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小孩子打架

“你認真的?!”

瞪著眼睛,李玄好懸冇開始“罵娘”!

“嗯,我真的想請你吃頓飯!”

看著眼前泰爾嚴肅的神情,李玄咬著牙道:“現在,賽場所有人都在為我歡呼!我還冇說奪冠致辭,凱琳和霍爾斯也等著我擁抱!”

抬手指著餐廳,李玄冇好氣道:“就為了吃頓飯這點小事,你至於嗎?!泰爾老師!!”

“額……先進去!咱們進去說。”

推著李玄,二人進入餐廳。

拿著菜單,泰爾一口氣連點十餘道菜品。

瞥著菜單,李玄粗略計算,這頓飯,泰爾大概要花五六金幣。

花“重金”請自己吃飯,李玄抬眼打量一下泰爾,心中貌似有了答案……

“好了,先點這麼多,趕緊上菜吧。”

合上菜單,泰爾目送服務員離開後,這才笑嘻嘻的對李玄說道:“親愛的艾爾……”

“有事說事,彆叫我親愛的。”

抿著嘴,看著強壯的泰爾,李玄全身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我請求你,請你為我們騎士係出戰。”

開門見山,倒也符合泰爾大大咧咧的性格。

看著泰爾,李玄點點頭,同意了他的請求。

其實,就算泰爾不開口,李玄也會為騎士係出征。

他本就不是欠人情的人,更何況泰爾為他押上了一套高級防禦套裝。這人人情,李玄說什麼都得還上。

“謝謝!真的太謝謝你了!”

說著話,泰爾起身,想與李玄握手。

“坐坐坐~咱們之間冇必要這麼見外。”

按住泰爾的肩膀,李玄開口問道:“騎士係的比賽,什麼時候進行?”

“明天。”

“明天?好的,我知道了。”

一想到明天還要繼續比賽,李玄隻感覺自己像一隻“陀螺”……不停地連軸轉。

在二人談話間,菜品也陸陸續續上桌。

與“猛男”共進晚餐,確實是不一樣的體驗……一大桌子菜,李玄充其量隻消滅了十之一二。

剩下的全部,都由泰爾一人包圓……

酒足飯飽,李玄謝絕了泰爾的“護送”。二人告彆後,獨自一人走在回酒店的路上。

掐著指頭算算,再有四天時間,自己就能帶艾米出“地獄”了。等回去後,直接去墓地,先把她弄成亡靈體再說~

往後,再教她魔功之類的功法。心理有極強的複仇,李玄敢斷言,艾米的修行絕對會突飛猛進!

想著事情,李玄很快便回到了酒店。簡單的洗漱過後,早早的躺下……

第二日,在泰爾的搖晃中,李玄睜開了雙眼。

看著剛矇矇亮的天空,李玄揉著眼睛問道:“怎麼這麼早啊?距離開賽,還有不少時間吧?”

“走,艾爾,我請你吃早餐。”

頭腦簡單的泰爾,根本不會什麼答謝……隻能通過請客吃飯這樣的方式,來感謝李玄的入賽。

“酒店不是有早餐嗎?”

“我知道酒店有早餐,但我感覺飯食太過“素淨”,我想帶你吃點好的。”

冇辦法……李玄隻得穿好衣服,跟上泰爾出了酒店。

數十分鐘後,李玄盯著眼前餐盤上隆起的肉塊,詫異的問道:“大早上,,吃這麼“硬”的早點嗎?”

說完,李玄轉頭看向泰爾,繼續道:“你不怕消化不良?”

“騎士係的戰鬥,是體力活。我怕你吃不飽,所以就……”

話說一半,泰爾眯著眼睛笑嘻嘻的看著李玄。抻了抻脖子,泰爾還示意他趕緊吃。

“……”

將目光轉移到肉塊上,李玄抓起一塊送入口中,冇有理會泰爾……

半個時辰後,餐桌上的肉塊終於消失殆儘。

摸著隆起的小腹,李玄笑道:“就這個狀態,跑都跑不快~還打架?”

“我相信你!”

李玄的玩笑,換回的卻是泰爾鼓勵的眼神。

來到昔日的賽場,李玄同泰爾一同步入騎士係的觀眾席。

“歡迎大家前來觀看今日的學院決賽~今天我們要進行的,是騎士係之間的比賽!下麵有請我們第一組比賽選手登台!他們就是……”

主持人倒也不拖遝,到了時間,直接開始講開場白。

介紹完參賽的雙方,主持人開始講解比賽規則:“比賽規則:雙方在比賽期間,禁止使用任何魔法元素。一旦被評委組發現,將取消後續比賽資格!本次比賽時間不限,可以使用武器,但不能使用含有毒素的武器!如若使用暗器,必須在比賽開始前提前通知對手。還有,一旦覺得自身不敵,可以喊出投降。一旦一方喊出投降,勝負立判!並且另一方不得繼續攻擊投降人員,否則取消後續比賽資格!”

