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就是這裡了!”一男子說道

“胡師兄,好像有人來了!”一男子對其說道

“嗯?”名叫胡師兄的男子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發現有兩人跟隨在他們身後“閣下不準備出來嗎?還是需要我等將你們請出來!”

“不愧是仙靈宮的第二,三序列!洞察力如此之深!”古無殤身披荒古李家服飾說道

“荒古李家的?”胡飛說道

“吾名李燁!”古無殤說道

“哦?李燁,我可從未聽聞過荒古李家有你這號人物!隻怕你是那個最愛冒名頂替的天聖宗第三天驕古無殤吧!”仙靈宮第三天驕陳北峰說道

“哈哈哈!不愧是仙靈宮序列!”古無殤也不打算裝了,直接撕開麵罩

“另一位仁兄不打算露出真麵目嗎?”胡飛說道

“露麵我一人足夠了!”古無殤打斷了即將撕開麵罩的林辰

“古無殤,跟在我們身後想乾什麼?該不會打算搶奪我們的機緣吧!”陳北峰戲謔的說道

“怎麼會呢?機緣向來都是能者居之不是嗎?”古無殤迴應道

“看來是要鬥過一場了呢!”胡飛靈氣爆發,凝氣八重,靈氣湖泊7尺8

陳北峰見狀,也不廢話,也將自身修為顯露,凝氣八重,靈氣湖泊7尺5

“來來來!就讓我看看你們有何長進!”古無殤靈氣爆發開來,直接席捲二人

“狂妄!”胡飛喚出金色凝氣之靈冰雲劍,陳北峰也喚出自己的凝氣之靈蠻山巨人

兩人同時使出凝氣之靈進攻古無殤

古無殤喚出自己的凝氣之靈拳僧迎擊

冰雲劍所過之處,周圍開始結冰,而蠻山巨人所過之處,大地好似承受不住此等力量崩裂開來

拳僧如同一醉酒壯漢,輕鬆躲避攻擊,並給他們予以還擊

雙方纏鬥數十秒,胡飛與陳北峰雙手結印,隻見蠻山巨人緩緩舉起冰雲劍,兩股力量開始交融

“冰霜巨人!”

“我去!合體技!”古無殤見狀也是驚呆了

合體技隻有少許凝氣之靈可以做到,而且這對凝氣之靈的要求極為苛刻,一旦融合失敗,凝氣之靈將會徹底毀滅

冰霜巨人,舉起雙臂砸向拳僧,拳僧剛想躲閃,頓時感覺空間被凍結,使其速度減慢

刹那間,拳僧被轟入石門內

石門裡的機緣,露出其神秘的色彩,隻見一座石台上擺著一粒丹藥,丹藥纏繞著一股紅色的靈氣

“元初仙丹!”有人認出了此枚丹藥大喊道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可以讓人再多一個凝氣之靈的元初仙丹!”

“天哪!這可是無上機緣啊!”

按常理來說,每個人隻能凝結出一種凝氣之靈,凝氣之靈的強大與否將會影響未來的成就神王境時的神王光輪,倘若第一次凝聚的凝氣之靈過於弱小,可以通過增加凝氣之靈來填補

眨眼間,丹藥消失不見了

“給我還回來!”胡飛一拳轟向林辰所在位置

古無殤馬上衝到林辰麵前抵擋,而後一掌將胡飛打飛“我們走!”說罷,兩人化為一束流光消失不見

“古無殤!”陳北峰扶起胡飛憤怒的說道

又過了幾日,古無殤與林辰頂著荒古李家的身份搶了眾多的機緣

“還有兩日最終機緣將會出現,師弟你得抓緊時間修煉,師兄我還得靠你來保護我呢!”古無殤對著林辰語重心長的說道

兩日後,主殿的封印開始破碎,眾多修士湧入其中

主殿中,無數的光團漂浮在空中

“看來冇來遲啊!”古無殤說道

“師兄,我們是現在出手,還是再等等?”林辰說道

“再等等看”

“冤家路窄啊!古無殤!”旁邊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古無殤看去,發現這正是他們的老對手胡飛和陳北峰

“呦!兩位,又來討打了?”

“古無殤!今日你必死!”

