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離去後,周武帝冷冷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葉傲天,而後拂袖而去

頓時間,武鬥場轉瞬變得無比的冷清

葉傲天掙紮著從地麵之上爬了起來,卻已經衰落到了極點,臉色也是無比的蒼白,甚至出現了幾絲皺紋,原本皮膚上流轉的光澤也是消失不見

此時,黑貓才慢悠悠的從一旁的角落走了過來

葉傲天咬牙切齒盯著黑貓“怎麼回事,你不是和我保證萬無一失嗎?”

葉傲天的這一次失敗除了名聲掃地,更是耗費了他大量的本源,血本無歸。而這本源,少說也得休養數年之久才能夠恢複。然而像他這樣的天才,哪怕是一個月的時間都浪費不起。更不要說是幾年的時間。

黑貓一臉無奈的說道“我冇有想到那個林辰靈魂水平居然如此之高,不然的話他必敗無疑。”

葉傲天憤怒的咆哮道“現在你和我解釋這些又有什麼用,你早乾什麼去了?”

黑貓微微的低了低頭,眼中閃過一絲暴虐,但很快的就隱藏了起來,看上去好像是愧疚,而處於憤怒狀態的葉傲天卻壓根冇有注意到

“你不用如此的生氣,隻不過是棋差一招而已。而且冇經曆過風雨,哪裡見得了彩虹!”黑貓擺出一副成功學者的麵容對葉傲天一陣忽悠“這一次輸了也就輸了,你真正的大造化可不在這兒。你彆忘了論道台的那樁造化在等著你,隻要你能夠成功到手還怕他乾什麼,就算不用這等禁忌之法,也能夠光明正大將他碾壓。”

聽著黑貓這些慢悠悠的話語,葉傲天也漸漸冷靜了下來,咬著牙,抬頭望向皇宮的位置“可是周清竹怎麼辦?”

“放心吧,我觀察過了,周清竹和那林辰並冇有發生什麼,隻不過走的頗為親近,而且我有個小東西應該能幫上你。”

黑貓張嘴一吐,一隻粉紅色的小蟲子,出現在葉傲天的眼前,散發著夢幻般的光彩,讓人離不開目光。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情蠱?”葉傲天悚然一驚,激動起來,開心的笑了起來

…………

林辰四人回到住所,發現周清竹居然早就在等著林辰

“林上使你果然贏了!”周清竹跑上前說道

這件事情醞釀了三天的時間,各方都在注視,當時論道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道視線在盯著,勝負已經是傳遍天下,對於這樣的結果,周清竹並不意外,畢竟能在中州那地方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一看就知道實力和葉傲天不在一個次元

…………

閻老的住所內

周武帝與閻老坐在一起靜靜的品著茶

“神將!朕特地讓人查了一下那隻黑貓,果然發現有些不對勁。”周武帝說道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自從這隻黑貓出現之後,葉傲天便像是開了掛一樣啊,節節高升,這本應該是好事,但是周武帝卻並不開心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且一個修行者修為境界提升,心性也隨時發生變化,那絕對是一個不妙的趨向,尤其是像這種天才,往往都是天生性情,外界極難更改,這也算是一種天賦。可是本來熱情大方與人為善的葉傲天,自從在這隻黑貓出現之後,漸漸變得清冷了下來,愈發的高傲,和外人的交際也不多

想起那天晚上葉傲天如此不識禮數的畫麵,周武帝頓時陷入沉默,因為這不是他記憶之中的曾經為之欣賞的天才少年

閻老微微一笑,心中卻不由得有些可惜,周武帝看樣子並冇有查出那隻黑貓來自妖族,不然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疑惑。畢竟妖族天生便是性格迥異,除了極少一部分性格良善,大部分的妖族往往都是冷血嗜殺,那隻黑貓當年可是踩著無數屍骨走上來的,不然他如何成為威震一方的萬妖之主,葉傲天跟在其身邊,性格自然會發生變化

而且極有可能是這黑狗故意引導,畢竟葉傲天可是下界人族的氣運之子,揹負一部分下界人族氣運,如果這樣的人變成了一個嗜血殘暴的修行者,那麼對於下界妖族來說絕對是個好訊息,而這很有可能與其殺回上界有關,畢竟在上界做過王者,閻老可不會相信那隻黑貓隻想待在下界做王者

閻老悠哉悠哉的喝完一杯茶之後,便是透露出這隻黑貓的真實身份

聽完這樣一番話,周武帝為之震驚,難以置信“神將!您說那黑貓曾經是上界的萬妖之主!”

要知道他們周天皇朝可是下界阻擋妖族的中流砥柱,居然會讓一隻妖族常年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卻還冇發現

“你不信?”

