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情處理掉了!接下來該去南邊了!”林辰看著龍頭指向南邊冒光的眼睛說道

“南邊?那不是南域之地嗎?”肖博疑惑的看向林辰

“嗯!這裝置指引著我們前往南域!”林辰解釋道

“那我們直接走吧!”李牧拿出一個飛舟說道

“不急!先迴天雲宗!彆忘了天雲宗還有我的一個跟隨者呢!”林辰說道

“那個森林聖體的傢夥?”肖博問道

“是的!既然當我的跟隨者,那必須要跟著我們乾些大事!”林辰說道

一日後,林辰三人回到了天雲宗

“皇甫森!準備!準備!隨我等前往南域!”林辰對著皇甫森說道

“林兄!這是為何?”皇甫森摸不著頭腦的問道

“待會我們去南域尋點東西!”林辰解釋道

“小林不在多住會嗎?”納蘭迦說道

“不了!多謝納蘭宗主的好意!但此事還得緊快!”林辰謝絕納蘭迦的挽留

“小林,能否讓我的小女也跟隨與你?”納蘭迦說道

“納蘭宗主,此次下界之旅我隻打算收一個隨從所以抱歉了!”林辰說道

“冇事!”納蘭迦見請求被拒絕後,並未發怒,其隻恨納蘭心不懂把握機會

一炷香後,林辰三人帶著皇甫森一同等上飛船,前往南域

南域,還有另外一個稱呼,南冥古域,其曆史唯物主為五洲之地中最為悠久,山川地貌,最是複雜。

五洲之地原本便是一整塊,後來因為某種神秘的原因被分裂成了五塊

中洲,儲存最為完好,也有著更多的傳承,所以此地之中的修行者往往更加的強悍,除了各種天材地寶的加持之外,完整而強大的種種層出不窮的神功秘技也是如此。

東荒,資源最為貧乏,靈氣過於稀少,那地大多為凡人國度,而且高階段修士無法進入,所以東荒乃是凡人與低階段的天堂

北淵,一片神秘的地方,冇人見過從裡麵出來的人,據傳此處有驚天機緣,但是此地至今隻進不出

西天,此地信仰佛祖,眾生皆向佛

南域,曆史最為悠久,擁有許多古老的傳承,但是在那次分裂中,損毀過於嚴重,所以南域無法超越中州,成為修行聖地,但可以作為一個機緣之地

據說南域現如今還有一些古老的傳承聖地,有著武帝強者坐鎮。太一聖地,便是其中最有名的。太一山被稱之為祖龍之脈,整個南域有近一半的山川根源源於此。也是自五洲未分裂時期便一直存在的太古神山

太一聖地,便是在這座太古神山的山腰處開辟了一座古老的聖地,無數南域修行者夢寐以求的地方。靈氣環繞,道韻盎然。此刻一批年輕弟子,正彙聚於南域聖地的講道台

今日剛好是聖地之中,一名長老講述修行秘聞。

來聽課的很多,除了剛剛入門的,還有一些年輕天驕。講課的長老,葉傲天,年紀不過三十,卻已經是武聖,被稱之為絕世天驕

“修行之路十分漫長而且還坎坷,你們現在都年輕,難免有人意氣風發,不以為事。”葉傲天語氣平靜,但是卻清晰的在每個年輕弟子的耳邊浮現“雖說吾輩中人壽命比起普通人要漫長些許,但仍舊是難以與天“雖說吾輩中人壽命比起普通人要漫長些許,但仍舊是難以與天爭奪,你們許多人都已經是武靈,放在外麵都算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可是要知道大道無窮依舊不能夠鬆懈。”

說到這裡淩青霄忽然為之一頓。掃視一圈,發現這些年輕弟子多半都是不以為意,除了少部分出色的少年天才若有所思外,剩下的都是無動於衷。

葉傲天眉宇之間閃過一絲不滿“你們有人覺得自己的壽命已經很漫長,足夠讓你們突破,可是你們知不知道自古以來有多少的成名天才,卻在瓶頸死活不得寸進,最後壽元枯竭而亡。星月皇朝,百年以前,曾經出了一名天之驕子,少年得誌。不過三十,已然成就武聖,被封為天命侯。可是就在去年,他死了。不是戰死沙場,而是活生生的老死。我們聖地,傳法長老,如今已經活了百來歲,可是現在已經在準備轉世重修,連武聖都未曾摸到,冇有半點突破機會。你們或許覺得武聖境界便已經足夠,可是在你我頭頂之上,還有傳說中的上界!我等隻有境界達到武神才能夠飛昇上界,去看一看其風光。上界,那才真正的修行聖地,哪怕中州都不配與其相提並論,隻有到了那裡纔算是修行之路的開始,隻有在那裡才能夠證道稱帝!”

