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戰場,元安VS章茜,章茜勝!

“初場結束,歡迎溫玉,月黯,林辰,肖博,夜楓,章茜來到下一局!”

被唸到名字的眾人來到了一片神秘空間,突然一名白衣男子漸漸的露出身形

“吾名天明至尊!”白衣男子望著六人緩緩的說道“接下來你們將進行下一局比拚,接下來你們將進行一場狩獵,你們所狩獵的獵物可換成分數,七天後,分數最高的便是最後的勝者!若是你們互相對打併將對方擊殺,那麼你們的分將歸那個人所有!”

白衣男子揮了揮手,一塊巨石顯現出來“這是兌換表!”

藍——10分

紫——20分

橙——30分

紅——50分

於是六人被傳送到了這片神秘空間的各個地方

“這片地方!”林辰仔細感受,發現無法補充靈氣“看來得注意儲存靈力啊!”

於是林辰不用靈氣飛行,漫步在這片從林之中

吼!

一隻藍色的獅子從陰暗處猛的撲向林辰,林辰側身躲避,一拳擊中獅子腹部,將獅子猛的轟出去,獅子連續撞倒數十棵樹之後,倒地不起

林辰突然感覺自己身上的靈氣正在逐漸恢複

“看來擊敗這些生物可以恢複我的靈氣!”林辰捏了捏手說道

轟!

一塊金色石碑顯露,上麵刻著六人的名字,在林辰名字的旁邊多了個十

“嗯?那小子得到了十分?”月黯看著林辰陰暗的說道

“林辰!冇想到第一個登榜的人是他!”肖博說道

“林辰哥哥好樣的!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章茜花癡的看向金榜上林辰的名字

兩天後

榜上有名的人都取得了分數

林辰——230

月黯——220

章茜——200

夜楓——160

肖博——110

溫玉——70

林辰在森林中仔細的搜尋著獵物的身影,一把赤紅色刀刃從森林深處攻向林辰,林辰側身躲閃,突然一個綠袍修士瞬間出現在林辰麵前,用膝蓋頂向林辰腹部,林辰來不及做出反應腹部便被重擊,另一道綠袍修士身影出現,一記鞭腿將林辰猛的踢飛出去,林辰撞倒數棵古樹後,停了下來

“咳!什麼人?”林辰口吐鮮血,大腦進去了備戰狀態,他仔細看著眼前的兩名綠袍修士,發現他們並無任何生機,宛如一具傀儡一般“死人嗎?”

一紅袍修士突然出現在林辰的身旁,手上拿著一把赤紅色的大刀,一刀劈向林辰,隻見林辰的還來不及反應,脖子便被刀刃劃開

紅袍修士並未就此停下,將手中刀猛的往後劈去

鐺!

一把巨劍猛的與赤紅色大刀相接

“不愧是能將般若擊敗的人啊!果然偷襲是行不通的啊!”

“血殺宮的雜碎!做好死的準備了嗎?”

“嗬嗬!憑你?”月黯拍了拍手,他周身出現了四道綠袍修士的身影,綠袍修士們緩緩的摘下了臉上的麵具,露出其真容

“師兄!”林辰看向其中一位綠袍修士驚訝的說道

四道身影如同行屍走肉般靜靜的等待著月黯的指令,月黯用手指了指林辰,四道身影猛的衝向林辰,林辰一拳將其中兩人擊飛了出去,再一腳將敖誠擊飛出去,而剩下的這個綠袍修士,林辰根本下不去手,隻能被動防禦

“古師兄是我啊!林辰!”林辰眼中劃過淚水對著眼前男子說道

轟!

古無殤一拳便將林辰擊飛了出去,而後帶領著另外三名修士朝著林辰圍殺而去

鐺!鐺!鐺!

林辰不斷的用巨劍抵擋住四人的攻擊

“古師兄!你醒醒啊!你不是血殺宮的傀儡啊!”林辰雖然已經早從古無殤身上的死氣看出如今的他已是一具屍體,但是他實在是不願意相信那位對自己如此之好的師兄會這樣死去了

“桀桀桀!這麼想你的師兄啊!不如你也來陪他成為我的藝術品吧!”月黯戲謔的看著林辰笑道

“月黯!”林辰憤怒的舉起重劍朝著月黯劈去

古無殤猛的一腳踹向林辰腰部,林辰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並未做出防禦,古無殤猛的將林辰踹飛出去

“咳!咳!師兄!”林辰看著古無殤痛苦的說道

“桀桀!如此痛苦!乾嘛不去陪著你的師兄!”月黯嘲諷的說道

“月黯!”林辰手捏著泥憤怒的看向月黯,林辰轉頭看向古無殤“師兄,對不起!我一定會將月黯徹底擊敗的!”

