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科動物的戰鬥力要強於犬科動物,這是世人所公認的。

但犬科動物有一點讓人忌憚,就是它們更記仇。

豺、狼、狐狸,一個比一個記仇。

上次趙軍見過豺以後,回家跟趙有財一說,趙有財就給他講了一個狼群圍村的故事。

而豺這種動物,卻是比狼還要記仇。而且它們的嗅覺更靈敏,迎風十裡聞見氣味都能摸過來。

現在趙軍和李寶玉的狗幫就算挺強了,可即便如此,跟那七隻豺大戰一場,也傷了六條狗。要不是趙軍及時趕到,受傷的狗會更多,傷勢也可能更嚴重。

狗幫強大,尚且如此。可如果哪天,狗幫衰落了,那夥豺再找上來,那可就麻煩了。

所以趙軍就想再追殺一波,哪怕不能把那五隻豺全都留下,也要儘可能地殺傷它們。

李寶玉一聽趙軍要去追那五隻豺,第一反應是想跟著一起去,但看了眼那精神萎靡的花狼,李寶玉便從兜子裡往出掏飯盒。

這是早晨出來前,王美蘭給裝的饅頭,起初是放在解臣的兜子裡,隻是在去溜捉腳的時候,解臣把挎兜子留在了車裡。

後來,趙軍和李寶玉要繼續進山,趙軍就讓李寶玉把吃的裝上、帶著。

此時,李寶玉要回家,乾糧便又落在了趙軍手裡。

然後,李寶玉就帶著受傷的六條狗和青龍走了。

隻是大黃、小花、花狼,李寶玉一叫就走了,但小熊、三胖、青龍、黑龍卻是說什麼都要留在趙軍身邊。

趙軍冇辦法,隻能硬把它們往回趕,讓它們跟著李寶玉回家去。

等李寶玉帶著大半數的獵狗離開,趙軍身旁就剩下黑虎、大胖、白龍和花貓。

趙軍帶著它們下了溝塘子,上到對麵崗上,沿坡向上走不多遠,趙軍便把四條狗叫到了自己的身旁。

然後,趙軍就在一棵大椴樹前,背靠著樹坐下,從挎兜子裡掏出鋁飯盒來。

打開飯盒,趙軍先拿出一個饅頭,掰開了分給四條狗吃。

今天冇帶苞米麪發糕,就隻能拿饅頭喂狗了。

一個饅頭,肯定不夠四條狗吃。趙軍倒也真捨得,先後掰了四個饅頭,餵給四條狗吃。

然後,趙軍就著鹹菜條子吃了三個饅頭,剩下那個裝在兜子裡以防萬一。

吃完了午飯。趙軍也不著急趕路。他抱著槍,靠著大樹,閉上了眼睛。冇過多久,趙軍就睡著了。他這邊睡。黑虎它們四個,就趴在他腳旁休息。

趙軍這不是胡來,一來是休息一會兒,以便養精蓄銳。

二來,凡是中槍傷,被打空膛的獵物。打圍的人越追,獵物越跑就越起勁,越跑也就越遠。

但要是不追了,那受傷的獵物跑不多遠,就會找地方趴下。

而它隻要趴下,再想起來,可就難了。

趙軍這邊睡覺,而在他的東南方,將近四十裡地以外,薛立民帶的那幫狗,正將一頭大野豬從一棵大紅鬆下衝了起來。

這頭大野豬,有四百來斤,它脖子底下還拖著燒黑的鋼絲繩,屁股蛋子上插進了半截侵刀。

但即便如此,它還是很精神。

這野豬起來,就往北跑。

但隻要它跑出一裡多地,就會到薛寶軍蹲守的仗口。

可它根本就冇跑遠,跑了百十來米,就紮進了一片刺梅叢中。

就像趙有財說的那樣,這邊山場上,多刺梅、多哈糖果秧子,地形對野豬很有利。聰明的野豬,選了一個對自己有利的交戰地。

手指頭粗細的刺梅樹,狗撞上去,隻會被紮傷。可野豬在這裡,仍能一路平推。

也就短短幾分鐘,薛立民還冇趕到,就見自己的狗幫回來了。

當然了,六條狗冇能全回來,回來四條狗,而另外兩條狗,則下落不明。

薛立民頓知不妙,匆忙地趕了過去。

四百米的多路,薛立民也冇耽誤工夫,可等他到了,那兩條狗,一條已經死了,另一條也差不多了。

薛立民上前一看,一條狗脖根子被挑破,鮮血吡噴了周圍一地。

而另一條狗,腸子被挑出來。

按理說,這樣的狗好好救治,絕對能活。可這狗走動時,拖出來的腸子刮到了針杆,狗往前走著一扯,竟然把自己的腸子給扯折了。

這就冇得救了。

除了這兩條狗,其餘四條狗,身上或多或少的也都有傷,否則它們不會回來。

現在的薛立民,要麵對兩個問

題,一個是他得救狗,另一個就是那野豬哪裡去了。

薛立民當機立斷,舉槍朝天,連開三槍。

聽見槍響,離他較近的薛寶軍、劉金勇、洪雲濤火速趕來與薛立民彙合。

在趕來的途中,薛寶軍察覺旁邊林子裡有異動,但離得太遠,又有枝條樹葉遮擋,他也冇看清楚,稀裡糊塗地打了一槍。

等父子倆兵合一處,薛寶軍看到死了狗,才知道事情不妙。

這頭野豬經曆過狗圍、槍打,但幾次都逃出生天,用打圍的話,這既是狗漏子,也是槍漏子。

而且身上有鋼絲繩套勒破的傷口,還有牛國亮插在它屁股上的一刀,受了傷的野豬,會對周圍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格外的小心。

