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嶇無比的山道中

一道虛弱的人影蹣跚前行,正是蕭焰

“還好我跑的快,不然我鐵得完蛋,冇想到林辰的護道者如此強大!隻是我這傷勢……”蕭焰一邊艱難前行,一邊呢喃著,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原來在他離開之際,李牧發現了他的動向,而後向他襲殺,在蕭焰將死之際,李牧突然莫名其妙的離開了。此時蕭焰身上的傷很嚴重,冇有上好的靈藥治療,是絕對無法痊癒的

可如今蕭焰上哪裡尋找一株上好的靈藥…想到這裡,蕭焰幾乎心如死灰。

就在這時

嗡嗡嗡

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波動忽然在他的身旁出現!

緊接著

一道黑色閃電狀的裂隙驟然浮現。一道紅色細線從裂隙中衝出,直直撞進了蕭焰的體內

砰!

隻見蕭焰的身軀仿若受到了劇烈的撞擊,瞬間拔地而起。他像是炮彈一樣劃過一道長長的弧線,掠過一座山頭,最後轟的落到山澗河流之中

“什麼!”

水中,蕭焰雙目爆睜,大驚失色,第一個念頭就是天聖宗的人真的追殺而來了。但他立即察覺到了不對勁,若是天聖宗的追兵對他出手,他此時絕對已經粉身碎骨,成為一灘爛肉!又豈會被轟飛那麼遠,還好生生的活著

忽然。一股暖意從他的小腹中升起,轉眼擴散到四肢百骸。河水帶來的冰冷刺骨立即消失不見

不僅如此,暖意所過之處,蕭焰的傷勢竟然儘數複原。就連他自己的境界都開始上漲了起來了

“這是?我痊癒了!我的修為還更進一步了!”林風感受著身軀天翻地覆的變化,心中升起無儘的狂喜!

他內視己身,發現丹田內有一朵枯萎的紅色蓮花正浮浮沉沉。癒合身軀的那股力量,正是來自於這朵枯萎的紅色蓮花。神奇的是,這紅蓮好似有靈性一般。蕭焰的意念一接觸到枯萎蓮花,立即獲知了一些訊息

此蓮乃是滅世紅蓮,乃是世間罕見的天材地寶。即便這滅世紅蓮是枯萎狀態,也達到了聖品靈物的層次!可想而知,此物的十分不凡

此時滅世紅蓮已經與他徹底融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雖然滅世紅蓮當前力量已經消耗得一滴不剩。但隻要服用靈藥,就能為之灌輸力量,令其漸漸恢複生機。恢複生機的滅世紅蓮,將恢複各種奇異能力

“滅世紅蓮!這到底是什麼級彆的寶物,枯萎瀕死都有聖級靈藥的水準,隻論等級的話,足以碾壓中州所有的一切!冇想到峯迴路轉,柳暗花明,竟讓我得到了此等寶物,真是天不絕我!”林風心中激動不已,以至於身軀都在微微顫抖。他再度仔細檢視和感受自己的身軀,發現實力已經提升至武皇中期。而且對於火係靈氣極度親和,除此之外,對周圍的植物也有非常奇特的親切感

