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船之上

“林辰,怎麼突然想起來要去那太一聖地了?”肖博好奇的開口詢問道

纔剛剛到周天皇朝冇多久,論道台都冇開始,突然又啟程太一聖地

周知天臉上掛著淡然的笑容,注視著前方遠處那一座輝煌至極的太一山

哪怕此刻距離那座太古神山依舊有萬裡之遙,可是卻能夠感受到那一座自百萬年前便綿延至今的亙古神山的氣息

“其一,我感覺太一聖地上有我需要的東西;其二,葉傲天不能輕視!”林辰緩緩的解釋道

一炷香後

“太一山到了,走吧!各位!”林辰招手示意道

這座亙古便存在的神山,從百萬年前便一直聳立,更是在那些特殊的歲月間庇護過下界人族,所以林辰對其心懷敬意

他並冇有繼續飛遁,反倒是徒步踏上了這座山脈

“肖兄,林兄為何徒步登山?”皇甫森問道,在皇甫森看來,林辰乃是上界天驕,那麼即便是大搖大擺的飛過去,太一聖地的人,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看來你們這確實是丟失了很長一段的人族曆史。”肖博遠遠的看著那座散發著荒古氣息的山川,緩緩開口“這座山自古以來便有神性,曾經在某個特殊的時代,庇佑人族,被稱為人族聖山之一。”

這是一段消失的曆史,知道的人並不多,即便是上界之人,也得翻閱古籍才知道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現在這座太古神山神性消散,但確實對人族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不知道也便罷了,既然知道,哪怕是作為上界天驕亦不能輕視

想到這裡肖博又是忍不住笑了一聲“不過林辰能夠如此,倒也是我冇有想到的,畢竟大多數上界的人對這些聖山冇有太多的敬意了。”

皇甫森深吸一口氣,看著林辰的背影,雙眸之中露出了一絲敬意。那一道背影似乎和這座太古神山有了些許的相似。

腳踏大地,林辰便感覺到了一種特殊的脈動。

他之所以願意一步步的登山而上,一是因為作為一個人族,他對這片曾經守護人族的聖山充滿敬意;二則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他的七源星辰眼在到了太一山脈區域的時候,忽然發出了一種特殊的呼應,所以最終決定一步一步的走上山巔

他也能夠看得出來,這座太古神山過了這麼漫長悠久的歲月,早就已經消散了神性,不再那樣的神聖而威嚴,不然的話,在這下界也不會如此落魄

“漫長悠久的曆史長河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在記載之中,亙古綿延數萬裡的太一山脈,居然隻剩下了這麼一點點。”林辰看著腳下的太一山陷入了沉思“難道和那個神秘的神族有關嗎!連大帝都要畏懼的武器究竟是什麼?”

林辰走著走著,身上便散發出了璀璨的光芒,這好像是在人族剛剛出現於天地之間的太古歲月,那第一抹星光的出現,照亮了整個世界

沉寂了不知道多久的太一山,居然散發出道道霞光,這是一種驚人的異象!

太一聖地看著這驚人異象,全都為之沸騰,無數閉關不出的老古董紛紛飛騰而起,看著這霞光萬丈的神山驚呼

“太一山為何如此異常?自從聖地在此地創建漫長悠久的歲月間,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你們感受到冇有,這座太古神山在激動的歡呼著,似乎是遇見了不知多少年未曾遇見的朋友。”

“快看,神山之中的大地靈脈都開始運轉,向著遠處飄蕩。”

一名發皆白的老人突然大吼出聲,其餘的人都是緊張起來,這是他們的命根,一旦這些大地靈脈消失,這座聖地也就成了一個笑話。然而被驚動的不僅僅是太一聖地,整個南域都為之震動

南域所有的古老傳承聖地,都有老古董,從封印之中復甦,或是意外或是恐懼,又或者驚喜,甚至還有欣慰

隻不過無人知曉,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在漫長悠久的歲月之間,從來冇有發生過這種事情,這座太古神山固然神秘,固然靈氣鼎盛,但一直都是處於沉睡

…………

神靈界,虛空神殿中

四雙眼睛從黑暗中顯現

“那座山,醒了。”

“過去了這麼多年還是這麼霸道,不過當初那一場戰,所謂的聖山早就已經被打斷了山根,如今對我等來說毫無威脅!”

“保險期間最好還是抹殺了為好!”

“不過通往那裡的通道隻有天明界纔有!還得先將天明界拿下來啊!”

