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結束!時間再次回到當前,月黯抬起手中赤紅色刀刃準備將林辰斬殺

“滅神術,冰神,凜冬已至!”場上的溫度迅速下降,月黯揮手的速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減弱!一道倩影以迅雷之勢來到了林辰身旁

隻見那人手裡散發出寒氣,月黯的七條血鏈凍結起來,而後震碎血鏈,將林辰抱入懷中將其帶走

月黯感受到自己的異常,猛的將自己的靈氣爆發開來“粉紅色的冰晶!”月黯看著手裡的冰晶陷入了沉思

片刻後

“去!將我那兩個傢夥給我帶回來!”月黯指著章茜二人逃跑的方向說道

那四道被林辰打的身首異處的修士再次站了起來,他們的頭顱出現了詭異的血色絲線逐漸將他們的頭顱粘合了起來,四人剛恢複就朝著林辰他們所在方向瘋狂衝去

“冇想到!居然還有人能得到那種功法!”月黯詭異的笑道,身體遁入虛空,就好似他從來冇有出現過

…………

“該死!他居然把林辰哥哥打成了這樣!”章茜看著林辰淒慘的模樣痛苦的說道

轟!

隻見敖誠站在空中,口中凝聚起龍息,一口噴向章茜所在位置

轟!

章茜趕忙抱起林辰躲閃,又一名綠袍修士出現,其手裡緊握白色長劍,一劍朝著章茜心口刺去

“冰牆!”章茜急忙在胸前凝聚起一堵冰牆

哢嚓!

長劍刺入冰牆後卻無法再往前刺去

“你是雷族聖子!雷擎天!”章茜看清那人麵容後驚訝的說道

雷族是曾經的至尊勢力之一,雷族至尊死後,其族內數萬年冇有出現過一名至尊,一千年前,雷族最後一位雷族聖者隕落,雷族便從傳奇勢力的位置上掉了下來,據說在十五年前,雷族誕生了一名擁有雷道聖體的天驕,此人便是雷擎天

滋!滋!

雷擎天手中開始凝聚雷電,雷擎天手一甩,手中雷霆宛如一條蟒蛇般撲向章茜

“下品法術,九轉盾!”一張金黃色的盾牌在章茜手上凝聚

雷蛇撞向盾牌後,盾牌不停的旋轉,不斷的抵消這大規模傷害

轟!轟!

章茜感受到又有兩名綠袍修士出現在他的周圍,章茜臉色凝重了起來

四人在章茜的四周將其圍了起來,下一瞬間,四人猛的向章茜衝去

“至尊寶術,弑神屠仙斬!”章茜看著這四人的圍殺連忙將自身靈氣灌注入這道至尊寶術中,一道劍光朝著四麵八方砍了過去

敖誠變成囚牛,一口龍息砸向劍光

雷擎天手中凝聚起驚人的雷霆,一擊雷擊硬撼劍光

另外兩道身影也使用了自己的絕技

轟!

煙塵過後,四人身體被攔腰斬斷,章茜見狀,正要鬆口氣時,一陣掌聲從天際傳來

“不愧是至尊骨,不成為我的玩具真是可惜了!”月黯貪婪的盯著章茜說道

“月黯!”章茜看著月黯不由得回想起他屠殺自己師弟師妹們的畫麵

“乖!帶我將你擒下,一定會好好獎勵你的!”月黯拍了拍手,那四道綠袍修士的的腰上再次出現詭異的血線,逐漸的將他們的身體粘合

“怎麼樣!我這些藝術品不錯吧!你要是能將我伺候好!說不定我也可以賦予你這樣永生的生命哦!”月黯肆意的看向章茜的身子,眼睛上的貪婪毫不遮掩,宛如一名癡漢

“做夢!月黯,我就算死,也不會遭受你的侮辱的!”章茜絕望的抱著林辰說道“林辰哥哥,對不起,隻怕我們都得死在這裡了!”

月黯張開手,用靈氣化作繩子將章茜捆綁起來

“你冇有靈氣了!如今又該如何解脫來自儘呢?哈哈哈!”月黯張狂的說道“還不如乖乖從了我,保證會讓你爽到飛起來的!”

章茜看著那步步緊逼的月黯,絕望的閉上雙眼

“五個大男人居然在此欺負一名弱女子,血殺宮真是好不害臊啊!”一名男子手持黑色巨尺朝著月黯猛的劈了下來,巨尺上夾雜著青色和紫色兩種顏色的火焰

月黯連忙躲閃

轟!

滔天焰浪在月黯身前爆發開來,驚人熱氣直撲月黯麵門而來,周圍的古樹眨眼間就被蒸發

肖博丟出一團火焰將捆綁著章茜的繩子給燒燬,並丟出一塊玉佩“這玉佩中存儲了一些靈氣,趕緊帶著林辰撤離!我來攔住這傢夥!”

“你可以嗎?”章茜看著肖博問道

“放心吧!冇有把握我不會出來就你們的!”肖博信誓旦旦的說道“快走吧!遲了我就冇把握了!”

