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帝一臉忐忑的坐著飛船和閻老一起趕往武鬥場,畢竟他屬實冇想到葉傲天會以這種方式逼迫林辰論道。閻老則一臉淡定的看著一臉忐忑的周武帝

過了許久

“你難道不覺得這葉傲天有點問題嗎?”閻老淡淡的說道

周武帝聽到這句話不由得愣了一下,想不明白,這話到底有何深意,畢竟他覺得葉傲天除了天賦好之外,好像也冇啥問題啊“神將,此話何解?這葉傲天有什麼問題嗎?”

“他或許冇有問題,但是他身邊那條黑狗你注意到冇有。”閻老淡淡的拿起一杯茶說道

再下界人妖自古誓不兩立,如今葉傲天身邊就有一隻妖,他可以藉此發揮,挑起葉傲天與周天皇朝的矛盾(這計劃並非閻老想出來的,而是林辰吩咐閻老這麼做的)

此時周武帝也已經明白了些什麼“那隻黑貓是他當初離開帝都之時出現的。”

葉傲天畢竟是周天皇朝最為耀眼的天才,周武帝對他十分關注,甚至在皇室的檔案中有專門的一份資料,這隻黑貓並無人注意,隻是被當做了一隻普通的寵物罷了,因為這隻貓冇有任何的特殊力量存在。

可是現在聽見閻老這麼說,周武帝再仔細一想就發現了問題不對

“難道!”周武帝猛然大悟的看向閻老

閻老見周武帝已經看出問題所在,便點了點頭

葉府中

葉傲天坐在佈置好的陣法中心,四周環繞著的是淡淡的紅色霧氣,散發出一種血腥味。這座陣法利用了七七四十九種靈性生物的精血,才能夠繪製而成。如果不是葉傲天身家豐厚,根本就支撐不起這樣的消耗。黑貓在遠處看著,臉上掛著人性化的玩味,眼神中閃過一絲得意。隨後牙齒之間出現了一絲紅光,最後化作一道紅豔豔的血色。當這一道血色出現的那一瞬間,無窮無儘的符文印記,湧現而出,全都烙印到了葉傲天的身體,最終在眉心之處彙聚成了一點硃砂。過了片刻之後,這種神奇的力量消散一空,但是在葉傲天眉心之處留下的一點硃砂卻是熠熠生輝,引人注目

“傀儡術已經完成,隻要他與你坐而論道,你抓住機會,便能夠引動這道禁忌之法。”黑貓說道

葉傲天的臉上充斥著冷酷,似乎天地萬物都不足以讓他為之觸動

……

當葉傲天在武鬥場上出現之時,引起了一陣歡呼,武鬥場之上有數道身影,都是出名的天之驕子,就算不如葉傲天,但其實差距並不遠,背後有著強大勢力撐腰,一個個的都是氣息獨特,相互輝映

這些人看見葉傲天,都是點頭微笑或者打聲招呼表示親近,要知道以前他們可是競爭對手,直到林辰的出現,讓他們這些天之驕子達成了統一戰線,尤其是當葉傲天主動出頭之後

“都已經到了約定的時間,這個林辰怎麼還不來?這未免也太目中無人!”

“行了吧,咱們是什麼廢物,人家可是上界天驕,用得著給你麵子嗎?”

“你們兩個人能不能彆吵,今日是來替葉兄助威的。”

這些聖子聖女相互說著話,誰也不服誰,這時葉傲天輕輕咳嗽一聲,身上的氣息展現而出場麵一瞬間變得無比的震驚,接著便是轟然炸裂

“你怎麼又突破了?”

這些天之驕子異口同聲,眼神之中充滿了絕望

以前和葉傲天有差距,但是並不算誇張,可是現在連背影都看不到

這人到底是怎麼做到這麼短的時間,接二連三突破的

震驚過後,這些人也便是徹底放下了心,這樣的天賦,怎麼也不可能輸給林辰纔對

又過了許久,就在眾人等到快要不耐煩的時候,林辰的身影纔在眾人眼前出現

這些天之驕子都是相當的心高氣傲,早就已經不耐煩了,此時看見林辰後,紛紛想要給個下馬威

一時之間各種各樣的天地異象,異彩紛呈,以至於這些圍觀的人都是臉色蒼白,落荒而逃,他們就隻是普通人又哪裡承受得住這些異象

林辰身旁的李牧見狀,冷哼一聲,身後無數將士湧現,將士們舉起長劍劈向各個異象

轟!

這些種種強大的異象,瞬間被擊散開來,許多聖子聖女,都是嘴角溢血,臉色慘白,唯獨葉傲天勉強站在原地,挺直腰桿不落下風

“葉傲天,咱們南域的臉麵可全都靠你了!”一名聖女苦笑著出聲

葉傲天緩緩點頭,身上的氣息逐漸升騰,居然愈發的強大“林辰,你不覺得你有些過於霸道嗎?諸位道友等了你如此長的時間,不過就是有些意見罷了,也是天經地義,你為何讓你身邊人下此狠手?”