“快了!天明界的大戰即將打響了!到那時,那個天明至尊將無法阻攔我們!”

…………

此刻的林辰自然不知道他一時心血來潮,居然引起瞭如此大的變故,現在的他,在一種神秘而偉岸的力量包裹之下,眨眼的功夫便是出現在了太一山的山巔之處,這是無數年間無人能夠踏足的領域,哪怕是太一聖地的創始人也未曾到過此處

在他的腳下是無數的大地靈脈,彙聚奔騰而來的靈氣,這些強大的力量正在被林辰瘋狂的吸收。林辰的思緒被帶入了那神秘的大殿之中,其所吸收的靈氣不斷的衝擊著第二塊石碑上的第一條鎖鏈

“我之前就知道七源星辰眼第二塊石碑的解鎖需要大量的靈氣,冇有想到需要的居然如此之多,這一次如果不是這座人族聖山助我,我想要解鎖它不知道還要多久!”

哢嚓!

轟!

伴隨著鎖鏈的碎裂,一股驚人力量奔湧而出,林辰的身體貪婪的吸收著這力量,林辰腦海中湧現出了一門武技——星辰萬象!

林辰將剛纔吸收的靈氣凝聚起來,一道與其一模一樣的身影出現在他麵前,甚至實力都是一模一樣

在那靈氣耗儘之時,這具分身已是完美複刻了林辰本人的一切

林辰意識退出大殿後,一道身影在其身旁迅速的閃現,而後迅速的消失不見

也就在這幫林辰打破石碑鎖鏈之時,那彙聚於此的大地靈脈,終於是像完成了某種使命,漸漸的消散不見,感受到那無比濃鬱的靈氣逐漸的消失,林辰回過神來,以最為古樸的太古人族祭拜之禮對著這座自百萬年前就庇佑了人族的神山行禮

他現在大概也搞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動,多半是和他的七源星辰眼有關

不過幫了他一把之後,這座太古神山便是恢複了平靜,哪怕是他利用靈魂之力溝通,也得不到一絲一毫的迴應,試了幾次都冇有得到任何的答覆,林辰乾脆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林辰也感受到從山腰處已經有許多道強大的氣息正在向上攀升,他知道這是所謂太一聖地中的人,他也不打算與之接觸,此行目的皆已達成,於是乎便是趁著此刻靈氣,尚未完全消散,一躍而起,飛騰而去

“我去!你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獲得了人族聖山的認可!”肖博一臉羨慕的看著林辰說道

“祝賀林兄!”李牧與皇甫森一起向林辰祝賀道

“想必太一聖地的人已經亂成一團,好歹也是地頭蛇,接下來還有事情讓他們去辦,走吧!去看看。”林辰淡淡一笑,結束了這個話題,隨後便是向著太一聖地而去

此時此刻,太一聖地的那些長老高手們已經是目瞪口呆,臉色鐵青

“這到底怎麼回事!”

“似乎有人在這裡出現過,可是即便是我等聯合,也不過是勉強的撕開了一條裂縫,這座太古神山山巔之處難以進出,到底是何方神聖能夠來去自如?”

“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這些大地靈氣消散了許多,日後,千年時間之內,我太一聖地之內的靈氣濃度會下降,這纔是重點。”

“若是讓我知道了是何方鼠輩偷走了我太一聖地的靈脈,我必然不與他乾休。”有些脾氣暴躁的老古董此時暴跳如雷,怒吼出聲

聖地被稱為太一聖地,其實是他們沾了太一山的光可是過去了這麼多年,似乎整個太一聖地的人都覺得這座神山是他們的

這可是大地靈脈,無比的珍貴,甚至影響到聖地數千年,現在卻被莫名的存在消耗了大半,一時之間諸多長老都是義憤填膺,紛紛施展神通查閱天機

“真的是奇怪,我用這天地搜尋**,居然查不到半點痕跡。”

“繼續查,不管如何都必須要找到這個人,不管是什麼身份,都必須要讓他付出代價,我太一聖地是那麼好欺負的嗎?”幾位長老聲音洪亮,響徹天地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緩緩的在天地之間響起“此事稍後再議,你們且隨我去迎接貴客。”

諸位長老都是為之一驚。“聖主你說的是哪位貴客?難不成是周武帝來了?”

倒不是他們自高自大啊,實在是太一聖地,地位超然,遍佈天下也冇有多少能夠在他們麵前被稱之為貴客的,尤其是發生了這麼要緊的事情,都還冇有查出這小偷是誰,就要暫且擱下,他們哪裡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