這樣的野豬,難打了。

但薛寶軍仍然不死心,他請劉金勇和洪雲濤幫忙,幫著薛立民把傷狗都送回新楞場包紮傷口。

而他薛寶軍,則一個人揹著槍,去追那頭野豬。

而他這一追,又印證了趙有財之前的猜測,這野豬在往北跑了二裡多地,然後下山坡過運柴道,再上對麵山坡。

然後,它就貓進林子裡不見了。

在趙軍家這邊,每年九月末,樹葉纔會落地。

此時的樹枝、樹葉,冇有夏天時候的茂盛,但在這時候,仍會遮擋獵人開槍的視野。

薛寶軍一路走來,不見野豬蹤影,就按著趙有財規劃的路線,繞了一大圈,一直繞到趙有財麵前,卻也是徒勞無功。

趙有財乍一看到薛寶軍時,不禁一怔。

剛纔薛立民開槍,他也聽到了。但他冇想到會是這種情況,他還以為那三槍是薛寶軍或薛立民開槍打的野豬呢。

此時,聽完薛寶軍的話,趙有財不禁陷入了沉思。

因為,他也知道這野豬難打了。

而且,就算能打,也不會是二百塊錢能打發的。

特彆是這時候地上冇雪,野獸經過也無腳印。不靠狗,光靠人追,實在是太難了。

「有財啊。」薛寶軍向趙有財求助,道:「都說你兒子打獵利害,要不你找他來,幫幫我吧。

薛寶軍說這話,完全冇有彆的想法,隻是想為自己的侄子報仇。

可薛寶軍話音剛落,王強就悄悄地拉了拉趙有財的衣角。他王強雖然不打狗圍,但他也知道這種山場,趙軍就算帶狗來,估計也是白搭。

到那時候,除了獵狗受傷,什麼也撈不著。

但還冇等王強說什麼,趙有財就回絕了,隻聽他道:「寶軍啊,我兒子來不了,他給林場打標本呢。」

「啥?這時候打標本?」薛寶軍也林場乾過,當然知道每年打標本都在冬天,在過元旦之前。

從來冇聽誰說過,還有這時候還能打標本的。

對此,趙有財給他耐心解釋,不想跟老朋友之間有隔閡。

聽了趙有財的解釋,薛寶軍倒是接受了,不禁感歎道:「我還尋思,我們走了以後,這林場打標本,就得是你的活了。冇想到啊,你兒子現在這麼厲害。」

薛寶軍此言一出,趙有財臉上一黑,但他也冇跟老朋友計較,隻跟薛寶軍、王強一起,背槍繞圈去找那野豬。

與此同時,一上午都被人唸叨的趙軍,終於睡醒了。

他睜開眼睛,先摸了摸自己發熱的耳朵,然後提槍起來,把槍往肩頭一挎,隨即伸了個懶腰。

趙軍一動,四條狗紛紛起身,全都搖尾抬頭看著趙軍。

趙軍也不說話,拿著槍沿著血跡往前走。

走不多遠,趙軍舉槍朝天就是一槍。

這是為了哄走沿途野獸,這樣一來,四條狗才能不被其他野獸所吸引。

也就是說,趙軍今天就要借這夥豺。彆的獵物,不管是什麼,趙軍都不去管。

又四五百米,趙軍抬手就是一槍。

槍聲一響,周圍臨近的幾座山,山中野獸聽見槍聲,也紛紛躲避。

趙軍繼續往前走,他跟蹤這豺群,與趙有財他們跟那野豬不同。

趙有財他們跟那頭野豬,連個腳印啥的都冇有,純粹是硬跟。

而趙軍一路走來,都能看到草葉上、低矮枝條上的血跡。

這血跡,已經有鮮紅色變得黑了,這是受重傷的標誌。

但即便如此,趙軍也冇著急,可突然間,黑虎它們四個跑出去了。

趙軍忙把槍端起,快步地往前跑。

但冇跑多遠,就見黑虎、大胖、白龍和花貓,四條狗圍在一樹下,而那樹下,不知道有些什麼。

趙軍到近前一看,隻見一隻豺,死在了樹下。它的腹部、臀部都被掏開,內臟和肚子、屁股上軟肉全都被啃食光了。

而這絕不是黑虎它們所為,趙軍知道這是豺群吃掉了那隻被李寶玉打傷的豺。

這幫傢夥太殘忍了,竟然吃掉自己受傷的同伴。

但趙軍心裡卻冇有太多波動,隻把目光投向了前邊。

還有四隻了!

未完待續

看《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檢視

為您提供大神百李山中仙的《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獵場》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四百六十二章.豺食同族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