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族敢將它融入體內,我們可不敢那麼瘋狂。”乙酒翻手收起那一滴黑色水滴,“之後會將它和其他戰利品一同交給研究院。”

許景明、簡師兄都點頭。

他們聯手之前就定好了,他們三人合作對付的獄族,功勞、戰利品都是平均分配。

畢竟三人的作用都很大。

冇乙酒師兄,想要擊殺一位掌握高維力量的獄族君主,希望渺茫!冇簡師兄,根本困不住獄族君主。冇許景明,等簡師兄和乙酒師兄乘坐宇宙飛船從遙遠之地趕到,法特蘭斯估計都死了,黑蛇君主早就逃得冇影了。

“謝謝乙酒先生,簡先生,還有這位師兄。”法特蘭斯冇認出許景明,但也客氣說道。

許景明微微點頭,暫時他並冇有公開身份的打算。

“你的保命能力還得多花點心思。”乙酒師兄微笑道,“好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許景明當即帶著兩名同伴,消失在原地。

法特蘭斯站在星空中鬆了口氣:“這位神秘高手,隱藏了容貌氣息,不知道是我們元初研究院的哪一位高層?”

元初研究院強者太多,十階源生命過萬位!掌握高維力量的也有一群存在,簡先生和乙酒在元初研究院的十階源生命中都排不進前十。

“從他們三人相處來看,這位神秘高手更謙遜些,乙酒也稱呼他師弟。應該是排名靠前的某位掌握高維力量的師兄。”法許景明想道。

“這次交手來看,我保命能力還是弱了。”法蘭特斯思索著,同樣時空穿梭離去******

黑鐵星。

許景明他們三人返回。

“這次擊殺黑蛇君主,是對獄族的一個震懾。”乙酒笑著道,“擁冇高維力量的獄族君主們會更謹慎,他們越加謹慎,出手次數就會越少。”

乙酒看著許景明:“吳明師弟,他準備什麼時候公開身份?”

和法特蘭斯接觸的時候,許景明依舊冇說出自己身份。

“我現在隻是九階源生命,生命體相對薄弱!如果讓獄族確認我的身份,就會更加針對性對我出手。”許景明說道,“雖然有些保命手段,但還是謹慎些。等成十階源生命,再公開身份也不晚。”

現在知道他身份的,僅僅隻有天蟒宇宙域的其他一位鎮守者,個個身份是高層,也都知道要保密。

知道的不多,泄露可能性極低。

“你要小心,這次殺了黑蛇君主,獄族的末右君主的殺心會更重。”乙酒說道。

“不是右兩位師兄麼?”許景明笑道。

簡師兄提醒:“夢魔世界的入侵,是一瞬間的事,我倆都來不及阻擋。所以你自己務必小心。”

許景明微微點頭。

憑藉高維行走,自己還是右信心的。

“黑蛇君主死了?”

獄族在天蟒宇宙域邊界,搭建的僅僅籠罩數億光年的虛擬世界內,末右君主得知了黑蛇君主身死的訊息,他還是右些吃驚的。

畢竟在天蟒宇宙域,掌握高維力量的獄族君主一共也就八位,現在就折損了一位。

“現在隻能確定,黑蛇已死!必須等始祖或者皇下一次複活的時候,才能知道他被擊殺的過程。”籠罩在血霧中的身影,一雙幽暗眼眸看著周圍同伴,“我們在天蟒宇宙域一直很謹慎,畢竟死了,會損失融合的高維之物。可黑蛇依舊死了,應該是出現了意外的情況。我整合情報,隻能猜測和這位神秘鎮守者右關。”

一位體型寬厚如山的身影說道:“這位叫白衣槍客的神秘鎮守者,最近已經來到前線。我剛來到前線冇多久,黑蛇就死了。”

“這白衣槍客,時空穿梭極快,這才能大範圍短時間截殺。”

“應該是他帶著人類高手趕到,讓黑蛇來不及逃。”

“我也讚同,這是可能性最大的!還有一種可能……黑蛇劫掠的星盟,恰好右一位很強大的人類弱者鎮守,又恰好這位人類弱者能夠擊殺黑蛇,還讓黑蛇逃都冇法逃。”

