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清晨,蕭焰抖了一個激靈、如觸電了一般,然後他的意識近乎在一瞬之間恢複。蕭焰立即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姑娘!你給我吃的這是什麼呢?好刺鼻啊!”蕭焰失聲驚叫、但他的嘴被東西塞住了,說話有些模糊不清。“嗯?姑娘你怎麼在後麵推我好痛啊!啊!你!你往我那裡麵塞什麼呢?”

蕭焰迅速感覺不對勁,眼皮子使勁兒的往上翻,他看到了什麼?空中有一大坨醜陋不堪物體。不!這好像是活的什麼生物。黑不溜秋的,奇醜無比,正在動,而且動作很是猥瑣。

蕭焰懵了,為什麼對方動一下,自己的嘴就會……蕭焰的瞳孔陡然瞪大,如遭五雷轟頂。那毛、那蹄子,這是武皇級凶獸豬玀獸?

“那我嘴裡的這!這是?”蕭焰先是一愣,隨後如遭億萬萬萬萬萬點暴擊。

許久後,他才猛然大叫;“啊!啊!啊!”

而後蕭焰還被戳了一下。隨後,這纔有恐怖的音波席捲,直接將漂浮在空中的豬玀獸摧毀成渣,消失不見。

一聲怒吼後,蕭焰迅速一拳往下砸去,身前的豬玀獸,猛然爆炸開來,濺了他一臉的血。緊接著,他反手一把抓住身後的絕世凶獸,強行將其……扯了出來,然後一拳將其寶貝打爆、並洞穿其身軀。

“啊!”蕭焰瞬間崩潰,怒吼連連,拳頭瘋狂出擊,眨眼間、他手裡的這隻絕世凶獸就隻剩下一個腦袋了。還與他四目對視,隻是絕世凶獸的眼裡,還有點茫然,像是在問,我是誰,我在那裡,我在乾嘛?

突然,一隻凶獸見其蕭焰背後的小洞冇有異物後,猛的怒吼,而後迅速的衝了上來

蕭焰見狀,原本他打算直接將對方乾掉,但他看到模樣後,頓時慌張了起來“武帝級凶獸!三足金蟾!”

三足金蟾迅速將蕭焰壓在身下,根本不給蕭焰逃跑的機會,而後在蕭焰的意識還冇回過神時,猛的將一根金色巨棍插入蕭焰身後

“啊!啊!”蕭焰痛苦的大叫道

三足金蟾迅速的前後搖動,將蕭焰折磨的不成人樣

“穆老!穆老!救救徒兒呀!”蕭焰痛苦的呼喊著,但是周圍卻冇有任何東西迴應,迴應他的隻有三足金蟾的前後搖擺

又過了三天,三足金蟾心滿意足的一蹦一跳的離開了河岸,而蕭焰則是趴在地上,喘著粗氣,麵色潮紅,其身上與身後流淌著無數白色不明液體

蕭焰趴在地上休息了一夜後,他才疲憊的起身來到河流邊將自己身上的汙穢之物清洗乾淨,而後穿上衣服

“該死!定然是那女子陷害我!冇想到長得如此臉蛋內心卻如此險惡啊!”蕭焰痛苦的回憶道“穆老居然不在了!他一定是背叛我了!該死!都給我等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蕭焰發完毒誓後迅速地起身離開

“走!跟上!”李牧對著林辰和肖博招手說道

過了幾日,蕭焰尋到了一處神秘的遺蹟

“我去!這傢夥運氣了得啊!”肖博看著蕭焰說道

“確實了不起!隨處瞎逛都可以找到一處神秘遺蹟!”李牧回覆道

“這便是氣運之子嗎?此處遺蹟應該是下界的武帝所留!”林辰仔細觀察了遺蹟說道

“武帝?那不是垃圾嗎?”肖博鄙夷的看著遺蹟

“再來一次,估計可以將他氣運徹底耗儘!”林辰看著龍頭裝置上的龍眼說道

“再來一次?怎麼整啊?”肖博仔細的思索了一番後 說道

“我有個好主意!”李牧一臉壞笑的從袖袍裡拿出了一枚玉盒說道

“嗯?”肖博和林辰疑惑的看著李牧

李牧又從手中掏出了一枚竹筒,隻見竹筒上寫著“一瀉瀉千裡!”,李牧從中倒了一枚渾身晶瑩剔透的藥丸

“我去!你身上怎麼會這麼多這種離譜的藥!”肖博看著李牧一臉懵逼的說道

“這隻是日常救急的藥!”李牧解釋道

“你管這叫日常救急?”肖博拿起竹筒說道

“你不懂,這瓶一瀉瀉千裡乃是我李家先人從一處老中醫那裡求來的,專門防排遺問題,隻要吃了他,就可以瀉完千裡不留痕,而且還有排毒養顏的功效!”李牧說道

“額,這跟你帶出來有什麼關係嗎?”肖博摸著頭問道

“額!確實沒關係,懶得解釋!”李牧拿出了一些神秘藥粉撒在藥丸上,藥丸瞬間變藍,一層輕紗般的紫色丹霧縈繞其上,藍色和紫色交相輝映,宛若蒼穹般夢幻,而後李牧將其塞入玉盒之中

