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海,對應修行的第三個境界,如果說凝氣境才說修仙的大門的話,那麼微海將是決定未來成就的十字路口

凝氣境凝聚的凝氣之靈會隨著自身靈氣湖泊的增長而一起增長,在凝聚成靈氣海洋之時其會化作養分,將自身的靈氣海洋猛的抬高

想要踏入微海之境就必須擁有定海之物,若要凝氣之靈徹底融入所構建的靈氣海洋之中,好的定海之物非常關鍵!而如今在那氣運金榜的的獎勵中便有極好的定海之物!

到了比賽當日,天空中的石台分裂成五塊,並且變換出了不同的地形

“這便是氣運金榜的比試嗎?”

“真的太壯觀了!”

“哪怕是神聖境強者都無法改變地形!”

“看來傳言可能是真的!這裡可能真的隕落了一名至尊強者!”

“快看!天驕們來了!”一句呼聲,引得眾人將目光吸引了過去

榜上有名的十一人一一現身在了石台的周圍,靜等氣運金榜的通知

“第一戰場,虛空戰場,林辰VS般若!”

林辰與般若沖天而起,湧入那第一塊石台之上,隻見其中一片混沌,若不是有著些許星光照耀,隻怕還以為自己被黑暗吞噬了

“阿彌陀佛!施主,此次機緣與小僧有緣,可否讓給小僧呢?”般若雙手合十,眼睛閉上緩緩的說道

“隻怕是不能啊!這位高僧!”

“看來是隻能做過一場了呀!真是罪過!罪過!”

般若手中湧現出一道金色的萬字元,萬字元逐漸變大,而後猛的砸向林辰

林辰感受到此招的不對勁,連忙側身閃躲

…………

“第二戰,巨石戰場,張齊VS夜楓!”

張齊腳下凝聚起一條石龍帶他直衝戰場,而夜楓則是禦劍飛行飛入戰場

“這兩位都是用石高手!戰場又是在石頭眾多的地帶!看來比試會非常的激烈啊!”台下有人說道

“張齊!夜靈姐的仇就由我夜楓來替他報!”夜楓雙手結印,一條巨大的由石頭組成的巨蛇衝向張齊

張齊手指揮動了一下,腳下石龍猛的與巨蛇對衝在一起,兩股巨力驚的周圍飛沙走石

轟!

石龍與石蛇碎裂開來,無數碎石掉落

“走石破!”夜楓雙手張開,猛的往前一甩,無數碎石直接衝向張齊

“屠龍秘典,石,石破天驚!”張齊勾引其無數碎石迎擊夜楓的碎石,與夜楓不同的是,張齊的每塊碎石攻擊都猶如一條小龍靈那般,張牙舞爪的撕碎夜楓的攻擊

夜楓見狀,金色瞳孔湧現,一股金色靈氣再次蔓延開來

“啊!”一句怒吼震散周圍的碎石龍靈

“終於出現了嗎?戰神之靈!”張齊看著夜楓金色的瞳孔滿眼戰意的說道

…………

“第三戰,群峰戰場,肖博VS李牧!”

肖博來到此處戰場後,發現周圍充斥著大量的山川河流

突然,幾名士兵突然出現在肖博眼前,肖博來不及反應,就被士兵用長槍刺穿身體

“這是哪來的人啊!”

“肖博這麼快就敗北了嗎?”台下眾人議論紛紛

“過分了啊!玩偷襲!”肖博用手緩緩的將插入身體中的長槍拔出

“看來是真的啊!這樣的攻擊不可能對你造成傷害啊!”李牧緩緩的走出,李牧將河流之水打向肖博“不過此處的河流之水應該是你的弱點吧!”

肖博感受到此水的不凡,連忙躲閃開來

“小博子,千萬不可大意,此水為重水!”

“師傅,重水怎麼了嗎?”

“重水可以澆滅源火,可以說是源火的唯一剋星,一道那傢夥在身體上塗抹重水,那他便可以攻擊到你的本體!”

“我去!”

肖博不在吊兒郎當,左手燃燒著青色火焰,右手燃燒紫色火焰“吃我一記,屠龍秘典,炎,火龍的煌炎!”肖博將手中火焰猛的砸向李牧,青紫色火焰不斷交織

轟!

李牧所在位置升騰其一個巨大的蘑菇雲

“這便是傳說中為了對抗龍族而創造的屠龍秘典嗎?真的了不起!”煙霧散去,李牧身披武安神甲

“看來冇有對你造成太大的傷害啊!”肖博說道

…………

“第四戰,冰雪戰場,章茜VS元安!”

章茜來到戰場後,入目皆是一望無際的雪原,無儘的暴風雪瀰漫在戰場上

元安穿著黑色鬥篷緩緩的走來,暴風雪將其鬥篷掀起,更增其氣勢,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這人便是元安!我怎麼冇見過啊!”

“他是哪個勢力的?”

“不知道!”眾人望著元安議論道

“血氣!血殺宮的雜碎,給我死!”章茜手中凝聚冰晶向元安砸去

“呼!”元安吹了口氣章茜丟出的冰晶在空中停滯了起來,變成了一堆黑色的晶體

“血殺宮的人?”

“從來冇聽說過血殺宮有這麼號人物啊!”

“那股力量怎麼回事?冰塊都被停滯在空中,空間的力量嗎?”台下眾人驚呆的看著元安

“這是神的力量!”章茜回想起自己獲得的秘典,裡麵就有有關冰神力量的記載,冰神的冰是黑色的,代表著絕望,可以凍結世間所有的一切!哪怕是時間都可以凍結

“該結束了!”元安手掌湧現大量靈氣,他猛地砸入大地,黑色的冰晶瞬間將章茜連同整個戰場凍結起來“真遺憾!你也無法頂住這份力量啊!”

“這力量是怎麼回事啊!”

“好凶邪的力量啊!”眾人看著那黑色的冰晶說道

…………

“第五戰,平原戰場,月黯VS唐烈!”

“是你自己投降!還是我把你殺了呢?”月黯看著一臉緊張的唐烈不屑的笑道

“既然上場了!就冇有下場的可能!”唐烈強忍著恐懼說道

“哈哈哈!好勇敢啊!那你做好死的準備了嗎!”月黯嗜血的說道,月黯搓了搓手上的戒指,一名綠袍修士出現在他旁邊

“敖誠?”唐烈看向綠袍修士驚訝道

敖誠瞬間消失在原地,唐烈全神貫注的盯著周圍的一切

下一瞬間,一隻拳頭猛的砸向了唐烈,唐烈左手成拳硬接這招

轟!

唐烈左手被打成血霧,猛的被打飛出去,在地上劃出數十米的劃痕,生死不知

平原戰場,月黯VS唐烈,月黯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