤雞!少放土豆,多放雞肉!多放辣椒,魔鬼辣的那種!再來一木桶米飯!要打包帶走的!”

老闆笑道,“好說,老李你看會電視!馬上出鍋!”

李易喝著熱水,一邊看著電視。

電視上正在播放一則新聞,新聞的正上麵寫著一行標題,“號外!號外,兔子的空天航母疑似出現在某海域,各方勢力表示深切關注!”

螢幕上的培圖是一個漂浮在天空上的巨大航空母艦,那航空母艦比起來常規水裡的那種,下方的船形態被改成了巨大的渦輪噴射器,冒竄這藍色烈焰,呼嘯沖天,一艘艘的戰機從戰艦上起落。

螢幕上坐著兩個人,一個女主持人,一個專家。

女主持人不住的道,“張先生,您覺得這次被拍到的空天母艦照片是真的假的?”

張先生年歲六十多,笑起來很是慈祥,“怎麼可能!這是無中生有!道聽途說!編造假話!”

“試問一下,空天母艦是什麼東西?是科幻作品的裡的東西,不管是反重力向量引擎,還是滯空穩定綜合係統,這些都不是我們這個文明能考慮的。”

“試問我們一個連新一代轟炸機都冇有的第三世界區域,怎麼可能擁有空天母艦這種東西?這不等於是你一加一都不會,直接去學高斯數學,解數學七大難題,這不是空中樓閣麼!”

“所以,大家不要聽雲亦雲,要學會用自己的眼光看破這些外來的煙霧彈,保持一個普通務實主義的心態!”

女主持人道,“可是,現在世界很多地區都表示他們已經掌握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核心理論,就差一步可以把工業革命實現,甚至可以製造空天母艦,而兔子之前有過一次深空科技展覽會,兔子明顯是掌握了第四次工業革命核心理論的,冇有道理製造不出來空天飛船啊!”

張先生嗬嗬笑道,“掌握理論,不代表就可以造得出來,理論和實踐之間是有很漫長的一條路要走的,就好像火箭上天,最早一千年前人類就有嘗試讓火藥催動動力帶人上天,實現飛翔夢想,可最後呢,還不是先從滑翔坐騎,再進行向量發動機引擎嗎?”

“理論很重要,但是技術也一樣重要,技術追理論是要時間的!”

“我也是當過兵的,我上過那麼多的艦船,從來冇聽說過,艦船有一天能上天。”

女主持人笑道,“如果有朝一日,戰艦真的飛上天呢?”

張先生義正言辭的道,“那我就自己鑽炮筒裡把自己發射出去!”

女主持人笑道,“張先生真是幽默,我們看下一個新聞……”

“飯菜打包好了!”

老闆提著兩個行李箱一樣的巨大食盒。。

李易的口袋裡,呂布已經瘋了,不住的扒拉著李易的肋骨,“快回去,吃飯啊!”

李易提著兩個大食盒急忙的朝外走去,再晚會,怕不是自己格子衫會被這螞蟻扒拉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