“接下來看我的吧!”林辰拿起玉盒迅速的衝入遺蹟,肖博與李牧二人緊隨其後

過了一會,三人來到了主殿

“年輕的修士們啊!我終於等到你們了!”一道身影出現,其展示出來一副高人的氣息

“裝個鬼呢!”肖博一腳便將這道身影踹飛,而後三人狠狠的上前踩了幾腳

一炷香後

“諸位大人!不知各位來小的遺址這有何貴乾!”這道身影渾身紫青,臉上還帶著些許浮腫卑微的說道

“我們現在有一個大任務交給你!做得好的話重重有賞!”肖博開始畫大餅的說道

“啥任務啊!不論是上刀山下火海,小的都竭力完成!”那道身影發誓道

“我要你將這道機緣給這個男人!”林辰拿出玉盒與蕭焰的畫像說道

“好的!各位大人放心!小的保證完成任務!”那道身影舉起手發誓道

“記住不要暴露了!要真情實感的說這事你所留下的機緣!”李牧說道

“各位大人請放心!保證完成任務!”那道身影說道

過了好一會,一名男子邁著豪邁的步伐走了進來,那道身影一看頓時眼冒金星

“年輕人,本座終於等到你的到來了呀!”那道身影猛的出現在蕭焰麵前故作高深的說道

“這氣息!這氣場!難道是武帝!”蕭焰驚訝的看著那道身影說道

“本座乃為奇源武帝!年輕人我看你與我有緣,便將此處機緣贈與你!”那道身影說道

“奇源武帝?那不是百年以前的超強武帝嗎?居然隕落在此處,還被我尋得了!”蕭焰更加驚訝的說道

“小子見識不少嘛!居然還聽聞老夫的事蹟!老夫心情大好,這枚丹藥本座便贈送與你!”那道身影拿出一枚玉盒說道

“這丹藥!太神奇了?”蕭焰看著這丹藥說道

“你便在此處煉化吧!免得你出去了護不住!”那道身影說道

蕭焰仔細思索,覺得確實有道理,畢竟這枚丹藥光是丹韻就如此了不得,若是帶出去怕是會有無數老怪物前來追殺

蕭焰將丹藥放嘴裡仔細的咀嚼了起來!“神丹果然不一般!”

一股磅礴的藥力湧入蕭焰身體裡,蕭焰體內的滅世紅蓮逐漸的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等著吧!林辰,你給我帶來的恥辱我很快便會返還回去的!”

此時突然有無數的人走進主殿之中,但他們無法往前再行寸步,一股無形的壁壘將他們格擋在外,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蕭焰將機緣收入囊中

突然蕭焰感覺自己的小腹一陣疼痛,他原以為這是藥效所帶來的效果,也冇在意!然後,他突然感覺一股洪荒之力要不受控製的從他的身後噴射而出

噗!噗!噗!

幾道黃色氣體噴出來之後,一條沖天之柱噴射而出,蕭焰宛如火箭一般被這洪荒之力衝的四處飛行,而後那道身影打開了防護罩,蕭焰頓時衝了出去,被擋在壁壘外麵的人從來冇見過這驚人的場景,不由得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看著蕭焰的驚人表演

“我去!你丫的把屎噴我嘴裡了!”

“有膽你彆跑!讓老夫抓到你,必定將你抽經扒皮!”

“混蛋!把機緣留下!你個噴射戰士!”

一眾人在身後瘋狂的追趕著蕭焰,但奈何蕭焰噴射之力過於強悍,一溜煙便跑冇了影子

“噗!哈哈!你這一瀉瀉千裡效果這麼強的嗎?”肖博看著李牧笑道

“按常理來說,吃三分之一就夠了,但那小子一口就吃完了,不沖天就怪了!”李牧說道

林辰看著龍頭裝置上的龍眼變綠後,說道“可以對付了!走吧!”

林辰三人迅速的朝著蕭焰消失的方向追去

蕭焰的噴射之力逐漸消散之後,他從天上狠狠的摔了下來

轟!

“該死!那丹藥有問題啊!”蕭焰虛弱的說道“老天爺,你為何要這樣折磨我啊!”

“不是老天爺要折磨你!是我們要折磨你!”肖博來到蕭焰麵前戲謔的說道

“是你!真是天無絕人之路,你這傢夥居然主動送上門來!那你這源火我就收下了!”蕭焰撐著虛弱的身子拿起劍,一劍便將肖博斬首

“呦!呦!呦!了不起啊!”肖博的斷頭的身體慢慢的恢複著說道

“這不可能!明明已經將你斬首了!”蕭焰大驚失色的說道

“結束了!氣運之子!”林辰從後麵一劍將蕭焰的頭顱斬了下來

隨著蕭焰的生機逝去,一枚花瓣從其身體中浮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