“成帝?難道武帝不是嗎?為何要在上界成?”一名弟子舉手提問道

“武帝?那隻是我們下界的帝王,上界之帝乃為大帝,那纔是真正的大帝!我們的武帝在上界多如牛毛!”葉傲天不屑的說道

“葉傲天長老,我聽說中州出現了一名來自上界的少年,年紀和我等相差彷彿,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過就是武宗巔峰罷了,遠遠比不上你,可見上界,也並非那樣的超然。”一名剛入門的弟子嘲諷般的說道

“莫要小瞧上界之人!”葉傲天回覆道“彆看他們境界低,但他們每個都是可以越級擊殺他人的存在!而且他們的跨級擊殺與我等不同,他們可以以武宗之境強殺武帝之人!”

葉傲天說完這些話臉色平靜,可是心中卻很不是滋味,因為這勾起了他曾經的回憶

他從小的時候便比普通的孩子要聰明許多。過目不忘都是小意思,任何晦澀難懂的經典,他輕鬆就能夠領會其中的精華。所以他十二歲便已經是成了遠近聞名的神童,又過了三年,直接一舉中了周天皇朝的狀元。當時寫出的文章直接引起了天道異象,直接讓天道降下祝福,從一名普通的讀書人一躍成了武師境的修行者,那一天,南域十大古老傳承聖地大長老或宗主親至,隻為了一件事,那便是收他入門

除此之外,周天皇朝的皇帝陛下,在眾人矚目之下握著他的手,竟然要讓他做駙馬爺

那一天,是他初露鋒芒,卻引得四方雲動,一日之間,天下皆知

最後就在諸多強者吵得不可開交,差一點大打出手之時,一名身著白色道袍的老人,走出了太一山,老人不知姓名也無人認得,可是卻有著武神巔峰的驚人實力,老人鎮壓了一切,將葉傲天帶了回去。後來葉傲天才知道,原來這個老人是太一聖地,四百年前的宗主太玄真人,本來早就應該飛昇上界,可是因為種種原因,一直都壓製境界,未曾飛昇

而後,淩青霄纔在太玄真人的安排之下,進入了太一聖地

而後葉傲天展示出了他驚人的天賦,僅用了十二年的時間就已經成就了武聖,如今的他已經成了年輕一代的魁首人物。

葉傲天本覺得自己足夠優秀,可是後來才從老人的口中得知——上界,隻要能夠稱得上天才兩個字的年輕人,三十歲之前的武聖居然是家常便飯,而且上界天驕時常可以越級擊殺他人

那時的葉傲天覺得太玄真人在說胡話,直到三年前的那人的到來,一舉打破了他對上界的認知,那人僅僅以武宗的實力一擊秒殺了他,這也成了他一生中的夢魘

“對了,有件事你們聽說了嗎?這個林辰已經要到我們南域了。”人群之中有一名看得過去的女弟子忽然開口。

“他不是在中州嗎?”

“難不成你們忘了,五百年一次的論道台了嗎?”聽到這句話,葉傲天還冇有開口,其他的弟子便已經是忍不住的議論起來

…………

“哈欠!”林辰打了個噴嚏說道“誰在想我啊?”

此時的林辰還不知道納蘭迦把他的到來和他的行蹤訊息都說了出去,此時整個南域的人都知道他要來,就是不知道他的目的,大部分南域人認為他是為了論道台而來,畢竟這論道台在數萬年前就存在,存留著眾多古老的秘籍

“到南域了嗎?”林辰問向皇甫森

“到了!”皇甫森說罷,飛船穿越空間來到了南域

“聽說此時南域的人在準備百年一次的論道台!林兄你要不要去看看?”皇甫森順道

“論道台?”林辰疑問的看向皇甫森

“就是那種藏著功法的墊子,那東西宗門大把!也就下界當個寶!”肖博不屑的說道

“我覺得氣運之子應該會去!我們過去看看!”林辰說道

“氣運之子是啥?”皇甫森問道

“後麵再解釋!”說罷,林辰四人趕往論道台的落地點

…………

葉傲天臉色平靜,可是心中的那股火卻是越燒越旺

因為這一次的論道台他是當之無愧的主角,就算他天賦出眾,也不可能像那個上界天驕那般越級擊殺強者,唯有論道台的功法可以讓他成為可能

台下年前弟子說著說著,便把目光落到了葉傲天的身上。太一聖地的其他人都知道葉傲天會前往論道台。所有人都以為這一次的論道台就是葉傲天的表演,可是現在看來情況可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