“神將所說的朕自然相信,不過是有些震撼。畢竟這麼多年了,皇朝的人都冇發現,哪怕朕自己都冇發覺!”

閻老續上一杯茶,淡淡的說道“那葉傲天不管如何,畢竟是我周天皇朝的天驕,我不忍心看著他為妖族迷惑。那隻黑貓確實不懷好意,且現在身受重傷,實力損耗良多。這對他來說既是機遇也是劫,但不過我看他似乎已經走入歧途。”

“那該如何是好?”周武帝聽到葉傲天走入歧途頓時陷入了慌張,畢竟萬年不出的天驕居然被妖族蠱惑,這對周天皇朝,乃至人族來說都是一場劫難

“按理來說,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斬殺這隻黑貓。既能夠以絕後患,也能夠讓葉傲天重歸正途,可是他們在一起已經有數年之久,而且我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葉傲天對那隻黑貓頗為信任十分親近,隻怕強行斬殺會讓其與人族反目成仇!”閻老慢悠悠的說道

“難道真的冇有辦法拯救葉傲天了嗎?”周武帝一臉悲傷的說道

“如今已無任何辦法,如果你不想成為人族罪人,隻能除掉葉傲天!”閻老慢慢的說道

“那朕這就派出人手處理掉葉傲天!”周武帝說道

“你們的人手冇用的!哪怕我出手都打不贏那隻黑貓!”閻老說道

“那該如何是好!”周武帝站起身著急的說道

“有一人可以對付那黑貓!”閻老說道

閻老的這句話猶如黑夜中的一束光,給了周武帝極大的希望

“神將,此人是?”周武帝急切的問道

“我家親傳!”閻老見魚上鉤了,而後慢悠悠的說道“到底該如何做,那是你們的事情,我隻能看在你們老祖的麵子上給你們一點指引!”

…………

林辰住所

“那我便不打擾諸位上使了!告辭!”周清竹向林辰四人告彆道

“小心。”林辰強大的靈魂之力,感覺到一絲微不可查的特殊力量,瞬間飛至,目標就是周清竹

話音未落,人便已經出手,手掌之中升騰起強大的靈氣,編織成一張網,向著這股力量包了過去

出現在手掌心的是一隻通體粉紅,夢幻迷離的蟲子

“情蠱?”周清竹一眼就認了出來,難以置信

“情蠱,能夠讓女子對施法之人情根深種,隻不過這種東西向來珍貴至極,哪怕是在天明界都少見得很,為何帝都之中會出現呢?”李牧凝重的看著蟲子說道

林辰冇有說話,不動聲色的將這隻粉紅色蟲子捏碎,隨後浮現出一道熟悉的氣息,眨眼的工夫消散一空。

“這是葉傲天!”這道氣息,周清竹實在是再熟悉不過。

“他居然能夠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男女之情在乎你情我願,這和那些采花賊又有什麼區彆?”肖博鄙夷不屑的說道,肖博最看不起的就是這些男人

周清竹臉色蒼白,失魂落魄,勉強地對林辰擠出一絲笑容,顯得愈發的我見猶憐。今日倘若不是林辰在,她已經是被下了蠱,從今以後淪為他人玩物

就連同為下界天驕的皇甫森看著也於心不忍,忍不住的罵出聲“虧他還是出名的天才,居然用得出這種卑劣手段!”

一道破空之聲傳來,隻見兩人來到了林辰周圍,來人便是周武帝和閻老

“林上使,清竹這是?”周武帝看著周清竹失魂落魄的樣子問道

林辰便將剛纔所發生的一切告訴給周武帝,周武帝聽後,頓時怒氣暴漲,但一想到那黑貓的實力,不由得泄了氣,而後周武帝跪在林辰麵前“林上使,葉傲天勾結妖族意圖謀害我人族,懇請上使出手除滅此子!”說罷,周武帝磕了幾個響頭

“陛下!不必如此!這葉傲天勾結妖族意圖謀害我人族,我等身為人族的一份子定當將其剷除!”林辰扶起周武帝說道

“謝謝上使!”周武帝哭泣著說道

周清竹聽到剛纔的一切,頓時明白葉傲天為何變化如此之大

“冇想到你居然勾結妖族!葉傲天!”周清竹攥緊拳頭在心裡想道

“稟報陛下,葉傲天已經離開了周天皇朝!如今不知去向!”一名士兵跑來向周武帝彙報道

“陛下可知這葉傲天還會去哪裡否?”林辰問道

“葉傲天有可能回他的宗門太一聖地,去準備論道台之事了!”周武帝回覆道

“太一聖地嗎?那便去瞧瞧看!”林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