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之外

“時間差不多到了呢!”一壯碩男子坐著七彩雲朵在秘境入口處靜靜等待

“極武!我可好奇你們天聖宗到時還會剩幾人下來呢!”一名老者說道

“李記!不勞你操心了!”極武尊者冷冷的看向老者說道

突然一聲龍吟響徹天際,一股驚人的龍威席捲在場眾人

“這是怎麼回事?”在場的尊者同時看向天空,唯有天龍族的尊者神情緊張,如臨大敵一般

“吼!”一條身長萬丈的白色巨龍出現在天空之中

“那是?敖丙至尊!”眾尊者看著白色巨龍驚訝的說道

“敖明!這事你該如何向本尊解釋!”敖丙憤怒的對天龍族帶隊的尊者咆哮道

遺蹟內

“如今我已有了三團源火了,哪怕是神王境我也可以與其碰碰!”肖博自信的自言自語道

“小娃娃,彆太得意忘形了呀!神王境的玄妙可不是你一個凝氣境的可以對抗得了的!”天明至尊說道

“小博子,準帝大人說的是對的!”靈魂體說道

“謝前輩提醒!”肖博感謝道

“小娃娃,本尊知道一道源火的下落,你想不想知道啊?”天明至尊說道

“前輩,晚輩想知道!”肖博兩眼冒星光說道

“那本尊不能白告訴你啊!”天明至尊一副要吃虧的模樣

“前輩想要晚輩做啥?晚輩全都可以!”肖博拍著胸膛說道

“什麼都可以?”天明至尊問道

“當然!隻要不背叛我的師門,不論是娶前輩你的後人,還是幫前輩立碑都可以!”肖博說道

“給本尊滾!”天明至尊聽到這一拳便將其打飛到天上

肖博落地後,天明至尊說道“本尊要你陪林辰去一趟下界,並任其差遣!”

“啊!不行!我好歹也是炙炎殿的大天驕呢!我可是有尊嚴,有節操的!”肖博堅定的搖頭說道

“那太遺憾了!隻可惜了本尊這源火情報啊!”天明至尊裝作一臉難過的說道

“前輩等等!”肖博出手阻攔天明至尊的離開“雖說呢我是炙炎殿天驕,但是我好歹也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就當我是為了報恩吧!我願意接受這個條件!”

“本尊果然冇看錯人啊!”天明至尊一臉奸笑的說道

“至尊那源火?”肖博問道

“那道源火是源火榜第十一名的海淵火!它的所在之處便與你這次的任務地點一致,它藏在下界的極淵之地!”天明至尊說道

“原來如此!前輩告辭!”肖博感覺化作一束流光離開,突然一隻巨手將其抓了回來

“師傅!”肖博看見抓自己的人是師傅一臉慶幸

“逆徒!”靈魂體見肖博逃跑忘了帶他,氣的直接掏出竹鞭,請肖博吃他最愛的竹鞭炒肉

“行了!你們快走了吧!小娃娃本尊相信你不會讓本尊失望的!”天明至尊說道

而後肖博身後出現了一個漩渦,將他吸了出去,秘境裡的其他人身後也出現了同樣的漩渦

天明至尊見送走了所有人後,靜靜的坐在亭子裡喝茶,突然整個秘境開始動盪起來,一股血色氣旋逐漸蔓延開來

“血腥伯爵嗎?歡迎你的到來啊!”天明至尊看著血色氣旋緩緩的說道

“桀!桀!桀!你不準備點什麼來歡迎本尊的到來嗎?”血腥伯爵陰冷的笑道

“本尊覺得冇這個必要了!”天明至尊的殘念逐漸開始燃燒起來

“來!來!來!天明,就讓你成為本尊的美餐吧!”血腥伯爵猙獰的說道

二者對衝起來,整個秘境猛的開始崩塌,就連周圍的虛空都被崩碎開來

…………

秘境外,極武尊者感受到了林辰與張齊等人的氣息後,連忙打出一道靈力,而後急忙向他們傳音

“天聖宗的弟子,速速出來。”一道聲音猛的傳入了張齊等天聖宗弟子的腦海中,此聲音的主人便是極武尊者!

一條星光大道猛的在他們的眼前出現

“走!”張齊大喝一聲,然後便是與林辰率先踏出,直接是邁入了星光大道之中,轉眼消失不見,在他們之後,諸多天聖宗弟子,也是跟隨而上。

一炷香後

天聖宗所有弟子都從秘境之中出來了

又過了半刻鐘,所有人從秘境之中都撤離出來了

突然,一道龍息從天而降,八名神尊強者急忙衝上前用儘全力來抵擋這道龍息,但是龍息的力量過於強大,一下子將眾位神尊強者擊穿了,但是他們所做所為的絕不是毫無意義的,這道龍息從所有宗門宗族的弟子身旁穿了過去

轟!

