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靈國,星辰城

“快點!”一中年男子十分焦急的喊著下人去幫助屋內的人

當好幾位下人進入到房間後,男子焦急的在門外來回踱步

此時冇人注意到天上的星辰開始湧動

伴隨著一聲嬰兒的啼哭,男子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了,天上的星辰變得寧靜了起來。

一名下人打開房門“老爺,夫人生了!是個男孩!”

男子急忙衝進屋子裡,“夫人,你冇事吧!”

“夫君,孩子!快給他起個名字吧!”一名婦人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指著一個抱著嬰兒的下人說道

“好!好!夫人你好生休息!”男子說完趕忙從下人手中接過嬰兒,隻見嬰兒的眼睛並不是尋常的黑瞳,黑瞳中疑似孕育著一片星辰

“這孩子眼中疑似孕育星辰,又在星辰城出生,便叫他林辰吧!我希望他有一日能抵達星辰之巔。”

“老爺,好名字!”

五年後,林家自從林辰的出生後,家族運氣十分了得,家族事業增增日上。成為了星辰城四大世家之一。

一天夜晚,林辰一人躺在星辰城的郊外田野上仰望著星空,在這一刻林辰就好像星空,星空好像林辰。

“你在這裡做什麼呀?”一道稚嫩的女童聲音傳來

“你是誰?”林辰坐起來嘟起小嘴問道,很明顯著觀看星空被打擾讓他很是惱火

“你不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嗎?真冇禮貌!”小女孩手插在腰上也嘟著嘴巴說道

“我在這裡看星空,到你了回答我的問題”

“我叫章茜,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林辰,樹林的林,星辰的辰。”

“星空有什麼好看的?”章茜歪著頭看著林辰說道

“星空可好看了,那裡有許多有趣的東西!”林辰回答道

“有趣的東西?是什麼呀!”章茜激動的看著林辰

“辰辰!你在哪?”

“少爺,回家了?”

“不說了,我得先走了!下次再聊!”林辰揮手告彆了章茜,奔向聲音所在的地方“孃親,我在這裡!”

林辰離開後的一會,章茜旁邊的空間發生了扭曲

“爹爹,你來了!”

“茜茜,你怎麼跑這邊來了,不是讓你在小溪那邊等我的嗎?”一身穿白色長袍的男子摸了摸章茜的頭說道

“爹爹,待在那邊太無聊了嘛!”章茜撒嬌的說道

“茜茜,下次不許這樣了!亂跑會有危險的。”男子對章茜的撒嬌毫無辦法

“對了,爹爹,我剛纔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他一直盯著天空看,還說星辰上有有趣的東西。”章茜向她的父親分享著他所經曆的一切

“天空上有有趣的東西?那他還真是挺奇怪的。”男子抱起章茜,撕開空間,走了進去。

又五年過去了,如今的林辰已經在私塾裡唸書。

“林辰!”一道竹鞭打在林辰的手上

“啊!”林辰疼的嗷嗷大叫

“林辰鑒於你剛纔的走神,你告訴我星空之中有什麼?”

“有幾副棺材!”

聽到林辰的回答,全班鬨堂大笑

“你!給我站出去!”私塾先生髮怒道

眨眼間,到了傍晚

“孃親!”林辰撲進一婦女懷裡

“辰辰,今天是不是又不聽話了呀?”婦女慈祥的揉了揉林辰的臉蛋

“怎麼會呢?孃親,你家辰辰最乖了!”林辰叉著腰回答道

“那今天是誰捱了竹鞭炒肉啊?是誰被罰站了呀?”婦女慈祥的看著林辰道

“孃親!”林辰紅著臉頓了頓腳撒嬌道

“下次不許這麼調皮了喔!”婦女摸了摸林辰的頭

“嗯嗯!!”林辰高興的點了點頭,一蹦一跳的跟著婦女回家

半夜,林辰睡夢中被尿憋醒,他急忙起身前往如廁

當他打開門的瞬間,一股刺鼻的血腥氣息撲麵而來

“這什麼味道啊,好嗆!”林辰手揮了揮說道

林辰冇注意的是,他離開的地上有著一灘液體

林辰上完如廁回來後,發現房門旁躺著一個人

“小希姐姐!你怎麼了?”林辰急忙上前拍打那人的身體

“少爺,快跑!”女子說完這句話後就嚥氣了

“小希姐姐!”林辰著急的拍打,很明顯他如今還不知道死亡是什麼

“爹地和孃親一定可以幫助我的!”林辰跑向林家家主的房間去

一路上,他看見了地獄般風景,四處都是殘肢斷臂,整個林家好像被鮮血洗禮了一般,林辰強忍著害怕閉著眼睛向前跑去

“呦嗬!還有一個小娃娃呢!”一道陌生的聲音從林辰身旁傳來

林辰睜開眼,看見了他此生最可怕的事情,隻見一臉上佈滿傷疤的男子,手拿著一個頭顱,旁邊躺著一具碎裂的屍體和一具無頭屍體

“爹地!孃親!”林辰悲痛的喊道

“原來他們是你的父母呀!給你!”男子隨手一扔,頭顱飛了出去砸在了林辰麵前

“你看看你,這可是你的父親啊,連他的頭顱你都不好好接住。”男子嘲笑道

林辰看著腳邊父親的頭顱,和神秘男子腳邊母親破碎的屍體不斷的喊著“爹地!孃親!”

林辰逐漸精神崩潰,失去了意識倒在地上

“呦,承受能力如此差的嗎?”男子笑道

突然,狂風湧動,一副星河圖從林辰身體伸展開來,逐漸覆蓋住了林辰和男子

林辰站起身來,眼睛的黑色瞳孔和眼白被一片星辰取代,星辰在林辰的眼中緩緩移動

林辰雙手一握,星河圖上爆發出巨大的力量,無數道光點伴隨著林辰的怒吼轟向男子,男子想離開,但卻是動也動不得,隻能看著自己被這無數光點擊中,慢慢消散於這世間。

做完這一切後,林辰再次陷入了昏迷

“還是來晚了!”隻見天空上出現了一隻仙鶴,仙鶴上的老道看著林家大院這地獄般的風景憤怒的喊道

老道跳了下去,試圖尋找刀疤男子的蹤跡,但卻是發現刀疤男子的氣息隻留存於此處,“不應該啊!”

忽然,老道發現了一旁的林辰“這個小男孩還有氣!”

老道連忙抱起林辰,看著林辰陷入昏迷的狀態,非常的自責

老道雙手一揮,無數的殘肢斷臂被他席捲到一處地方,再用土堆埋了起來,立了塊牌,卻冇刻上字

老道將林辰抱上仙鶴上,再做了一個陣法,讓外人無法進來

做完這一切,老道帶著林辰乘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