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深淵秘境入口處的空間,愈發的扭曲,源源不斷的靈氣自其中噴薄而出,引得天地間的空氣,都是在此時變得清新起來。

如此約莫一炷香後,所有人都是見到,扭曲的空間開始緩緩的撕裂,最終形成了一道約莫數百丈左右的空間裂痕。

當那空間裂縫出現的時候,十大頂尖勢力的神尊強者忽然同時出手,隻見得浩瀚的靈氣化為的一雙滔天巨手,直接是探入那裂縫之中,生生的將其撕開。

裂痕越來越大,而那一雙巨手融化開來,與空間裂痕相融,漸漸的令其徹底的穩固起來。

深淵秘境的入口,此時方纔算是真正的開啟。

在這同時間,十大頂尖勢力的神尊境強者同時出手,將各自勢力的弟子,送入了那深淵秘境之中。

咻!咻!

與此同時,在那後方,早已迫不及待的各方勢力人馬,也是開始出手,頓時天地間靈氣震盪,無數道靈氣洪流捲起道道身影,鋪天蓋地的衝入那被撕裂的空間之中。

那一幕,壯觀至極。

約一炷香後,眾多人落入了深淵秘境之中

入眼之處,是那蒼茫之色,古老的莽荒氣息,瀰漫於天地。此處的一切,似乎都是顯得格外的龐大,那些古樹,宛如巨柱一般的矗立於天地之間,即便是一些叢林,都是顯得古老而神秘,無數妖獸的吼叫從中傳來,給人一股凝重的氛圍。

“嗯?看來空間傳送將所有人都分開了呀!”敖誠看著空蕩蕩的周圍感歎著說道

敖誠輕吸了周圍的靈氣,身體裡的靈氣湖泊開始緩慢擴張

“冇想到這地方的靈氣竟還有此等功效,不愧為上古眾神隕落秘境!”

突然一束紅光從虛空中射向敖誠,敖誠隨手拍散

“堂堂第二天驕居然會乾此等鼠輩之事!”敖誠輕蔑的笑道

在敖誠前方的空間開始扭曲,一人從中顯現,此人便是血殺宮天驕月黯

“不過是試試看你有冇有讓我值得認真對待的資格罷了!”月黯一聲響指,敖誠周圍出現了四名綠袍修士,他們雙手結印,在方圓數千裡形成了一個結界

“看來你們血殺宮想先除掉我啊!”

“畢竟你可是凝氣一代第一人,有可能妨礙到我們計劃的實施。”

“我很好奇這裡有什麼東西吸引到你們血殺宮!等著要先除掉我以絕後患。”敖誠雙眼一眯

“你可以帶著這份疑問下地獄!”月黯騰空躍起,揮拳砸向敖誠

敖誠單手成爪抓住月黯,另一隻手瞬間彙聚靈氣轟向月黯

月黯以掌相迎,一股沖天氣勢爆發開來

“不愧是凝氣第一人!”

“你也不差。”

敖誠手上湧現印記,一記大成上品武學震龍拳轟向其麵前虛空,將虛空炸裂開來,一股無形波動湧向月黯

月黯喚出百鬼夜刃,一記大成上品武學,虛空切,在無形波動即將撞到月黯時,切碎開來

月黯揮刃相迎,敖誠喚出雲龍劍與其相抗

刹那間,雙方交手數十回合,周圍的擎天古樹被切碎數棵,就連大地都留下了無數刀痕

又一次劇烈交鋒,雙方被震的各退數米

“看來這樣是分不出勝負的,那就請閣下品鑒我這紅色凝氣之靈——日光龍!”

敖誠周身靈氣動盪,一條赤紅色,有著四隻巨大的蝙蝠翅膀的巨龍湧現

月黯見狀也釋放出了自己的紅色凝氣之靈——血魔

一隻人身蛇頭,背長殘破羽翼,渾身血氣的魔鬼出現在月黯身後

兩人同時衝向對方,其凝氣之靈也彼此相沖

巨龍纏著魔鬼,口中凝聚龍息噴向血魔,血魔任憑龍息轟炸揮爪撕向巨龍身軀

數息之後,巨龍鬆開血魔,渾身鱗片破碎,而血魔的半邊身軀也不見

“龍氣入劍!”

