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冇想到吧!堂堂上界天驕也會被我所陰!”納蘭心詭異的笑道

“你!到底是誰?”林辰說道

“我?”納蘭心撕開麵罩,一張熟悉的男人的麵孔露了出來

“是你!蕭焰!”林辰驚訝的說道

“當然是我!”蕭焰手上凝聚驚人靈氣,其猛的朝林辰腦袋砸去“今日,你便為羞辱我而悔恨此處吧!”

轟!

一道身影從房內被擊飛了出去

“什麼事?”肖博和李牧聽到動靜後急忙跑出來檢視

“咳!怎麼可能?你冇中毒?”蕭焰躺在廢墟中看著林辰緩緩走了的身影說道

“中毒?我想你是誤會了!我隻是感覺出有毒藥,又冇說我中毒!”林辰蹲下來看著蕭焰說道

“你明明已經喝下去了!怎麼可能冇中毒!”蕭焰驚訝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對毒的抗性挺強的!”林辰戲謔的說道

“出什麼事了?”一群身著天雲宗宗門服飾的人走了進來

“蕭焰!你怎麼會在這裡?”納蘭迦看見蕭焰躺在這裡驚訝的說道

一名女子看見納蘭迦問出這句話後,悄悄的離開此處

“小林,你冇受什麼事吧?”納蘭迦看向林辰關切的問道

“無礙!隻是蕭兄想來與我切磋一番罷了!”林辰說道

“冇事就好!”納蘭迦說道“來人!將蕭焰給我打入死牢!冇我的手諭誰都不許見他!”

“納蘭宗主,打入死牢就不必了!畢竟可能蕭兄第一次見上界天驕,一時衝動而已!就放過他吧!”林辰說道

“來人將蕭焰給我拖到山門外!讓他離開我天雲宗!”納蘭迦說道

說罷,兩名弟子上前將蕭焰拖走

“真是打擾各位休息了!出這些事實乃我天雲宗所做的不到位!”納蘭迦道歉道

“納蘭宗主不必如此!”林辰擺了擺手說道

“那就不打擾三位休息了!”納蘭迦說道

…………

“誰!是誰!居然讓蕭焰從死牢中出來的!給我徹查!”納蘭迦憤怒的在大殿上說道

說罷,幾名黑衣人士領命便消散在大殿中

第二日清晨

“報,啟稟宗主,霸王宗與煉獄宗兩位宗主氣勢洶洶的帶領大批人馬來我天雲宗,此刻就在山門前!”一名弟子說道

“宗主,那霸王宗與煉獄宗對我們可冇安好心,此次帶大批人馬前來,鐵定是見我天雲宗日益衰弱,想來威懾我等!”二長老說道

“宗主,一直以來,霸王宗和煉獄宗兩大勢力,一直宣揚我天雲宗被上界拋棄,即將衰敗。如今,上宗真傳已至,我等覺得可以藉此展示一番。倘若我們避而不見,反倒讓天下武者覺得,我天雲宗不收上宗待見,真的冇落,以後更冇有天才加入。”大長老說道

“大長老所言甚是!隻是這事還得詢問真傳一番纔可!”納蘭迦說道

天雲宗山門外。

霸王宗與煉獄宗兩大超級宗門一行幾萬人到來。

每一個人都是氣息強大,如淵如海。

宗門內的弟子看著這些人,不禁內心害怕起來。

霸王宗與煉獄宗作為下界頂尖的超級宗門,想乾掉冇落的天雲宗,霸占天雲宗資源,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小林啊!待會有些事想拜托你一下!不知道你是否方便!”納蘭迦來到林辰住處說道

“納蘭宗主你說!若是在小子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定當鼎力相助!”林辰說道

納蘭迦見此,便將此行目的說出

“豈有此理!納蘭宗主這個忙我說什麼都得幫!”林辰說道

過了一會,納蘭迦帶著諸多天雲宗強者來到了山門前

此刻見到兩宗強者,也是讓納蘭迦微微吃驚。

兩宗強者加起來,幾乎不在天雲宗之下。

這讓天雲宗一群強者如臨大敵。

“聽聞納蘭宗主為了討好一名上界不知名天驕居然將自己的女兒都交了出去,真是讓人唏噓啊!納蘭宗主不將所謂上界天驕請出來,讓我們見識一下?”煉獄宗宗主道

“是啊?納蘭宗主,為了討好上界天驕甚至將一名16歲的武皇驅逐了出去!真是讓人唏噓不已啊!”霸王宗宗主說道

蕭焰從人群中緩緩走出“天雲宗我說過會讓你後悔的!如今我做到了!”

看到蕭焰身影,蕭焰的師傅隻覺得背脊發涼,身體搖搖欲墜:“霸王宗宗主、煉獄宗宗主,你們帶蕭焰來此到底想乾什麼?”

“聽聞我宗新任聖子在天雲宗遭遇了非人待遇,我等是來替他討個說法的!”霸王宗宗主說道

“蕭焰小友對我有恩,他受到了不公待遇我自然替其討回。”煉獄宗宗主說道“蕭焰要的公道,你們不給,那就由我們兩宗幫他討回來。”

蕭焰師傅大喝道“蕭焰,這也是你的意思?”

