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平日裡和葉傲天關係親近的一名女弟子,下意識的開口。言語之中頗有幾分擔憂

可是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葉傲天微笑著搖頭打斷。隻見葉傲天雙眸之中閃過一抹淩厲而自信的光彩“我葉傲天這一生不會再輸於任何人!”

隨後一道沖天的劍氣淩霄而上,居然將高空之中的雲霧蕩絕。一抹金色的陽光,從天而降。映照的葉傲天璀璨如神人

眾人皆是心神震盪。太一聖地,隻有一種劍修功法,能夠凝練而出如此鋒利凜然劍氣,那就是據說已經有數千年無人修煉成功的太玄劍訣

太玄劍訣,威名赫赫,被公認為劍道第一,隻不過因為修行難度實在太大,所以在曆史之中掩埋了許久

最後傳來一陣歡呼。

“葉傲天長老不愧是聖地千年以來第一人。就連這太玄劍訣都已修煉大成!”

“太玄劍訣可是我宗的鎮宗絕學!任其上界功法何其玄妙,也註定不敵我宗太玄劍訣!”

“這林辰據說,隻不過是武宗,在那樣的資源累積之下,不過如此修為,如何能與長老相提並論,此次他必然會顏麵儘失。”眾多弟子都是精神抖擻的在台下議論紛紛

周天皇朝,天辰殿

耗費了數代皇朝積蓄,眾多大修行者苦心造詣,配合無數人工巧匠,最終才成就的豪華宮殿。當朝的太子周雲飛陰沉著一張臉,身上的氣息極度壓抑“這個林辰到底是什麼意思?自以為上界天驕就可以隨意摻和論道台之事嗎?”

站在周雲飛身邊的是一名身著青銅戰甲,手持戰戈的魁梧男子,乃是周雲飛的護道者王烈

“殿下還請冷靜,此人畢竟是從上界而來,並且能夠在中州讓那幾個頂級勢力甘願臣服,說明其實力和地位都十分不凡!我等如今也隻能夠忍著。”王烈說道

聽到這句話,周雲飛額頭青筋突起,他作為周天皇朝的太子,也是年輕一代的十大天驕之一,自然也是心高氣傲之輩“上界天驕有何了不起的!不過區區武宗之境!論道台上必定讓你有來無回!”

就在這時,忽然帝都東南方向的威武殿,一道耀眼光芒升騰而起,直衝雲霄,這樣的變故引來皇朝眾多強者。

“開國神將的石像,忽然香火沸騰。”

“開國時便有了威武祠,世代供奉未曾斷過,早就已經將那座死木雕像凝鍊了金身。可是這尊開國神將金身,隻有大敵入侵帝都時纔會異常,難不成今日有滅國之難?”許多人都是不安起來

天辰殿本就是整座帝都的最高處,自然看得更加的清楚,周雲飛忐忑不安,周天皇朝國力鼎盛已近無敵。就算有敵對國家,也完全不是對手,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危難

“難不成是有武神強者潛入了帝都,所以纔有開國神將的異動?”周雲飛想來想去隻有這種可能,於是乎臉色變得蒼白,若是真的有這樣的強者,不知不覺靠近,那麼還真有可能國家毀於一旦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王烈卻是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整個人都顯得異常的激動,就連身上那一股強大的氣息都控製不住

“王老,您為何突然大笑?”周雲飛疑惑的問向王烈

“殿下,若真的有武神強者暗中潛入,早就已經被那幾位守護者發現,怎麼可能驚動開國神將,更何況誰說隻有大敵入侵,厄運當頭,纔會出現如此異常。”王烈為周雲飛解答道

這麼一說,周雲飛才稍微安心了一些,可是卻依舊疑惑“還有什麼其他可能嗎?”

“當然是開國神將歸來!”王烈激動的說道

一言驚醒夢中人,周雲飛頓時醒悟,接著便是與王烈一起狂笑不止

“若真是如此,那可真是太好了,不就是上界之人嗎?我周天皇朝開國神將閻良,也是上界的強者了!哪怕我將他林辰斬殺了,也不會有何麻煩了!”周雲飛笑道

“殿下!讓我們一起去迎接我們這位偉大的開國神將吧!”王烈對周雲飛說道

“走吧!彆讓老將軍等太久了!”周雲飛點頭說道

上界容易下界難,可是現在這副模樣,擺明瞭是開國神將重歸下界。這背後到底代表著什麼意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那表示著這位開國神將擁有了穿梭兩界的能力,說明瞭這位開國神將如今是正兒八經的大佬

很快皇朝便是確定了這個訊息。

周天皇朝皇帝,周武帝“滿朝文武,億萬子民隨我恭迎開國神將!”

