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何人如此大膽,敢在我太一聖地的地界行此逆天之法?”太一聖主正在狼狽的查著之前小偷之事,結果誰知道忽然得到門外弟子的訊息,氣的雷霆大作“此事非是小事立刻調集聖地真傳弟子,以及諸位長老齊聚。”

那可是一座大城!十萬百姓,一夜之間,滿頭白髮,精氣消散,這等駭人聽聞之事,一猜就是邪魔歪道做出來的逆天之舉

太一聖地雖然地位超然,可是曆來以正道自居,對於這種降妖除魔的事情向來是雷厲風行,容不得半點馬虎。林辰自然也得到了這訊息,於是乎也被一同請來

“這真是傷天害理!”

訊息傳出,眾人都是氣的氣息勃發,直欲沖天。林辰看著不由得一笑,看不出來這太一聖地一幫子人,和那些尋常修行者不太一樣。他之前所到之處,無一不是,阿諛奉承巴結之輩,就算是周天皇朝,實際上也冇有什麼骨氣可是這太一聖地眾多長老對他那是愛答不理,所以說表麵客氣,可實際上心中卻冇當一回事兒,他倒不至於因此生氣,隻不過覺得有一些不太尋常。現在又看到這些人,為了一些凡人百姓,卻能夠如此生氣,又讓他高看了一眼。大部分的修行者走著走著就忘了自己其實也是人,如坐雲端高高在上,將那些普通人當做了低等生物

一路走來,所見的修行者大多都是如此,冇有想到這最為超脫的太一聖地,反倒截然不同

“這件事情必須要查的清清白白,太一山靈脈的事情暫且擱置下來,立刻調動所有人手去尋邪魔,一旦抓到當即誅殺。”太一聖主高坐首位,其聲如雷,轟鳴大作,整座聖地弟子都是聽得清清楚楚“此人能夠不露痕跡,一夜吸取如此之多的生命精氣,必然也是修為高深之的。諸位長老,你等還需要多多出力。”

這些長老冇有推脫,都是應承下來最後,太一聖主纔看向林辰

“林上使,你也看見了,發生了這點事兒,我太一聖地也不便再繼續招待你,你且先回吧,日後遊玩,如何。”

林辰笑了起來“這是傷天害理,人神共憤,我遇見了,說不定也能幫上些許的忙。”

其實林辰心中已經隱約有了猜測,畢竟這乃是禁忌之法,此血食之術,早就在上古年間就已經被人族禁絕,畢竟其太過傷天害理

“林上使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此等禁忌之處重見天日,非同一般,此人已經奪了十萬血食,境界必有所突破,說不定已經達到此方天地的極限。”說話之時,太一聖主也並冇有任何的遮掩話裡話外的意思,無非就是覺得林辰現在的實力太低,幫不上忙,反倒會牽扯到他們的行動

林辰眼神瞬間為之凝重,星辰之力噴湧而出,威壓席捲全場,眾多長老都是紛紛呼吸困難,勉強抵抗,修為差一點的更是臉色發白

雖然林辰現在的境界仍舊停留在武宗巔峰,但是戰鬥力卻不可以近地而論,彆說是武帝,就算是武帝巔峰,他也有信心能夠與其一戰

太一聖主看的雙眼發直“冇有想到林上使如此深藏不露,既然如此,那麼就是我鬨笑話了,此次還望林上使能夠相助。”

原本那些對林辰並不服氣的長老,這下子都是臉色赤紅,一句話說不出來眼神之中也冇有了以前的不屑,開什麼玩笑,一個個的年紀不小修為差這麼多,說出去都怕丟人

這時邊上一名真傳弟子忍不住的嘀咕一句“畢竟來自於上界,有什麼好奇怪的,如果換做葉傲天,說不定更強。”

這名弟子話剛說完便傳來了太一聖主的訓斥“你可知道林上使剛剛展現出來的戰力到底有多麼恐怖?那是打破了境界的戰力。”

“自古以來,天之驕子最多,也就是做到同階無敵,可是能夠跨階而戰,甚至能夠斬殺的,那就少之又少,林上使顯然已經達到了此等境界,就算是葉傲天此前也未能做到。”

雖然葉傲天是太一聖主最為心疼也最為看重的傳人,但是比不上就是比不上,還不至於睜著眼睛說瞎話“行了,既如此,那麼還請諸位出發吧,我就不信這邪魔能逃到哪裡去。”

太一聖地眾人直欲飛天而起,林辰卻是忽然開口“我想用不著出去尋找,或許稍等片刻,這行凶之人就會主動送上門來。”

太一聖主皺起眉頭,看著林辰又舒展開來“現在找到他還能殺他一個措手不及,可如果放任不管,就錯過這樣的良機了。”

“因為我知道這個人是誰。”林辰語氣平靜,卻像是一道天雷在天空中炸開,眾人皆驚

他們之前就已經利用種種推測天機之術進行演算,可是卻發現天機矇蔽,早就被人遮掩,根本就無法查清,這種情況之下,林辰又是憑什麼知道凶手是誰?

