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無數的青色火焰在空中炸裂開來

夜楓從火海中衝出揮舞著拳頭攻向肖博,肖博任由他攻擊,自己則是揮出一拳攻向夜楓

夜楓的拳頭打中肖博後,卻從他身體中穿過,而肖博的拳頭則是重重的打中了夜楓的胸膛,夜楓直接被打退數十米

“還真是棘手啊!”夜楓看著麵前的肖博說道,突然一陣刺痛從他的手中傳來,他仔細看去,發現自己剛纔打中肖博的手被燙傷了

不等夜楓回神,肖博一腳踹向夜楓,夜楓再次被踹了出去

“火燃!”空氣中突然靈氣暴動,一股青色火焰從夜楓麵前爆炸開來

“巨石戰甲!”夜楓將自己的凝氣之靈形成了一個由石頭組成的戰甲

夜楓衝身向前,一拳砸向肖博,肖博形成一道火牆阻攔,突然他的後方有一枚巨石砸向他的頭顱,肖博來不及防備,便被巨石打破頭顱

但是夜楓並未看見任何一滴鮮血流出,隻見被砸中的頭顱燃燒的青色火焰,不斷的將肖博的頭顱開始複原

“還是挺疼的啊!這一下!”肖博恢複半邊的頭說道

“我可從未聽說過天心青火有複活的本領啊!”夜楓回覆道

肖博化作一道流光,一腳踹向夜楓,夜楓趕忙抵擋

“爆!”

肖博的腳突然炸裂開來,天心青火的火焰碎星將夜楓的巨石戰甲點燃了

夜楓趕忙將戰甲卸下

“既然物理攻擊無法奏效,那就試試看我這招,中品法術,明皇劍光!”

夜楓雙手結印,十道劍光從其身旁湧現而出,劍光所過之處,空間都開始逐漸破碎開來

肖博連忙結印“下品法術,炎黃火!”

肖博從口中噴出一大團黃色火焰,火焰融化了五道劍光後,便無法阻擋

“冇有用的,中品法術對付下品法術是碾壓級彆的!”

五道劍光在肖博驚訝的目光下,劈開了肖博的頭顱和四肢

“嗯?”

肖博的身體還是燃燒著火焰,將自己的身體逐漸修複

“這招也十分奏效呢!”肖博身體化作一條火龍直衝夜楓而去

“上品法術,火龍劫!”

火龍張開巨嘴,將夜楓一口吞入深淵火口之中

而後火龍炸裂開來,夜楓被炸的昏迷過去,從空中墜落下去

肖博看著墜落下去的夜楓,就準備前往支援下一個戰場,突然一股強勢的力量從夜楓體內爆發,夜楓張開眼睛,黑色瞳孔變成了金色

突然一陣風從肖博臉龐經過,肖博摸了摸臉頰,發現自己的臉頰流出了鮮血

“這怎麼可能!我全身都是火焰怎麼可能會被打傷呢!”肖博看向後方,此時的夜楓身體不斷的湧現出大量的金色氣息

“啊!啊!”夜楓突然大聲吼叫

一股巨大的威壓將肖博壓製起來,突然夜楓的一腳踹向了肖博的腹部,肖博頓時感覺自己的腹部被好幾頭牛撞擊了,直接被打入了大地之中

“咳!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可以擊中我!”肖博望著閃爍著金色氣息的夜楓說道

“這是戰神之靈!”肖博體內傳來一句呼聲

…………

鐺!

韓天舞動巨槍,隻見得漫天白光閃爍,每一道白光掠過時,虛空都是被捅破開來。

鐺鐺鐺!

虛空上,十幾道身影快若閃電般的交鋒,每一次的碰撞都將會引來巨聲響徹,源氣呼嘯,宛如雷鳴陣陣。

那些李牧召喚出的士兵雖然隻有凝氣五重,但是他們配合極其有素,他們可以輕鬆的接下韓天的每一道淩厲攻勢

“冇有用的!你根本觸碰不到我的身體,何談擊敗我!我如果不出手,你隻能被活活耗死;如果我出手,你撐不過十招。”李牧戲謔道

韓天毫不理會李牧的嘲諷,全心全意的對抗李牧召喚出來的士兵

李牧見狀,再次揮舞著戰旗,再次出現了十幾名士兵,李牧用手一指,這十幾名士兵攻向韓天

韓天被二十幾名士兵打的壓根還不了手,隻能被動防禦,甚至無法結印

“哈哈哈!該結束了呀!韓天!”李牧雙手結印

“下品法術,赤空梭!”

一道冒著熱騰騰蒸汽的赤梭飛向韓天,韓天躲閃不急,腹部被李牧擊中,赤梭從他腹部穿去,無數的熱氣將韓天的腹部被燒燬

“咳!”韓天強忍著疼痛,趁著這段時間結印

“上品法術,火龍劫!”

韓天雙手噴出一大團火焰,火焰凝聚成一條巨大的火龍,火龍張牙舞爪的衝向李牧

李牧雙手結印

“上品武學,風狂刃!”

一陣陣狂風凝聚形成了無數風刃,風刃揮向火龍,將火龍徹底撕碎,而後風刃在韓天驚恐的目光下切開了韓天的雙臂

“啊啊啊!”韓天感受到雙臂傳來的劇痛後,痛苦大叫道

“就這種水平嗎?你太讓我失望了吧!韓天,我可還冇玩夠呢!”李牧看著雙臂噴血的韓天戲謔道

李牧揮手,二十幾個士兵向著韓天劈去,韓天被斷手的劇痛刺激著,無法躲閃,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被劈砍

李牧突然閃身到韓天身前,一腳將韓天踹入大地,而後指揮士兵將其緝拿

“現在我以神的名義對你進行審判!”李牧用靈氣化作一張椅子坐了下來,眾多士兵圍在其身旁

“鑒於你對神的不尊敬!我將判處你淩遲!”李牧戲謔的看向韓天驚恐的目光

“你待會求饒的聲音一定會非常動聽的!”李牧揮出一枚令牌“行刑!”

兩名士兵走向韓天麵前,揮舞著巨劍,將韓天的肉剃成一塊塊薄片

“不!不!不!不要啊!”韓天痛苦的呼喊道

韓天痛苦的聲音傳遍整個戰場,頓時仙門士氣大降,而世家弟子則士氣大漲,將仙門弟子痛打

“求求你!偉大的神明,將我殺了吧!”韓天痛苦的對李牧說道

“哈哈哈!你卑微如狗的樣子可真可笑呢!”李牧揮了揮手,一名士兵上前將韓天的頭顱斬了下來

而後他指揮著十名士兵加入戰場,專門獵殺仙門中實力強大的弟子,而他本人則將目光看向章茜那邊的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