林辰瞬間來到古無殤麵前,舉起手中巨劍,眼睛強忍著淚水,一刀劈向古無殤,下一瞬間,古無殤的人頭分離

“師兄,對不起!”林辰看了一眼古無殤後低聲說道

敖誠與另外兩名綠袍修士衝到林辰麵前,朝他圍殺而去,林辰慢慢的走著,兩隻凝氣之靈從他身後顯現出來,凝氣之靈猛的將三人攻擊頂住,並將其擊飛出去

林辰走到月黯麵前

“你還真是冷血啊!連自己的師兄都下得去手!”月黯戲謔的笑道

“住嘴!你這肆意玩弄他人屍體的混蛋!”林辰一拳砸向月黯的臉,將其砸飛出去

“哈哈哈!有趣!有趣!”月黯癡狂的看著林辰說道“血魔!”月黯管出他的凝氣之靈

“龍!”林辰將他的凝氣之靈星辰巨龍召喚了過來,巨龍與血魔的廝殺再次上演

“哈哈哈!當初敖誠的凝氣之靈也是龍啊!現在你也是,就讓我看看是不是也得重走他的老路!”

“你隻會耍嘴皮子嗎?”林辰慢慢的走向月黯

轟!

三名綠袍修士全被擊飛到月黯身旁,三人的頭顱都脫離了身體,荒古巨人來到月黯身後,一斧朝著月黯劈去

“血盾!”一層血色護盾將月黯包裹起來,巨斧砍在血色護盾上發出巨大的音爆之聲

轟!

“鬼爪!”月黯將血魔召喚回,並將其彙聚成一雙血紅色巨爪

“辰龍變!創世甲!”林辰也將凝氣之靈召回

轟!轟!

兩人掠出殘影,不斷的進行著肉搏,二者互相對轟,血色爪痕不斷的將周圍古樹撕碎,金色拳印不斷的將周圍大地擊碎

轟!

二者再次對衝起來,互相倒退數十米

“哈哈!試試我這招,血鬼結界!”血色結界蔓延,將林辰包裹進去,林辰仔細觀察著周圍,隻能看見無數的血氣,和赤紅色的環境

林辰突然將手往後伸去,在慢慢將其往前拉了出來,隻見一隻血手被林辰緊緊的握著,林辰逐漸將一個人影拉出“看來你隻會這些玩意啊!”林辰給人影一記肘擊,而後一記鞭腿將血影擊飛了出去

血色結界散去

“咳!”月黯趴在地上,不斷的吐著鮮血“果然你纔是最棘手的傢夥!”月黯將張開手掌,血色漩渦出現在其掌心,一股巨大的吸力將林辰吸了過去

頓時,林辰的創世甲與辰龍變消失不見,月黯另一隻手附著著鬼爪,一爪紮向林辰腹部,林辰的腹部出現了一個猙獰的血洞

林辰強忍著疼痛,將天闕喚入手中,一劍斬向月黯的手,月黯見狀,將林辰猛的丟了出去,林辰在地上滑了一道巨大的痕跡

林辰從土坑中緩緩的站了起來,月黯見到林辰還可以站起來,猛的朝林辰衝了過來,林辰手上緊握天闕,彙聚全身靈氣,彎腰側身避開月黯致命一擊,一劍劈開月黯左臂,月黯感受到左臂傳來的劇痛,一腳將林辰踹飛,並翻了幾個跟鬥,單膝跪地的落在地上

林辰看到此時的月黯強忍著疼痛,毫無防備,他猛的跳起來,一劍劈向月黯“月黯,給我死!”

月黯看著林辰即將到來的身影,嘴角上揚,將受傷的左臂舉向林辰,七條血鏈猛然從其受傷的左臂中射了出來,林辰的身體被月黯這突如其來的血鏈刺穿,月黯看著這一幕,陷入了回憶

當日,敖誠手中舉著劍朝著月黯劈來,月黯同樣以這招將敖誠鎖住。

“該死啊!看來我就要這麼結束了嗎?”敖誠看著月黯絕望的說道

“你即將成為我們計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你該感到榮幸!”敖誠旁邊的虛空扭曲起來,易冥從中走了出來

“計劃?不是說我的存在會妨礙到你們的計劃嗎?怎麼我又成為你們計劃的重要一環了!”敖誠看著易冥無力的說道

“我們偉大的始祖復甦需要龍族的精血,你的本身強大的實力有可能妨礙但我們,但你這精純的龍族精血可以將我們偉大的始祖復甦!”易冥為敖誠細心的解釋道

“始祖?難道是!”敖誠驚訝道

“冇錯!冇錯!”易冥得意的說道

“龍族的精血,你莫非還要對我的族人們下手!”敖誠憤怒的想掙脫鎖鏈

“是的!我特意給你帶了件禮物!”易冥拍了拍手,一個帶著鬼臉麵具的紅衣男子走了出來,他手裡拎著一塊黑色晶體

敖誠看著黑色晶體裡的物體後睜大了雙眼,而後敖誠再也撐不住,眼皮沉了下去“冇想到我最終居然成為了天龍族最大的罪人啊!”

時間回到現在

月黯看著林辰一臉戲謔的說“看來你和敖誠的結局都會是一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