“那好!”章茜急忙吸收了一些靈氣後,便帶著林辰遠遁而去

“攔住他們!”月黯指揮著四名綠袍修士說道

四名綠袍修士趕忙前去阻攔

“焰宇星火尺!”肖博對著章茜身後揮尺

轟!

四人被一堵火牆阻攔

“肖博!你找死!”月黯怒吼道,月黯手上凝聚赤紅色血爪,猛的劈向肖博,五道血刃朝著肖博攻去

肖博不躲閃,任由血刃劈砍,下一瞬肖博被劈成六塊的身體燃燒起火焰,逐漸將他的身體複原

“嗯?這是元素類型的聖體?”月黯看著肖博若有所思的說道

“怕了吧!”肖博看著月黯叉著腰說道

“難道這便是你的底氣?元素類聖體確實用尋常的方法是無法攻擊到實體!但是!”月黯手中再次凝聚血色漩渦將肖博吸了過去

觸碰到月黯手的瞬間,肖博頓時感覺自己無法將自己的身體變成火焰

“這是吞噬靈體?”肖博身上的靈魂體突然驚聲道

月黯見肖博走神,一拳直接將肖博擊飛

“咳!師傅,什麼吞噬靈體?這傢夥不是血鬼惡神體嗎?”肖博疑惑的問向靈魂體

“現在和你講了你也不懂,反正他不像之前對付的敵人那般如此好對付,能撤就撤,千萬不要硬拚!你絕不是他的對手!”靈魂體警告肖博說道

…………

章茜將林辰帶向一處山洞之中,章茜手忙腳亂的幫林辰包紮傷口,更換衣物並運功想幫他緩解傷勢

“該死!怎麼靈氣不能進入林辰哥哥的身體!”章茜看著林辰痛苦的模樣痛苦的說道

逐漸的,林辰的氣息開始變得越來越弱,此時他的生命如同那在狂風之中舞動的小火苗,即將散去

“林辰哥哥!我好不容易纔能再次見到你!我還想聽你講述那星辰之上的故事呢!彆死!彆離開我!”章茜感受到林辰這微弱的生命氣息痛苦的哭到

逐漸的,章茜思緒被帶回當初遇見林辰時的那晚

章茜跟隨著自己的父親離去後,她的內心不斷浮現著林辰的身影,就好似上天冥冥中指引著她,讓她思念林辰

她每天不斷的想起林辰說的星空上的有趣的東西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股思念逐漸在她的心裡轉換成了一絲絲的愛意

在秘境的這些日子,林辰的所做所為更加吸引著她,逐漸的她愛上了這個男人

…………

“該死,那傢夥真的離譜啊!”肖博此時渾身是傷的躲在另一處山洞之內

“小博子,我感覺你的運氣確實背,同齡之中居然有這麼多的人可以打到你的實體,太慘了!”靈魂體顯現出來說道

“師傅彆揭我傷心事了!”肖博一臉沮喪的說道

“不過那個叫月黯的人太過詭異了!我從未聽說過有血鬼惡神體這種體質!而且他居然可以使用那種能力,太奇怪了!”靈魂體仔細思索

“師傅,畢竟天下體質如此多,你不知道也正常!”肖博回覆道

“找打!”靈魂體敲了肖博的頭“老夫好歹是高階至尊,怎麼可能會有我不知道的體質!我懷疑這傢夥並不是你們的同齡人,而是一個強者的分身,你看他的搏殺技巧就知道了!”

“我去!難道血殺宮高層凝聚了一個分身來奪取這秘境裡麵的機緣?”肖博驚訝的說道

“不!我覺得他壓根不是你們天明界的人,他極有可能是外麵世界的人!”靈魂體說道

“外麵世界的人!”肖博一臉驚訝道

…………

“天道神宮的手這麼長了嗎?連我天明界都來入侵!”天明至尊看著月黯說道

突然,一隻血紅色的巨眼出現在天明至尊麵前

“堂堂準帝,今日竟然也會如老鼠般暗中觀察一名小輩!”血紅色巨眼傳聲道

“天道神宮,你們這幫神族走狗膽敢闖入我的天明界!”天明至尊說的

“天明!你還真以為你還是當初的準帝不成,不過一道靈魂體,我勸你莫要自誤!不然吾等馬上將你這道靈魂體擊碎!”血紅色巨眼威脅道

“雖說我隻是一道靈魂體,但我好歹也是準帝,一些手段還是有的,不然你們怎麼不敢直接攻進來呢?派一個分身到來還真是讓人唏噓啊!”天明至尊不屑的笑道

“嗬嗬!天明你不可能守護這天明界的!隻有讓他歸順神族纔是他該有的宿命!”血紅色巨眼說道

“那你們怎麼不敢讓那五個世界歸順你們啊?是怕五帝嗎?走狗們!”天明至尊戲謔的說道

“天明,口舌之快冇有任何意義,等到我們的人拿到了你的機緣,你所鎮壓的人……”

天明至尊聽到此,立刻爆發氣勢,猛的將血紅巨眼擊碎

“哈哈!天明你改變不了什麼的!”

天明至尊一臉憂愁的看著月黯,其手掌凝聚著一股驚人的力量!

“若是真的無人可以打敗他,那隻能破壞這個規則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