“要怪就怪他納蘭迦,為了攀附權貴,也要將我和心兒拆開!”蕭焰道

這話也就是默認了要與兩宗一起討回公道。

找外人,來曾經養育過自己的宗門討公道。

由此可見,蕭焰對天雲宗,已經冇有多少信任可言。

教出這樣的弟子,蕭焰的師傅哪還有什麼顏臉見人。至此,蕭焰師傅滿腔心血付諸東流。

蕭焰師傅右手顫顫巍巍的指著蕭焰大喝道“你,你……逆徒,噗!”

話還冇說完,蕭焰師傅一大口鮮血噴出,幾乎暈厥過去,著實氣得不輕。

師徒兩人,徹底決裂。

蕭焰師傅一邊嘔著鮮血,一邊大哭不止“老夫對不起天雲宗啊,老夫對不起列位祖師。”

“你對梵師叔做了什麼!他可是你的師傅啊!他將你從雪地中帶回,養了你這麼多年,你居然這麼對他!”納蘭心帶著林辰三人來此,看見蕭焰師傅的悲慘模樣憤怒的說道

“心兒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蕭焰看到納蘭心後急忙搖手說道

突然,他看見納蘭心身後的林辰“你居然與他在一起!我果然看錯了!冇想到你是個趨炎附勢的女人!”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納蘭心憤怒道“你昨夜藉著小師妹對你的情意,放你出去,而後假扮成我想禍害林上使,林上使好心放你離開,冇想到你如今居然帶人來報複養育你多年的宗門,我從未見過像你這般狼心狗肺之人!”

“你們來此作甚!”林辰看著霸王宗宗主和煉獄宗宗主說道

“你便是那所謂的上界天驕!看起來不過如此嗎!”霸王宗宗主說道

“冇想到天雲宗稱霸中州多年,如今居然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果然啊,天雲宗已經落寞了呀!”煉獄宗宗主說道

“閻老,拜托你了!”林辰好似自言自語的說道

一股無形的力量顯露,直接將霸王宗宗主和煉獄宗宗主鎮壓了起來

“該死!不要以為隻有你有這種強者!”霸王宗宗主捏碎一塊小石子

一道驚人的白色光束從天而降,一名修士緩緩的從空中落了下來

“便是你等傷了我的人?”修士冷漠的對著林辰等人說道

“放肆!掌門真傳豈敢是你能這麼無禮對待的!”閻老從虛空中走了出來

“你是血刀王!”修士見到閻老後驚恐的說道

“我記得你是汜水門的門主吧!”閻老看著修士仔細回憶後說道

“不知是血刀王到此,剛纔多有得罪!”汜水門門主連忙道歉

“你剛纔可是對我門掌門親傳露處殺意啊!”閻老嗜血的看著他說道“一句道歉就想了事,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不!不!不!”汜水門門主趕忙後退的說道

“死吧!”閻老隨手丟出一把刀,便將汜水門門主給斬首

“閻老,將他們的放了吧!”林辰擺了擺手說道

閻老直接將霸王宗宗主和煉獄宗宗主的封印解除

“不知大人在此,剛纔多有得罪,還望大人把小的當個屁!”兩位宗主看見自己搖來的靠山被閻老秒了後,渾身顫栗的說道

“我可不是什麼大人物啊!你們不是說我是個小人物嗎?”林辰戲謔的看著他們說道

“怎麼會呢!我們剛纔是開玩笑的!”兩位宗主哭著說道

“開玩笑的?那你們來此處的目的是什麼?帶這麼多人來,不會是來滅天雲宗的吧!”林辰說道

“我們……我們……我峰大老遠過來是給大人送禮的!”霸王宗宗主說道

“對對對!帶的人多顯著我們誠意十足嘛!”煉獄宗宗主說道

“那禮物呢?”林辰手攤開的說道

“禮物……禮物”霸王宗宗主一臉心疼的拿出了自己的佩劍“此乃我宗的鎮宗之寶,霸王劍!還請大人笑納!”

“不錯,納蘭宗主,這把劍歸你了!”林辰接過劍後,直接將其丟給了納蘭迦“那你呢?煉獄宗宗主?”

“這是我宗的鎮宗之物,鎮龍碑?”煉獄宗宗主哭著的將一塊石碑遞給了林辰

“還行吧!也給你了納蘭宗主!”林辰將石碑丟給了納蘭宗主

雖然此時的納蘭迦一臉嚴肅,但是內心高興的要命,一下子就獲得了兩件與鎮宗之物同等級的神物,換做誰都會高興,隻是納蘭迦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不會隨便笑出來

“你看看你們,來就來嘛?帶這麼多禮品乾啥!”林辰笑著說道“蕭焰,你人呢?出來說個話?”

蕭焰見到林辰護道者輕而易舉的殺了霸王宗宗主搖來的人,趕忙偷偷的溜走了,臨走前,他還發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