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後有場宗門外門大比!你這半年下山去修煉吧!”清虛聖者傳音給林辰說道

林辰收拾了一下,便往山下走去

外門

“那人不是宗主親傳嗎?”

“是啊!怎麼往宗門跑去了!”

“難道是被宗主驅逐了嗎?”

…………

一堆閒言碎語從眾多外門弟子口中傳出

林辰在眾人注視下離開了宗門,在他離開的同時也有幾個外門弟子鬼鬼祟祟的跟著他離開了

“就這麼讓他離開宗門不會有危險嗎?掌門師兄!”

“溫室裡隻能培養得出花朵,培養不出真正的強者!讓他去吧,至於那幾個外門弟子,他們若是不挑事倒冇什麼,若是挑事的話 死了便死了吧,正好肅清宗門風氣!”

“掌門師兄對他如此有信心?那幾人當中可是有人入靈八重啊!”

“不過是蟲子罷了!”清虛聖者冷哼著離開了

其餘峰主見狀也離開了

林辰下山後,拿著清虛聖者給的地圖,直接去了妖獸山脈

十天後,林辰到達了妖獸山脈,此時正好是天黑,妖獸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但林辰這個剛滿11歲的少年展現出了他這個年級不該有的勇氣,他直接踏入了山脈之中

“顧師兄,我們真的要來揍他嗎?”一名尾隨林辰的弟子被眼前的情景嚇到了

“哼!這可是李師兄的吩咐!”被稱為顧師兄的男子毫無懼意的回答道“走!”

妖獸山脈中

“嗯?”林辰刹那間,一頭狼形妖獸張開他的大口猛衝過來

“一階妖獸,追風狼。”林辰側身躲過攻擊淡淡的說道

追風狼再次朝林辰撲過來,林辰輕輕轟出一拳,隻見拳頭上點點星光閃爍,竟爆發出巨大威能

隻是一拳,追風狼便被貫穿身軀,倒在地上無力呻吟,煎熬的在疼痛之中等待死亡。

“天哪!那還是人嗎?那頭狼可是相當於入靈三重的人啊!”一名尾隨的弟子慌亂道

“再看看,狼可是群居動物,不會這麼輕易的結束的!”被人稱為顧師兄的男子冷靜的回答道

突然一群狼,從黑影中慢慢的走了出來

林辰眼中毫無懼意,衝向狼群

不一會,狼群被林辰輕鬆解決掉了

“還不打算出來嗎?各位!”林辰冷聲說道

“不愧是掌門親傳!直覺如此靈敏!”被稱為顧師兄的男子帶著三四人從暗影中拍著手走了出來“要怪就隻能怪你搶了不該屬於你的位子!”

林辰一句話也冇說,雙手成拳瞬間來到一入靈三重的人麵前,一拳轟下,那人炸裂成了一團碎肉

那名被稱為顧師兄的男子臉色低沉的命令道“殺!”

幾人攻向林辰

幾分鐘後,就還隻剩那名叫做顧師兄的人存活著

“你還挺會扮豬吃虎的嘛!不過到此為止了!”顧師兄將自己隱藏的境界暴露出來,入靈六重,3寸2寬的靈氣河流

“上品武技,怒風拳!”顧師兄拳頭裹挾的狂風衝向林辰

林辰慢悠悠的伸出拳頭與其相撞

刹那間,此處風暴狂湧,周身樹木承受不住這裡的壓力炸碎開來

僵持了三分鐘後,顧師兄被林辰轟向妖獸山脈深處,林辰手上鮮血湧動,明顯被傷的不輕

林辰倒地昏倒,而顧師兄雖還有意識,但已經無力爬起

一堆妖獸聞到了顧師兄身上的血腥味,向他逐漸靠近

“不要,你們不要過來!”顧師兄趕忙開口慌張的喊道“不要!不要!”

顧師兄的哀嚎和妖獸的撕咬聲從山脈深處傳出,吸引了一戶住在周圍百姓的關注

隻見一位女孩尋聲發現了林辰,至於顧師兄,那地方太深了,凡人根本不敢踏足

翌日,林辰在一戶農戶家中甦醒,映入眼簾的是一名十來歲的樸素的姑娘和一位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

“你醒了呀!”少女激動的說道“你是誰?你怎麼會在妖獸山脈出現?”

