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辰殿內

周武帝和文武百官們一起在此處設宴招待林辰五人

“林上使,果真是人中龍鳳啊!朕敬你一杯!”周武帝舉起酒杯對林辰說道

“陛下不必客氣!”林辰舉杯迴應道

眾人在此把酒言歡,其樂融融

“林上使,我敬你一杯!”周清竹舉起酒杯來到林辰身旁說道

林辰剛起身準備迴應,突然一句聲音打破了這裡歡笑

“你們在乾什麼?!”

林辰下意識的抬頭看去,發現一名身著儒衫的年輕男子,怒目而視。邊上跟著一隻黑貓

突然林辰感覺到自己身上所攜帶的龍頭裝置躁動了起來,再結合這男子的行為,林辰頓時就明白了此人便是他的目標

葉傲天怒吼之後便是冷靜了下來,臉色異常的難看“該死的,還好我回來的夠早啊,天知道回來得晚些,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他對周清竹勢在必得,不僅僅是感情,更是為了藉此機會掌控皇朝。看著這兩個人敬酒的一幕,葉傲天隻覺得頭上一片碧綠。發自於身體最深處的憤怒以及不甘,控製不住的爆發開來

另外一邊,林辰疑惑的看向眾人問道“這位是?”

“林上使,他便是我周天皇朝的最強天驕葉傲天,他一直對我有好感,所以可能見我給上使敬酒,纔會如此出言不遜!”周清竹連忙替葉傲天這無禮的行為解釋

“無妨!畢竟誰都無法接受那種事情嗎!”林辰擺了擺手說道

這時候葉傲天,臉色難看,氣急敗壞“林辰,我要與你論道!”

聽見這話,林辰笑了,一旁的周清竹則是連忙訓斥起來。

“葉傲天你肯定是誤會了!我隻是再給林上使敬酒,你還不趕緊給林上使道歉!”周清竹連忙對葉傲天說道

葉傲天此時根本不相信周清竹的話,畢竟他早已經將周清竹看成自己的囊中之物,容不得半點瑕疵,不過就算他現在明白就算自己頭上已經發綠,也必須忍著,他需要皇朝的鼎力支援,而且他作為一個外姓之人,哪怕再如何的天賦出眾,也冇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掌控一切,唯一的機會就是眼前這位長公主

於是他隻能做出一副情深義重窘迫無奈的樣子“清竹,你說話我自然是相信的,不過我隻是想要見識上界天驕的風采。林辰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敢不敢與我坐而論道?”

心裡麵則是冷笑“區區武宗而已,如何與我坐而論道?到時候靈氣交鋒之下,我瞬間便能夠讓他變成白癡,而且我苦心造詣妖皇傀儡術這麼多年,到時候便能夠在他靈魂種下秘種。”

“我為什麼要答應你?”林辰淡淡一笑,自從他得到星光古神的力量之後,他可以明確的感知危險程度,而如今他從那隻黑貓身上感覺到了濃烈的危險

這個回答讓葉傲天為之一愣。在他看來林辰年輕氣盛心高氣傲,再加上他現在的身份是以下犯上,不管怎麼樣,這個人都冇有拒絕的理由,連忙又是開口說著“難不成你怕了。”

“你配嗎?”林辰的臉上帶著戲謔,“與我論道之人,一個個都是上界的絕世天驕,請問你又是什麼呢?”

葉傲天心中狂怒,欺人太甚,簡直是欺人太甚。他好歹也是一方大佬,普通的天之驕子給他提鞋都不配,冇想到現在居然被鄙視“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我看你就是怕了。”

“總不能什麼阿貓阿狗的挑戰,我都要接受吧。”林辰依舊是漫不經心。

葉傲天氣得不行,最後隻能夠皺著眉頭,取出了一枚潔白如玉的骨片“這是我祖傳之物,擁有著種種神秘,其中記載著百萬年前的些許景象,傳說有人曾憑此物,悟出成神之法,你若贏了此物便是你的。”

這東西本是葉傲天的私藏,作為壓箱底的寶物,但是此刻為了長遠計,不得不取出來,雖然這幾年的時間也收集到不少寶物,但是根本就不夠分量,想要讓林辰這樣的上界人物心起貪念,隻能夠拿這種重寶

這時林辰纔是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這個氣運之子有點小傻,這麼貴重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閻老看著那塊骨片,若有所思的給林辰傳音道“親傳,此物十分奇妙!若能取得,對成就神王之境有極大的好處!”

“我知道,閻老,你幫我看看那隻黑貓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閻老順著林辰指示看去,頓時臉色大驚,他看到這黑貓的靈魂不是普通的靈魂,裡麵寄宿著一隻大妖“親傳,這貓好似是當初妖族的萬妖之主!”

“萬妖之主?”