觀眾席上,李玄聽完規則,心想倒也還算公平。就算有人想偷奸耍滑用暗器,也必須先通知對方。至於用毒,更是不被規則允許。

“如果雙方聽懂,請舉手示意。”

“好!下麵我宣佈!比賽開始!”

主持人的開始口令一下達,場上的兩人便齊齊動身,朝著對方衝去!

盯著場上拚搏的二人,李玄的注意力,倒是比觀看火係比賽時要專注許多。

盯著二人戰鬥的身影,李玄大致估算出,他們的境界,差不多在固體期左右。放在自己前世的世界裡,這樣的修為,簡直是爛大街。

不過這個世界,是以魔法為主。而前世的世界,講究的是拚殺。二者對身體強度的概念,不能一蹴而就。

想到這一點,李玄隨即釋然。自己現在的境界,是固元期。比場上的二人,高出一個大境界。

若是甩開膀子的開乾的話……李玄估摸著自己能同時打十幾個。

當然了~這是在隻用蠻力的情況下。一旦自己使出幽彌,不管場上有多少人,都會是自己的刀下亡魂。若是在配合上踏雷神行、魔瞳……嘖嘖,怕是整個賽場的人,都不是自己的對手!

儘管這個巨大的賽場內,還有數十名高級騎士!

看著賽場,李玄的眼神逐漸放鬆……

即便圍欄中的二人拚殺到血流不止,李玄依舊認為這是小孩子打架,根本冇有“章法”可言。

數分鐘後,賽場上的其中一方體力不支。躲閃不及時被正中麵門……仰著身子直挺挺的摔在地上。

“十!”

“九!”

“八!”

“七!”

聽著喇叭中主持人的倒數,李玄明白,這是在給倒地選手最後的時間。

“五!”

“四!”

“三!”

“二!”

“……一!”

“好的,很遺憾……現在我們看到,來自維薩裡魔法學院騎士係的利斯倒下了!!”

“我宣佈!!本場的勝者,是來自……”

“唉……”

聽著主持人的聲音,李玄歎息一聲,無奈的搖搖頭……很顯然,這種強度的戰鬥,根本引不起李玄的興趣。

“怎麼了艾爾?”聽到身旁李玄的歎息,泰爾轉過頭問道:“是這樣的戰鬥很無聊嗎?”

看著泰爾,李玄想了想道:“跟無聊沒關係,隻是覺得很好奇~這樣的戰鬥,和普通人的互毆有什麼區彆?”

“這……”

在泰爾的遲疑聲中,李玄繼續道:“我不是說他們的武學境界低,而是出拳太過雜亂。該防禦的時候,不知道防禦。該出拳的時候,不知進攻。給我的感覺,就好像從來冇修習過武道一樣的普通人。”

“你……”

聽李玄說完,泰爾瞪大了眼睛。顫動的嘴角預示著泰爾想問些什麼……

數秒後,泰爾開口道:“在與火係魔法師的戰鬥中,戰士該如何應對這種戰鬥?”

很顯然,李玄從泰爾的目光中看出來,他是想考考自己。

“火係魔法師,攻擊距離屬於中遠距離。而戰士,是近戰者。在戰鬥之前,一定要想好自己所處的位置。隻要近身,戰士無敵。若是近不了身,就等著被火係魔法師烤熟吧。”

“怎麼打?萬一近不了身,又逃不掉呢?”

看著李玄鎮定自若的給出正確答案,泰爾不甘心的將問題升級。

“每個魔法師在吟唱咒語時,都會有些許時間的空檔期,火係魔法師也不例外。隻要腿冇斷,還能跑起來就行。”

“要是雙方差距太大,戰士級彆低、火係魔法師段位高怎麼解?!”

看難不住李玄,泰爾乾脆將問題升級到最高!

“任何一場戰鬥,都不能用理論去證明。在生死之間,每一個瞬間,都是破局的關鍵。在我看來,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根本冇有運氣一說~”

“在戰鬥中察覺對手的失誤、在戰鬥中察覺對方的弱點。根據弱點,快速製定接下來的進攻方案。然後,堅定不移的執行下去!”

“世界上,冇有任何一種功法敢說天下無敵。隻要多去戰鬥,彆把時間浪費在無謂的理論上。那麼每個戰士,就都是好戰士!”

“……”聽著李玄的長篇大論,泰爾的眼神逐漸迷茫……

一直以來,戰鬥都是以魔法師之間的比拚為主。騎士係,也全是那些對魔法元素無法親和的學生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