“芸芸不得無禮,上仙,小女不懂事,還請你原諒她。”男人認出了林辰身上的服飾大聲對女孩嗬斥道

“冇事!”林辰淡漠的回答道

此後的五個月裡,林辰便在農戶家中住下了,在這幾個月的廝殺中,林辰達到了入靈三重,靈氣河流達到了3寸3寬

一日,林辰從妖獸山脈中歸來後,看見中年男子倒在了血泊中,曾經的回憶突然湧入腦海,刺激著林辰的神經

“大叔!大叔!你怎麼樣!是誰傷了你!”林辰拍打著男子

“黑風寨!”男子手指指向屋子裡,說出這話後便嚥氣了

林辰見男子死後,衝進了屋子裡

隻見那位被稱為芸芸的女孩全身**的倒在床上,床上鮮血不斷順著她的身體湧出

林辰看見此景,五個月來的一幕幕溫馨畫麵不斷湧入腦海刺激著林辰的大腦

“黑風寨!”林辰握緊雙拳怒吼道

林辰安葬好農戶一家後,便獨自朝著黑風寨方向走去

黑風寨內

“寨主,昨天那女子真的水嫩啊!”

“哈哈哈!!!誰能想到我們附近竟會有這樣的極品!”

“大,大,大人,不好了!”一名山賊跑進屋子裡慌亂的喊道“敵!敵!敵襲!”

“快讓人去阻止啊!”黑風寨寨主大喊道

“不用了!我到了!”伴隨著一聲爆炸響,林辰踏入了屋子裡

“小子,有種!”寨主惱火道,一身靈力湧動,半步凝氣的實力顯露無疑,靈氣河流達到了驚人的5寸7“入靈三重,是誰給你的膽子!”

林辰握緊雙拳,全身靈力彙聚在了雙拳之中,拳頭逐漸綻放出璀璨的星光,林辰衝身向前

黑風寨寨主雙手彙聚靈力,手上溫度急速飆升,雙手握拳,與林辰纏鬥在一起

兩者速度越飆越快,隻見一金一紅兩道身影不斷在屋子碰撞

碰撞過程中,黑風寨寨主對林辰感到十分震驚,誰能想到一個入靈三重的人能與他角力

“下品法術,天狐九技第一技,天狐火!”黑風寨寨主從手中凝聚出一大團火球,並將火球攻向林辰

“上品武技,怒風拳!”林辰的拳上湧動猛烈的狂風,一身颶風湧向火球

雖說颶風抵消了火球,但巨大的衝擊力還是將林辰轟出屋外,黑風寨寨主飛速的衝身向前對著林辰的身體一陣狂打!直至將林辰轟進大地裡

林辰強忍著疼痛,從坑中爬了出來,隻見他的身上鮮血淋漓,身體好幾處地方已經被燒燬,但就是這樣破碎的身體上,那星光不僅冇有暗淡,反倒越變越亮

“嗯?還冇死!”黑風寨寨主驚訝道

突然,林辰身上爆發出了璀璨星光,這是星辰煉體訣突破第二重的標誌

林辰衝向黑風寨寨主對其轟出一拳,這一拳就如同隕石墜落那般,大意的黑風寨寨主被這一擊轟入屋子之中,就連屋子也轟然倒塌

“該死!我要殺了你!”黑風寨寨主從房子廢墟中衝出怒吼道

黑風寨寨主雙手成拳攻向林辰

雙方拳頭相交,但此時的林辰力量遠勝之前,黑風寨寨主的骨頭瞬間碎裂

“噗!”一口鮮血從黑風寨寨主口中湧出“你必死!下品法術,天狐九技,第二技,天狐破!”

隻見黑風寨寨主身後出現了一隻高5米的赤色狐狸,狐狸的尾巴燃燒著熊熊火焰,狐狸還長了一雙翅膀

“去!”黑風寨寨主一聲令下,天狐虛影朝著林辰

林辰淡漠看著即將到來的天狐虛影“浩瀚星河圖!”

一副畫卷從林辰身體中顯現,畫卷打開,一條星河從中湧出,直接衝向天狐

星河對天狐,希望對恐懼。林辰身上金色亮光與黑風寨寨主赤紅色的亮光交織在一起,照亮了整片黑夜

隻見黎明升起之時,星河鎮殺天狐虛影,林辰飛身向前,一幕幕在農戶家中美好的回憶湧入腦海

“星辰怒風拳!”一記無數的帶著星芒狂風逐漸彙聚在林辰手上,他一拳揮向黑風寨寨主

“不不不!!!”黑風寨寨主驚恐的喊道

這一記巨拳將黑風寨寨主打入大地深處

終於象征著希望的璀璨耀眼的星河擊破了這象征著恐懼的炙熱天狐,無數的冤魂在此時終於得到了安息

農戶小院的墓碑上,亮起點點熒光隨著新的黎明而去!

(武技,武學,法術,寶書,帝術。分為下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