陳北峰和胡飛左右夾擊古無殤,此時一隻手臂抓住了陳北峰的手臂,使其無法向前一步

“師弟,他交給你冇問題吧?”古無殤說道

“師兄放心交給我吧!”林辰對著古無殤點頭道

“混蛋!一個凝氣二重的傢夥也敢在此囂張!”陳北峰憤怒的喚出凝氣之靈“巨人護腕!”

陳北峰雙腕形成了一對堅硬的巨石護甲,他一拳砸向林辰

林辰兩腳拉開,雙手成掌將陳北峰的力量卸掉,而後一掌擊中其胸口,將其震飛出去

“你這是什麼招式?”陳北峰捂著胸口說道

林辰陷入了一片回憶

在其突破至凝氣境後,浩瀚星河圖將他帶入了無儘星空中,星空中浮現了一個人影,他一人麵對墜落下來的群星不慌不忙的擺出架勢,將其一個個改變了方向,做到借力打力

時間回到現在

“鬥轉星移!”林辰回答道

“好一個鬥轉星移!”

陳北峰再次揮拳而上,林辰再次擺出架勢,陳北峰的拳頭再次被其卸力,突然陳北峰將護甲改變形狀,一根尖刺直衝林辰而去,林辰卻絲毫不慌,繼續揮掌攻向陳北峰。陳北峰的尖刺卡在林辰皮膚上刺不進去,而林辰的掌勁已然再次轟入陳北峰胸口,陳北峰被轟出十米後,昏死過去

“不愧是掌教親傳,天驕榜第五的人物,星辰煉體決都修煉到了第三層,這等實力我若不出底牌也打不過啊!”古無殤看到林辰輕鬆擊敗了陳北峰後不由的在心裡感歎道

“該死!他怎麼會敗在那個凝氣二重的小人物手裡,等等,凝氣二重,難道是天驕榜第五的林辰!”胡飛內心驚恐道

“胡飛與我交戰還敢分心!下去陪你的好兄弟吧!”古無殤一拳將胡飛打入主殿的地底

“師弟,深藏不露啊!”古無殤摟著林辰說道

“那個人將陳北峰擊敗了!”

“凝氣二重竟然擊敗了陳北峰!”

“太恐怖了!陳北峰可是戰力榜28名的存在啊!”

“我知道他是誰了!入靈四重強勢擊敗擁有紫色凝氣之靈的凝氣一重的李元,更是高居天驕榜第五的存在天聖宗掌教親傳——林辰!”

“林辰!那個新晉天驕!”

周圍的人看著林辰擊敗陳北峰後開始議論紛紛

“師兄,貌似這光球隻能一人拿一個,看好拿哪個光球了嗎?”林辰看著周圍拿到光球消失的人說道

“看到那個紅色光球了嗎?我敢賭裡麵鐵定有好東西!”古無殤指向場上唯一一枚紅色光球說道

此時紅色光球旁出現了兩人,血殺宮二號天驕,戰力榜15的寧邪與夜家三號天驕,戰力榜17的夜笙

“師兄,你有把握打的贏他們嗎?”林辰凝重的看著那兩人說道

“額。。。。你覺得呢,師兄我才戰力榜21,怎麼可能是對手!”古無殤一臉悲傷的說道

突然一把飛刀直衝林辰而去,古無殤慌忙攔截“何人!”

一人身披紅袍走出,其右臂冇有半點血肉,全是白骨

“那是血殺宮三號天驕,戰力榜20的易冥!”

易冥雙手結印,一血色結界迅速蔓延

“走!頭也不回的快跑!他們的目標是你!”古無殤將儲物戒指丟給林辰,用儘全身靈氣將其擊飛出遺蹟

“易冥!我很好奇你們血殺宮為啥要對付我的師弟!”

“這你不必知道,不過你破壞了吾等計劃,看來有必要將你斬殺於此了!”

“憑你也想殺我!”

“當然不隻是憑我”易冥拍了拍手,一身穿綠袍渾身死氣的男子緩緩現身於結界中

“怎麼可能!”古無殤盯著綠袍男子麵容驚恐道

但綠袍男子的攻擊瞬息便攻到他麵前,一拳將其胸膛打穿

“咳!冇想到你們連他都。。。。”古無殤還未說完便失去了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