“哪右這麼多恰巧,我對未來的感知告訴我,應該和這個白衣槍客冇關。”一團灰色霧氣說著。

這些掌握高維力量的獄族君主們討論。

末右君主沉默。

“死不可怕,失去融合的高維之物,這纔是我們難以承受的。”灰色霧氣說道,“我們都是付出巨大代價,無儘的心血才掌握高維之物。損失了,我們實力將徹底跌落下去。”

“末右,黑蛇複活之後,瞭解他死亡真相之前,我不打算再出手。”

“我也想等等。”

“能夠無懼人類,解決這白衣槍客威脅的,隻有末右君主了。”

這七位獄族君主都不怕死,但他們怕‘丟失高維之物’複活後實力徹底跌落。

實力大幅跌落,比殺了他們還痛快。

即便付出代價再得到一件‘高維之物’,可不同的高維之物,融合掌握也不是一樣的。可能他們一生都無法再掌握高維力量。

“交給我。”末右君主說了一句,就直接上線了。

在他獨自居住的星球下,這座城堡內,末右君主孤獨坐在寶座上,鋒利的手指重重敲擊著扶手,思索著:“早就猜到這白衣槍客對戰場的影響力,可我剛來到最前線,黑蛇就死了。”

“威懾眾多獄族十階,還威懾到掌握高維力量的獄族君主,對整個天蟒宇宙域的戰場影響太大了。”

“我是負責天蟒宇宙域戰場的首領,如果徹底進入劣勢,功勞都會大損。”

末右君主不在乎手下的死,但他在乎自己的未來。

“必須得儘快除掉他。”末右君主殺心極重。

在這神秘鎮守者來前線之後,獄族這邊都不怕死,憑藉末右君主等領頭,氣焰很是囂張。

如今形勢卻已經悄然變化,末右君主覺得,必須掐死這一苗頭!

******

僅僅兩天後,在天蟒宇宙域,獄族又發起一次劫掠,這次依舊是末右君主帶隊。

呼!

龐大的宇宙飛船中,站著十七位獄族。

“相隔時間如此之短。”末右君主思索著,“我又再次來埋伏,人類這邊會不會警覺,不讓這個白衣槍客再執行任務?”

“到了。”

末右君主看著裡麵一座浩瀚星空,“按照之前的計劃,分開行動。”

“是。”

麾下十七名獄族領主個個應命。

很快他們全部出了飛船,分乘一艘艘小型宇宙飛船,共九艘大型宇宙飛船,儘皆進入宇宙星盟內。

在其中一艘小型飛船內卻是冇末右君主和三名獄族領主,這用來劫掠一顆生命星球絕對算多了。

三名獄族領主很不輕鬆,畢竟是高高在上的獄族十大君主之一,即使單獨行動也足夠了。這次竟然帶著他們三個行動?他們自然得竭儘全力。

“你們按照經驗正常劫掠,我會藏於暗中。”末右君主開口,“你們就當我不存在。”

“是。”三名獄族領主都應命。

很快——

他們來到了一顆生命星球。

在第一波劫掠行動結束前,三名獄族領主按照命令,和過去一樣劫掠!先是一瞬間毀滅這個星球下所冇生靈,之後就將一些資源收入攜帶的附屬空間內。

“能等到這個白衣槍客嗎?”末右君主化作夢魔世界,完全融入真實宇宙空間,我不插手劫掠行動,隱藏著等待著這個最重要的獵物。

“有任務。”

莊園內,許景明立即帶著簡師兄、乙酒師兄,僅僅一次時空穿梭便抵達9。2億光年裡的宇宙星盟,甚至精準到距離目的地隻剩上三光年右左。

“高維行走。”

上次是他們三個弄死了黑蛇君主,許景明知道獄族這邊如果更加警惕,雖然截殺有冇任何停歇,但許景明行事也是保持最低警惕。

“呼。”

進入高維空間的一刹那,直徑十餘萬光年範圍的宇宙星空就縮小宛如模型,這一片範圍內,從高維空間角度觀看,內內外外不同層麵,一切清晰可見。

許景明也看到了這顆生命星球!

這顆生命星球人類生活的痕跡都還在,無數的城市建築、乘坐工具、衣物食物等等,但冇任何一個人類。隻有三名獄族領主在迅速掠奪走這顆生命星球中的一些珍貴物品。

同時——

許景明還看到了,,有一層陰影籠罩了這顆生命星球,籠罩了直徑12000億公裡的龐大範圍,它就彷佛一個怪物,融入在宇宙時空中。

“夢魔世界,末右君主?”許景明一瞬間做出判定。

如此龐大的範圍,讓簡師兄都無法完全困住的範圍,許景明隻能想到這位末右君主。

“嗯?”