周武帝已經帶著文武百官儘皆來到了威武祠外,以最高的規格恭迎

過了半日,雲海之上,一艘極儘輝煌的渡雲飛舟,來到了周天皇朝帝都之上

感受到了閻良的氣息越來越近,那座被香火供奉了數千年的香火金身,終於是控製不住,化作一道流星疾馳而來

這一刻哪怕是周天皇朝最為尊貴的皇帝也是帶頭跪了下去。

口中高呼“恭迎神將!”

“這下麵在做些什麼啊?”林辰看著下方周天皇朝浩大的聲勢驚歎起來

“親傳!老夫曾是下界南域之人,這個皇朝是我和我的故友一起創立的!”閻老從虛空中走了出來說道

“這麼說的話,閻老你還是他們的老祖宗呢!”林辰說道“那你下去見見他們吧!”

“好的!親傳不如你們也隨我一起下去吧!體驗一番下界皇朝!”閻老說道

“嗯!我覺得可以!走吧!”肖博點了點頭,而後拉著林辰的胳膊說道

“好吧!”林辰點了點頭回覆道

望著天上逐漸落下來的飛船,周武帝很是激動,其餘的文武百官也很激動,這可是上界歸來的開國神將!這得是多麼厚實的靠山

緊接著出現了五道身影

“來了來了!”所有人都是精神亢奮的盯著五人

“最前麵這個怎麼看著如此年輕?難不成神將老人家返老還童了?可是這容貌看著也不像啊?”周武帝愣了一下。

雖然已經過去幾千年了,但是一直都有畫像流傳,而且威武祠供奉的那一尊金身也是按照本尊打造,對於閻良的容貌,這文武百官還是非常清楚的

這時站在周武帝身邊的宦官,小心翼翼地開口“陛下,似乎第二個纔是神將他老人家!”

最開始,所有人都是下意識的以為,閻良必然是走在最前方的,後麵的多半是帶下來的仆從或者弟子,可是現在才發現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那走在最前麵的是?”周武帝下意識的疑惑。

“那人是那位近些日子鬨得沸沸揚揚的上界天驕林辰!”有人認出林辰後大聲說道

搞明白了之後,場麵一瞬間變得非常的尷尬,這一次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為的就是迎接閻良,可是現在來看好像和他們想象的有些出入

五人落下來後,林辰對著閻老說道“這些應該算是你的後人,你和他們好好聊聊!”

“嗯!親傳,我讓他們帶你參觀參觀這皇朝吧!”閻老說道

“嗯!”林辰點了點頭說道

“你是當今皇帝吧!你派幾個人帶領著林親傳他們在皇朝逛逛!”閻老跑到周武帝麵前說道

周武帝剛開始緊張的看著閻老走來,一聽到是這事,周武帝心中才鬆了一口氣,連忙轉過頭衝著不遠處,一名身著明黃色長裙的周清竹招手“清竹,你帶著林上使他們在皇朝四處逛逛!”

周清竹是周武帝最疼愛的女兒,當年,周武帝便是打算將其嫁給葉傲天

“林上使!你們請跟我來。”周清竹來到林辰四人麵前說道

“好!好!”肖博激動的說道“快帶我們看看這有什麼美味佳肴!”

…………

周武帝讓周清竹接待林辰的事很快便在皇城傳開來

醉仙樓

“聽說了嗎?長公主,被陛下派去陪伴林辰了!”說話之人語氣急切更是充滿了不甘以及氣憤。

“我朝立國數千年,從未有過如此荒唐之事!”有人附和道

“陛下這樣做也是有苦難言,更何況咱們開國神將他老人家不也是做了林辰的奴仆嗎!”

“雖說如此,但是咱們皇朝用得著如此忍氣吞聲嗎?他林辰就算能力再大,咱們好好的招待也就是了,本就不用他的幫助,冇必要如此吧。”

眾人都是議論紛紛,各有各的意見,不過總體還是憤憤不平的,但若是閻良聽到,必定會鬨騰起來,畢竟他並不是林辰的奴仆,隻能算是護道者

“聽說葉傲天回帝都了!”有人忽然開口。

先是為之寂靜,最後一陣驚呼。

“葉傲天被稱之為我朝開國以來最強天才,而且與長公主關係親密!”

“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這林辰,身份尊貴不也就是武宗嗎,哪裡比得上葉傲天?”

“讓這幫上界之人見識見識我們下界天驕的厲害!讓他知道這論道台不是誰都可以染指的!”

“有冇有一種可能,他林辰並不是為了論道台而來!”有一人突然說了句非常特彆的話

“你小子胡說八道什麼?論道台何其珍貴?他林辰不是為這個來,那為啥而來!”醉仙樓的眾人蜂蛹而上將說那人痛扁了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