一眼掃去,任何植物都能隱約感知到其年齡、藥理等資訊,那是一種近乎本能的直覺,亦可稱之為天賦

“我的天賦竟然上漲了一大截,而且還具備了類似傳說中的森林聖體的奇異天賦!我果然是氣運之子!等著吧,林辰,天聖宗,前幾日之恥,我定當百倍奉還!”蕭焰說道

“想不到啊!你小子有這等奇遇!”一道靈魂體從蕭焰身體飄出

“穆老!之前你為何不住我一臂之力!害我挨林辰如此羞辱!”蕭焰一臉不爽的看著靈魂體說道

“不是老夫不想,而是做不到,那個護道者的實力比老夫巔峰期還強大,如若我出手,必回被察覺!”穆老說道

“穆老,抱歉了!是我錯怪你了!”蕭焰聽到穆老的解釋後,意識到自己錯怪了穆老,便道歉

“嗯!”穆老對蕭焰點了點頭,穆老感覺這次他冇選錯徒弟

在距離蕭焰的幾十公裡外的一棵樹上,三名男子靜靜的站在上麵,觀察著蕭焰的一舉一動

“那是滅世紅蓮?”肖博看著剛纔那虛影說道

“滅世紅蓮?”林辰與李牧看向肖博問道

“你們不知道這個也正常,滅世紅蓮是一種三星上品靈藥,在上界已經滅絕了!據傳是因為其身上帶有詛咒!”肖博說道

“詛咒!”林辰與李牧都十分的吃驚

“具體詛咒是啥我忘了,反正那東西隻是前期有好處,後麵他會像寄生蟲一般,寄生在你的身體裡汲取養分!”肖博說道

“這可憐的娃啊!剛剛被我們盯上,現在又被滅世紅蓮看上了!”李牧搖搖頭惋惜道

林辰看到手上的龍頭裝備上的龍眼變得更紅了起來

“難道打壓他就可以讓他氣運降低,而讓他獲得機緣就可以讓他氣運暴漲!”林辰內心想道

“各位,有件事需要你們去辦!”林辰說道

“啥事?賣身不乾啊!”肖博護著身體說道

“不要你的身子,要你幫我打壓一下那個傢夥!”林辰指了指蕭焰說道

“怎麼打壓?”肖博問道

“暗中把他機緣截胡就可以了!順帶可以整一波這小子!”林辰猙獰的說道

“整人我在行啊!”李牧臉色凶殘的說道

“桀!桀!桀!”三人相視後,猙獰的笑道

蕭焰仔細的穩固著自己的修為,一股股精純的靈氣不斷爆發開來

“不錯!不錯!不愧為天選之人,看來老夫肉身重塑的日子不遠了啊!”穆老看著蕭焰點頭說道

突然,一個麻袋從天而降,直接將穆老給罩了進去,穆老在麻袋裡奮力掙紮,三道人影迅速的給他來了幾腳,麻袋馬上安靜了起來

“解決掉這老傢夥,那小子要對付起來實在太簡單了!”肖博說道

“看我的吧!”李牧從袖袍中拿出一瓶藥粉“此乃欲仙欲死粉,稍稍沾染一些,哪怕是神尊強者都得被**所控!”

“你該不會打算投毒吧!”肖博說道

“恭喜你,答對了!”李牧說道

“那你打算投在哪裡?”林辰問道

“旁邊不是有一條小溪嗎?就投這!”李牧指了指小溪說道

“這藥投在這會不會危害他人啊?”林辰問道

“放心,這藥隻有壯**的功效,冇彆的能力”李牧說道

“我現在發現了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李牧投完藥粉後說道

“啥好訊息?啥壞訊息?”林辰問道

“好訊息是藥投好了,壞訊息是那小子不一定會喝!”李牧說道

“放心!這個交給我!”肖博笑著說道,而後肖博張開手,逐漸的凝聚靈氣,一團火焰從肖博手中顯現

過了一會,蕭焰所在位置溫度逐漸上升

“好渴啊!”蕭焰突然睜開眼後說道“怎麼天氣突然變得這麼熱了!”

突然天上飛過了一名女子,那名女子來到蕭焰上空後,體力不支昏倒了,她從天空中緩緩的落了下來

“我去!這也能有美女相送,這小子是老天爺親兒子?”肖博驚訝的說道

“姑娘!你還好嗎?”蕭焰看著天上掉落的女子問道

“水!水!”女子虛弱的說道

蕭焰聽到後,趕忙跑去小溪邊,他先是一頭紮進水裡,咕嚕咕嚕的喝了個飽,而後拿碗舀了一碗水端給女子喝

女子喝到水後,意識逐漸恢複了過來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女子趕忙感謝道

“不必在意,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嘛!”蕭焰說道

就在此時,女子感覺渾身燥熱,一股原始的**將她的意識吞噬了,女子逐漸開始將他的衣服脫了起來

“姑娘!你怎麼了?”蕭焰眼睛瞪大的看著女子說道

“不好!”林辰宛如流星一般衝出,他現將蕭焰打暈後,而後將女子抱了起來,迅速的離開了

“這女的怎麼處理啊!”林辰將女子扔在地上說道

“不知道,要不你就地把他辦了!”肖博一臉不懷好意的說道

“你怎麼不來!”林辰說道

“又不是我帶回來的!”肖博回覆道“乾脆打暈算了!”

“嗯!”林辰一記手刀下去,女子頓時昏了過去

哼!哼!

幾道驚人的聲音突然傳出,隻見李牧用繩子拴著十幾頭絕世凶獸來到了蕭焰身邊

“什麼聲音?”蕭焰逐漸的被吵醒了起來

李牧聽到蕭焰聲音後,將繩子燒燬,並打開了一個結界,以防凶獸逃脫,做完這一切,李牧迅速的逃離了現場

“嗯?身體怎麼熱了起來!”蕭焰感覺自己的身體渾身燥熱

突然,他看向周圍“姑娘,你怎麼脫光了!我不是那種為了你的身子才救你的人!”蕭焰雖然一邊這麼說,但衣服卻是一件件的脫下

“都說不要了!”蕭焰抱起一隻絕世凶獸說道

這十幾頭絕世凶獸有公有母,並且都被李牧餵食了欲仙欲死粉,並做了特彆按時,他們不會互相攻擊。隻會集體攻擊蕭焰

蕭焰逐漸的倒在了這片溫暖的溫柔鄉

一連兩三天過去,楚凡時而騎士、時而碼子。他是活動者,也是被活動者。而且從未停息過。

這偌大的河岸,沾滿了眾多白色不明液體。有絕世凶獸的,也有蕭焰的。並且隨著時間流逝,蕭焰的嘴巴紅了、腫了、變形了,另一個部位更是嚴重。

一個對抗十幾個。

縱使蕭焰身為武皇強者,依舊被折騰得不成人樣,但是、他依舊在對抗著。似乎對抗永無止境。

冇有絲毫停頓下來的跡象。

直到第五日,終於有凶獸撐不住開始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