“鬼爪!”

巨龍湧入敖誠手中雲龍劍,雲龍劍散發紅色光芒,一股熱氣從中散發出來

血魔湧向月黯雙手,為其創造出了一雙猙獰鬼手

“龍皇刺!”敖誠將手中劍刺向月黯

“血魔破!”月黯雙爪成錐,刺向敖誠

轟轟轟

煙塵散去後,敖誠上身衣服破碎身上龍鱗遍佈,而反觀月黯,上身有著一明顯血洞,但很快血肉蠕動,將血洞還原

敖誠突然形態轉變,變成了一隻龍頭蛇身的巨獸

“傳聞龍族九大君主死後,靈魂寄宿後世形成了九大古龍聖體。想必這便是其中之一的囚牛吧!”月黯看著巨獸說道

敖誠口中積聚其一股巨息湧向月黯,隻見月黯周身血氣湧動,一股無形血氣結界擋住了這巨獸巨息

煙塵散去之後,一隻滿身都是猙獰血刺的魔影緩緩的走出,其仰天長嘯,周圍大地都開始震顫

魔影緩緩張開手,一股結界開始蔓延,瞬間包裹住了敖誠

“這是神聖領域?不,隻是像。”敖誠喃喃自語道

敖誠想捕捉到月黯身影,但周身環境均是血紅一片,根本看不到月黯身處何處

突然敖誠龐大身軀被轟入地底,渾身鱗片碎裂,敖誠口吐鮮血,但其迅速反應過來,並開始警惕四周

又一巨力轟向敖誠,敖誠卻無法反擊,此時的敖誠宛如一隻鐵烏龜般,隻能捱打,不能咬人

一炷香後,敖誠渾身鮮血,鱗片碎裂無數,逐漸的敖誠陷入了一片回憶

“敖誠,你可知囚牛老祖為何會被人族百姓刻在琴頭上嗎?”一中年男子對著年幼時的敖誠說道

“父皇,難道是因為其喜歡彈琴嗎?”

“哈哈哈!不是,是因為囚牛老祖有一雙靈耳,可以分辨世間萬物之聲。”

時間回到現在

敖誠默默的將感覺關閉,靜靜的聆聽周圍聲音,突然一陣細小的聲音引起了敖誠注意

“找到你了!”敖誠口中彙聚龍息,一口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噴出

“啊!”一股淒慘的叫聲瀰漫在整個空間

血色結界散去,魔影半隻手臂消散,血肉的蠕動也無法使其再生

“囚牛的龍息擁有辟邪之力,你的血氣無法再使手臂恢複!”敖誠淡淡的說道

“哈哈!果然有手段啊!”月黯笑道,另一隻手凝聚血色漩渦,將敖誠吸了過去

敖誠的身軀觸碰到月黯手掌的同時,巨獸身形消散化為人形,月黯一記鞭腿掃過將敖誠轟入一座山峰內

“咳!”敖誠口吐鮮血,鮮血中夾雜著一些內臟碎片,就連腹部都被月黯這一擊踢出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怎麼可能!我的囚牛形態居然突然消失了!”敖誠心中想著,雙手結印,使出了最後的招式“囚牛秘錄——囚牛正氣訣!”

一頭巨大的龍首蛇身巨獸虛影逐漸凝聚,囚牛虛影大吼一聲,一股白色正氣湧動,巨獸直衝月黯

“這便是囚牛秘錄嗎!哈哈哈!果然不錯!”月黯狂笑道“上品法術,血殺術!”

五支血色巨劍衝向囚牛虛影

“血鬼惡神體——人鬼泣”

一股血色液體以月黯為中心湧出,無數殘肢斷臂,頭顱和內臟從中浮現

血氣使得巨劍變得更加妖邪

整座空間被白色正氣與紅色血氣一分為二

兩大殺招過去後,敖誠順著煙霧的掩護,舉著雲龍劍直取月黯腦袋“結束了!”

月黯一臉驚恐的看著雲龍劍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