“峰主!”天聖宗眾弟子看著極武尊者如今的模樣大聲痛苦的呼喊道

此時的極武尊者,大部分肉身都已經被燒燬,四肢已經消失不見,左眼也被炸穿,右邊臉頰直剩一隻眼睛,其餘都為白骨,若不是此時還能聽見極武尊者微弱的呼吸聲,可能會以為這是具屍體

“如此感人呢?那麼一起去死吧!”天空上的白色巨龍憤怒的凝聚起一股龍息朝著天聖宗弟子直射而去

“完蛋了!”天聖宗眾弟子都目光緊閉等待死亡,突然有兩人直衝雲霄打算硬抗這絕命殺招

“全體人!快走!”張齊大聲的呼喊道

“你們誰都跑不掉!”巨龍不屑的說道

在龍息即將觸碰到林辰與張齊時,一把金色巨劍擋在了他們身前“乾得好!你們做出了榜樣該有的範!”

“師傅!”林辰驚喜道

“掌門!”張齊開心道

“清虛聖者!本尊勸你乖乖讓開!讓本尊將這一代的天驕通通殺光!”敖丙至尊說道

“敖丙!我的弟子可不是你說殺就殺的啊!”清虛聖者眼睛露出寒芒道

“那本尊隻能現將你除掉了!”敖丙從天空中俯衝而下

“全體人員躲起來!莫要出來觀望!”清虛聖者提起巨劍與敖丙在空中猛鬥起來

轟!轟!轟!

雙方交戰的傷害越來越大,周圍的迷霧都被震散了大部分

“中品寶書,重劍擎蒼!”

清虛聖者瞧準時機一記重劍擎蒼直接命中敖丙,敖丙龍角斷裂一隻,半邊龍鱗被猛的割破開來

清虛聖者乘勝追擊,靈氣化作金色重拳猛的將敖丙砸入地底,敖丙體力不支,化為了人形

“掌門無敵!”

“掌門威武!”天聖宗眾弟子對著清虛聖者呼喊道

“師尊!極武師叔他!”林辰跑到清虛聖者麵前哭泣道

清虛聖者摸了摸他的頭說“冇事的!接下來交給為師便可!”

清虛聖者掏出一枚丹藥,隻見此丹藥充斥著大量的生命氣息,清虛聖者將其給極武尊者服用後,極武尊者的傷口處的血肉開始蠕動起來,而後清虛聖者在眾弟子腳下幻化出了一片雲彩,將他們帶迴天聖宗

陸陸續續的各大宗門和宗族的掌事者逐漸來到此處,將受重傷的神尊強者和弟子們一同帶回

“師傅?為什麼那個至尊打不過天聖宗掌門啊?”肖博問向靈魂體

“那個至尊是個明顯的水貨!渾身的氣息極其不穩,明顯不是穩紮穩打提升上來的!”靈魂體不屑的說道

過了幾月後

天聖宗

“徒兒,你要去下界?”清虛聖者一臉驚訝的看著林辰說道

“是的,師尊!徒兒想去下界遊曆一番!”林辰說道

“行吧!我讓閻長老陪你一同前往!”清虛聖者思考良久後說道“何時動身?”

“徒兒打算今日便動身前往!”林辰說道

“行!”清虛聖者說道

一炷香後,林辰帶著兩名名身穿黑袍的男子來到了傳送陣法內,一陣白光之後,三人消失在這個傳送陣裡

林辰在傳送空間內看著周圍的二人,不由得想起了某日的情況

天聖宗

“林師弟,李家聖子找你!”一弟子說道

“李家聖子?找我乾嘛?打架嗎?”林辰疑惑的說道

“不懂!”那弟子說道

“那我去看看吧”林辰剛打開門,便看見了李牧的身影

“正式介紹一下,我是李家聖子李牧!”李牧伸出自己的手

“天聖宗掌門親傳林辰!”林辰也伸出了手

“林親傳,我想找你商量見事!”李牧輕聲的說道

“你說!”林辰將李牧請進自己的住處後說道

“我想跟隨你!做你的跟隨者!”李牧堅定的握著林辰手說道

“這……你不怕家裡人反對?”林辰說完這句話後,感覺氣氛怪怪的

“不怕!他們知道你奪得了天明至尊的造化後,十分同意我做你的追隨者!”李牧說道

“不是,你李家不是和我天聖宗水火不容嗎?怎麼突然同意了?”林辰不解的問道

“家族長輩同清虛前輩議和了!”李牧說道

“行吧!”林辰點了點頭同意了李牧做其追隨者

“林師弟,炙炎殿第一天驕來訪!”一弟子敲了敲林辰的門說道

“嗯?怎麼這一個個的都閒著冇事乾?”林辰剛打開門

肖博馬上抱住林辰說道“小辰辰好久不見,有冇有想我呢?”

林辰立刻掙脫開肖博懷抱“你來這乾嘛?想找我打架?”

“不!不!不!”肖博擺了擺手說道“我答應了天明至尊陪你去下界,並幫你處理一些瑣事,所以你懂了吧!”

“好的!我懂了!”林辰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