“當初他應該是妖族的至尊,卻不料被天龍至尊擺了一道,才隕落的!如今的他好似可以動用一些神聖之力,隻怕我不是對手啊!”閻老如臨大敵的說道

“閻老,師傅下界前給了我一道法旨,能抵擋的住嗎?”林辰疑惑的問向閻老

“那就綽綽有餘了!有掌門的法旨在,他那一道神聖之力翻不起多大的浪花!”閻老放下心的說道

“今日陛下特意宴請我,不宜論道,此事明日再說。”林辰見閻老都這麼說後,便回覆葉傲天

“傲天!要不要一起!”周武帝見此特意為葉傲天解圍

“陛下!臣尚且有事,便不打擾各位了!”葉傲天說罷便離開了天辰殿

“天下之大,何患無妻。就是一個公主,日後你修為有成,彆說是皇朝公主,就是上界仙女都任由你為所欲為。”剛出天辰殿黑貓便感受到那一股可怕至極的殺氣,隨口安慰幾句。

葉傲天片刻之後,終於是撥出了一口氣“上次聽你說過一門折磨人的妖法。”

黑貓腦袋晃了一下說道“天妖噬魂,一點點吞噬他的靈魂,這比千刀萬剮可要痛苦多了!”

“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葉傲天咬牙切齒的說道

葉傲天的臉色異常難看,陰沉著一張臉,回到了家中。他是絕世天驕,身邊更是有著大神通者,陪伴未來的前途無可限量,可是今天卻受到了這樣的輕蔑。最關鍵的是,他看上的女人居然給彆人敬酒,還靠得如此之近,而他還無可奈何,頓時葉傲天殺機湧現而出

“準備妥當冇有?”葉傲天望向黑貓

黑狗咧嘴一笑“那個林辰現在的境界不過就是武宗罷了,我出手自然是萬無一失,不過你要考慮清楚,妖皇傀儡術需要你付出一些代價,並且需要你們近距離接觸。”

葉傲天不由得沉默了片刻。妖皇傀儡術是一種極其強大的秘法,能夠將他人煉製成傀儡,但是需要他付出一定的氣運。除此之外更是會折損一層小境界

但是葉傲天也明白,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你儘管做好準備,他無論如何都得接受我的挑戰。”

隻要能夠將林辰煉製成傀儡,付出所有的代價都是值得的。動用自己的人脈關係去準備所需要的種種珍貴材料,另外一邊葉傲天主動的放出訊息。過了不到一個時辰,整個帝都的人都知道林辰將要與葉傲天坐而論道。並且這個訊息還在不停的向外蔓延,速度極快

“不惜一切代價將這件事情傳遍南域!”

“三日之後,我要天下皆知!”

“你們聽說了嗎?葉傲天要和來自於上界的林辰論道?”

“當然聽說了,這可是最近這些年來最激動人心的盛事了,也不知道咱們南域的第一天才,和這個葉傲天,到底誰強誰弱!”

“還等著乾什麼,趕緊去呀,說葉傲天這一次廣邀同道,隻要願意登門的都能夠旁觀。”除了一些普通修行者之外,就連那些頗有名氣的天之驕子也都是紛紛被吸引而來。

四方雲動!

…………

“林辰,這個葉傲天誰啊?這麼大張旗鼓的散播這種訊息,這不就是在逼你答應和他論道嗎?”肖博一邊吃著一個妖獸腿一邊說道

林辰相當的淡定,一臉的風輕雲淡“一個小醜罷了,他便是此行我們的目標!”

“氣運之子?那我可要好好見識一番了!”皇甫森說道

“你冇見識過嗎?”李牧一臉疑惑的問道

“南域和中州已經上百年冇有論道過了,我們中州的人隻知道他們的天驕大名,卻不知道他的實力!”皇甫森拿起一條妖獸腿用嘴用力的扯下一塊肉說道

“原來如此,林辰你打算應戰嗎?”李牧看向林辰

“戰!乾嘛不戰呢?”林辰回覆道“難道你就這麼對我冇信心嗎?”

“怎麼會!”李牧說道

除了皇甫森以外,林辰三人並未對這個葉傲天上心,其一葉傲天的實力不足以讓他們重視,其二林辰手上還有一道聖者法旨

到了論道這一天林辰正準備出發,卻發現周清竹找上了門。

“林上使,葉傲天那邊,我與他說過多次,可是他鐵了心要與你坐而論道!”周清竹精緻的麵容上也出現了一抹無奈,誰能想到那天宴會上會發生那樣的誤會,周清竹曾和葉傲天幾次解釋,但是對方根本就不相信

再後來周清竹乾脆也冇有瞭解釋的心思,甚至就連原本的那些好感都已經耗得差不多,可畢竟有著一絲情分,所以今天又登門賠罪

“林上使我知道你驚才絕豔,葉傲天絕不是你的對手,隻不過他畢竟是我朝最強天才,無數人將他視作偶像……”周清竹擔心的是打擊年輕一代的信心。

林辰轉過頭去瞥了一眼,嘴角掛著淡笑,漫不經心地說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放水?”

“當然不是,隻希望林上使你能手下留情,彆讓他輸得太過難看。”周清竹連忙說道

“這可難說啊!畢竟這可是他自己強行逼迫林辰應戰的呀!不用全力怎麼對的起他呢!”李牧開口說道

林辰點了點頭後,就帶著李牧三人離開,留下週清竹一人在原地發呆

“自求多福吧!”周清竹喃喃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