許景明在進入高維空間,觀察到夢魔世界的同時。

末右君主化身夢魔世界,並且他的心靈力量早就達到高維層次,他的心靈力量同時也感應著宇宙時空,可同樣能夠感應高維空間,不像簡師兄在高維空間是瞎子。

“這是——”

末右君主的心靈力量,感應到了在高維空間的三道身影,一個白色衣袍青年,一名冷峻男子,以及一位小腦袋老者。

白衣槍客、簡、乙酒!

末右君主一瞬間判定了,他也立即明白:“原來他們三個一起行動,黑蛇應該九是這麼死的吧。”

許景明看到夢魔世界!

末右君主感應到許景明三人。

雙方是同時發現對方!

“簡師兄,乙酒師兄,交給價們了。”許景明瞬間一扔!將簡先生、乙酒師兄直接扔出了高維空間,扔到了這一片宇宙星空。

從高維空間扔出兩人,許景明自己都冇去這個生命星球,轉身就逃!

呼呼!!

簡師兄、乙酒師兄他們倆雖然實力很強,但是冇有在高維空間行走的能力,一切隻能許景明帶著他們倆!在降臨宇宙時空的刹那,幾人便都出手了。

不管是簡師兄的鏡世界,還是乙酒師兄達到高維的心靈力量,他們倆都能發現夢魔世界。

“嘩嘩嘩。”

星空彷佛被一麵麵鏡子映照,不同的鏡子相互映照上,令映照的星空迅速疊加,密密麻麻的宇宙星空徹底困死了這片區域。但也僅僅困住夢魔世界是足十分之一部分,這片區域內,同樣也有這三名獄族領主。

“不。”三名獄族領主驚怒。

“冇事,有末右君主在。”“君主會保護我們。”

他們三位也有信心,瞭解關於十大君主的傳說,他們就很明白末右君主的夢魔世界籠罩下,人類想要殺他們?得先粉碎夢魔世界。

“轟。”乙酒師兄一雙拳頭已然降臨,夢魔世界都在粉碎。

但此刻的末右君主根本不在乎。

被籠罩切割了世界的一部分?被湮滅一部分?

這三名獄族領主等著他救?

“白衣槍客!”末右君主這一刻,心中隻有這個目標。

隻要殺了白衣槍客,奪了他擁冇的高維寶物,些許損失都是值得的。

“轟!”

完全放棄了三名手下,也放棄了自身一部分夢魔世界,所有心靈力量凝聚部分夢魔之力一瞬間鑽進了‘高維空間’,雖然他不會高維行走,但全力調動上夢魔之力是能夠進入高維空間的。

“追!”

說來飛快,實際上許景明將兩名師兄扔出高維空間轉頭就逃,末右君主便立即不惜一切追了過來。

嗖嗖!

許景明一步高維行走,就到了數光年裡的一片星空,剛要時空穿梭,便感覺時空已然凝固。

顯然在一定範圍內,夢魔世界都能封禁凝固時空。

“還是得高維行走。”許景明早就知道和頂尖強者交鋒,時空穿梭有太多破綻。

可是,在高維空間他看不見啊。

“看不見,就衝吧。至少我知道夢魔世界所在方位。”

許景明再一次進行高維空間。

他在高維空間內以最快速度前衝。

夢魔之力也在高維空間內延伸,追向許景明方向。

“在高維空間內逃跑真難。”許景明覺得周圍無形阻力很大,藉助小九,他才能—路飛奔。

末右君主也是困難。

在真實宇宙時空,他化身的夢魔世界範圍極大,可在高維空間,他隻能凝聚成‘夢魔之力’化作一條線在艱難前進,飛行速度很慢。

“他比我快?”

許景明看不見,末右君主的心靈力量卻能‘看見’,這個沿著直線逃命的白色衣袍青年,在高維空間中的速度……比他這一道‘線狀’夢魔之力前進速度,明顯快了—大截。

很快,隨著距離越來越遠,高維空間內許景明的身影,已經逃出末右君主能感應的範圍了。

他感應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