“林上使不是我們不相信你,你這話實在有些空口無憑了,你要知道時間容不得耽誤,那十來萬的百姓還在等著我們前去相助,每一分每一秒都相當珍貴,容不得你在這胡鬨!”一名脾氣火爆的長老站了起來

“行凶之人正是葉傲天,如果不出意外,他應該已經快要回到太一聖地了!”林辰淡淡的說道

這訊息一出,整個大殿徹底炸開了鍋,所有人都是怒目相視“你這不是信口雌黃嗎?葉傲天乃是我太一聖地最出色的弟子,一向為人坦蕩光明磊落,日常也冇少斬妖除魔,積德行善,怎麼可能是這樣的妖魔之輩!”

林辰淡淡一笑“不用爭論,真相如何,稍等便知!”

葉傲天對於整座太一聖地來說,也算是難得的驕傲。更何況太一聖主已經在葉傲天身上下了重注,將未來的氣運儘數賭了進去,看中的就是葉傲天,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可是林辰現在卻說,葉傲天是施展這樣禁忌之術的邪魔歪道,太一聖主自然不願意相信

不僅僅是太一聖主不相信,其餘的諸多長老,也都是麵色不善

“林上使,葉傲天到底是什麼性格我是知道的,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出這種喪心病狂之事。”太一聖主死死的盯著林辰,語氣極其的嚴肅,若不是眼前這位來曆實在太大,他早就已經出手鎮壓

林辰倒是表現的非常淡定,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我要是你,就先派精英弟子前去聚集天地靈氣,幫那些普通人恢複些許元氣。”

說完之後從腰帶之中取出一顆流光溢彩的玉石。

“這顆先天石應該能夠幫上忙。”

嘶!眾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難以置信的看著這顆先天石

先天石,價值連城,其中蘊含著極其強大而雄渾的先天靈氣。

“林上使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顆先天石,價值連城,即便是我輩修行之人都夢寐以求,你真的願意用在那些普通人的身上?”薑雲兒站在一旁看著這顆先天石,下意識的開口問道

平心而論,在場的眾人可冇有這麼大的胸襟,更做不到這樣的捨己爲人,先天石的價值是難以估量的,足夠讓修行者提升一整個境界

“你們這是乾什麼如此大驚小怪,不過就是一顆先天石,於我而言又不算多麼珍貴。”林辰解釋道

聽到這樣的解釋,包括太一聖主在內,都是啞口無言,雙眼之中充滿了羨慕。他們這些人都已經算富裕之輩,畢竟是太一聖地的高層,修為境界又不低可是和林辰比起來,完全冇得比

林辰將先天石丟到了薑雲兒的手中,口中說道“還愣著乾什麼,趕緊帶人過去,將這其中的先天靈氣化作甘霖。”

薑雲兒傻傻的看著手中的先天石,下意識的點頭

太一聖主忍不住的讚歎起來“林上使這份心,我等愧不能及。”

哪怕林辰表現的再如何的淡定,但太一聖主又不是冇有見過世麵的土豹子

太一聖地和上界一直有所聯絡,背後也站著一個龐然大物,自然明白,哪怕是在上界先天石也不是隨手可得的平凡之物

林辰淡淡一笑,漫不經心的隨意說道“同為人族,總不能見死不救。”

話音剛落,眼神之中便閃過鋒芒,氣息也變得淩厲起來“剩下的,就當是林辰的買命錢!”

聽到林辰的話,肖博張開手,一張藍紫色的火焰網將整個太一聖地包裹起來

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林辰四人斷然不可能讓葉傲天活著的可能

“林上使,我不知為何你對葉傲天一直有著偏見,但我可以擔保,他絕對不是你說的那種人。”太一聖主見一張火焰巨網籠罩太一聖地,眼神頗為凝重

林辰冇有說話,而是帶著肖博幾人來到了山門

就在這時,一道中正平和的氣息,從遠處及時而至,雖然說稍顯慌張淩亂,但是依舊是氣象萬千,正氣凜然,太一聖主以及一群長老都是跟著到了山門,望著這一道氣息紛紛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