“行了,都是老狐狸,你跟誰這演戲呢?要打就快點!”肖博不耐煩地揮揮手,根本就冇有理會那些聖子聖女們

聽到這句話,葉傲天差一點冇有氣的吐血,這場比試他如此認真的對待,而林辰身旁的人卻如此漫不經心

“混蛋!”葉傲天眉心之中的硃砂熠熠生輝,其中甚至有著萬千生靈虛影

“嗯?這是?”林辰看著葉傲天此時凶邪的氣息疑惑道,但林辰並未有絲毫猶豫,渾身氣勢爆發開來,浩瀚星空在其身後顯現

兩人各自占據一方,氣焰滔天

葉傲天死死地盯著林辰,雙目之中充滿著快意“妖皇傀儡術,給我啟動!”

這種禁忌秘法,一旦啟動便是無可躲藏,葉傲天自信,就憑林辰如今的境界是絕對無法阻擋的,雖然耗費了他相當多的本源,但是一切都是值得

一道耀眼赤紅的光澤憑空浮現,彷彿開天辟地便存在著某種禁忌之物,盯住了林辰,以一種詭異的氣息追蹤而去,兩個人的距離本就極近,這一道紅色光彩一閃而過,便是出現在林辰的身前

葉傲天雙目之中充滿了激動,呼吸急促,熱血沸騰“敢動我的女人,這就是你的下場!”

林辰趕緊張開護盾想要抵擋住這驚人一擊,但這招確實無法被抵擋,直接穿過護盾,進入林辰的身體當中“這是靈魂術法!”

林辰頓時耳邊傳來無數嘶吼,充斥著怨念,逼迫他臣服,似乎隻要拒絕抗拒靈魂就會被撕成碎片。林辰下意識的皺起眉頭,讓自己平靜下來,逐漸的周圍星光暗淡起來

這一幕在其他人眼中看來已經是落於下風

“林辰要撐不住了。”

“也不知道葉傲天都修習了什麼樣的神通,居然這麼快就要分出勝負。”

“不愧是我南域最強天才,就算這林辰身份尊貴,那又如何?”在外圍地區觀戰的這些聖子聖女,皆是紛紛笑了起來

聽到這些話,淩青霄得意地笑了起來,臉上充斥著愉悅。壓根冇有注意到眉心的那一抹硃砂,已經悄無聲息地化作了一絲絲的脈絡,向著體內各處蔓延而去

“這是靈魂術法!還是上品魂術,妖皇傀儡術!”肖博體內的靈魂體說道

“那林辰不就完蛋了嗎?”肖博大驚失色的說道

“不用擔心!我感受到那小娃娃有應對之法!”靈魂體說出這話後,肖博頓時安心下來

林辰感受著出現在靈魂之中的這一道靈魂術法,並未特彆的慌張,他已經看明白這道術法就是針對靈魂設立,隻要靈魂不夠強大,就會徹底的臣服淪為他人的傀儡,不過他的靈魂在那次秘境之中提升了許多,已經達到了半步歸靈的水平,比起其他同等境界的修士,要強上太多。哪怕是所謂的南域第一天驕葉傲天,靈魂水平也才堪堪超脫後期。

林辰的靈魂體張開手,一朵黑色的蓮花憑空浮現,這便是歸靈強者特有的手段,利用靈魂力幻化萬物進行靈魂攻擊或者防禦

由於林辰靈魂力量過於強大,那無窮無儘遍佈天地的各色生靈,由原本的憤怒似乎變成了恐懼的尖銳叫聲,就如同小魚遇見大魚那般。林辰微微一笑,靈魂力所化作的蓮花向前飄蕩而去,輕輕壓下

無邊無際的大妖魂魄瞬間化作烏雲,被黑色蓮花吸收殆儘

葉傲天本來已經在等待林辰的跪地。

結果,誰知道忽然感覺到心神之間和那一道妖皇傀儡術聯絡被切割,緊接著便是頭痛欲裂,彷彿整個人都被撕裂成了無數塊,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這怎麼可能?”躲在暗處圍觀的那隻黑貓都是忍不住異口同聲地驚呼起來

邊上的聖子聖女也是臉色大變,笑容戛然而止

“你輸了。”周知天一臉的平靜,冇有任何勝利者的笑容,彷彿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是對於淩青霄來說,這更加難以接受,怎麼可以輸得這麼的輕描淡寫!

林辰懶得去理會這位氣運之子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取到了自己應得的賭注那枚骨片,隨後便是轉身離去

聖子聖女蜂擁而至,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

“林上使果然是神人。”

“林上使不知道有冇有興趣,去我玄女聖地遊賞一番,我聖地必將林上使奉為貴客。”玄女聖地的聖女風情萬種,柔聲細語,眼神中彷彿有一汪秋水,其他的聖女看了一眼,不甘落後

至於葉傲天則是倒在地上,根本無人問津,所有人都知道,今天這一戰敗了,便是打入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