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傲天回來了,你看這哪裡像是邪魔歪道,若是剛剛行了那樣的禁忌之術,怎麼可能正氣盎然。”有長老看著葉傲天說道

周林辰冷笑一聲,手中凝結靈氣,而後靈氣化作一條蛟龍奔襲而去,金色蛟龍騰空而去,氣勢恢宏,這讓葉傲天嚇了一大跳

葉傲天本來掠奪了這麼多的生命精氣,正需要找個地方安心吸納,自然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太一聖地,畢竟越危險的地方就越是安全,乾下了這樣喪心病狂的事情肯定是轟動天下,人人喊打,但是絕對不會有人想到罪魁禍首會在太一聖地。這也就是葉傲天為什麼急匆匆回山門的原因,但是誰能想到林辰早就在這等著他,剛好打了個照麵

葉傲天本就受了傷,再加上體內大量的生命精氣未曾吸收,根本就無法全力出手,被金色的蛟龍打中胸膛,口吐鮮血

林辰身旁的肖博見狀冇有任何的留情,向前一步,手中結印,天上的火網逐漸凝結殺招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葉傲天也發現了動手之人是誰,當即便是眼睛一轉,高呼起來

“林辰,你當真要趕儘殺絕不成?我之前與你論道輸了,是我技不如人,可是你為何揪著我不放?我眼下受了重傷,你還要手下之人對我下此狠手!若你願意放我一條生路,我可以對天起誓,日後不尋你報仇。”

葉傲天用心險惡,這番話浩浩蕩蕩傳遍天地,太一聖地的眾人都是聽得清清楚楚,都是勃然變色

這話的意思,仔細一品其實很明顯,無非就是說林辰心胸狹窄,除此之外,還畏懼他未來的成就,所以想要斬草除根,無形之間又找回了一些場子。

矛頭全都指向了林辰,然而林辰不為所動,而是眼神示意肖博繼續鎮壓而下,可是太一聖地的眾人哪裡還忍得住,太一聖主歎了一口氣,擋在了葉傲天身前

“林上使,此事到此為止,你看如何!葉傲天,你也看見了,氣象輝煌,雖說稍顯狼狽,但絕不至是那幕後黑手。你斬妖除魔,我們管不著,但你如果想要藉機傷害我太一聖地弟子,我就算奈何你不得,也不可能坐視不管。”

林辰臉色平靜“不用急,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葉傲天體內那樣龐大的生命精氣,一旦失去控製,立刻就會湧現而出,那就是鐵證如山

肖博的滔天火焰神柱朝著葉傲天攻去,而太一聖主勉強抵抗卻絕望的發現,根本就擋不住,於是乎便是怒吼一聲“諸位長老與我結陣抗敵!”

此時從太一聖地深處一道劍鳴之聲響起。星河漸起,橫空出世,晝夜顛倒,星辰浮現,天地變色。

……

這一瞬間天下皆驚!

“這如此可怕的劍氣,難不成是太一聖地的周天劍陣?”

“太一聖地到底遭遇了何等強敵,連這千年未曾出世的周天劍陣都祭了出來?”

“周天劍陣,彙聚周天星辰之力,號稱五洲第一陣法,天地正道,星辰失色,果然名不虛傳。”

…………

“星辰之力嗎?”林辰看著這劍陣的力量說道

“林上使,你本是太一聖地的貴客,若你現在退去,方纔的事情我就當冇發生過,你看如何?”此刻的太一聖主身披星辰光輝,如同星辰最深處誕生而出的神明

“聖主你還和他廢話什麼?我看他就是故意過來找麻煩的, 他就是擔心日後會被葉傲天追上,所以纔要斬草除根!”一名長老忍不住的高撥出聲

葉傲天在太一聖地得諸多長者的喜愛,平日裡麵也是溫良恭儉與人謙和,冇有任何的矛盾

太一聖主的身後,葉傲天麵色悲苦“諸位長輩無需為我如此大動乾戈,此人背景深厚,我太一聖地得罪不起他,若是鐵了心要殺我,今日便用我這條命換一個太平吧。”

話音剛落,太一聖地諸位長老的情緒瞬間被點燃,個個都是義憤填膺,衝著林辰怒目而視

薑雲兒更是一臉不忍的來到了葉傲天的身邊,柔聲細語的勸解

葉傲天下意識的低頭,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你就是再厲害那又如何?隻需躲過這一劫,待我傷勢恢複再進一步,天下便冇有人能夠阻我。”

林辰看著葉傲天挑撥是非,麵色平靜,身上的星光遍佈,愈發的張揚,彷彿一張浩瀚無垠的星河圖,林辰一句話都冇有說,隻是向前一步跨出

身體中的力量全數爆發,2丈9的靈氣湖泊顯現而出

轟!

周天劍陣中的星辰之力好似遇見了主人般,力量不斷的湧入林辰的身體之中

太一聖主根本想不到林辰修煉的是星辰之力,更想不到自己聖地引以為傲的周天劍陣居然會這麼被破解

“這怎麼可能?”太一聖主心神恍惚

林辰額頭爆發突現閃光,歸靈境靈魂全數爆發,一道淩厲的斬擊朝著太一聖主直劈而去

自從吸收了太一山的力量,林辰的靈魂境界與靈氣湖泊得到了驚人的提升

太一聖主微微皺眉,剛想再次運行周天劍陣抵擋,卻發現劍陣已經被林辰所掌控

太一聖地眾人皆是臉色慘白,冷汗濕透,雙目遊離不定,難以置信。自己的看家本領居然就這樣輕輕鬆鬆被林辰破解

林辰的靈魂斬擊與肖博的火焰神柱融合,直接朝著在場的所有長老和弟子攻去

轟!

眾人皆是被這股強勁的力量掀飛了出去

太一聖主半跪在地上,咳著血“你不能……”

林辰直接越過了天寧子,出現在葉傲天的身前。其掌中靈氣化作一把利劍

“你不能殺他!”薑雲兒嬌呼一聲擋在了葉傲天的身前

“讓開!”林辰語氣冷淡,麵對這名滿天下的絕世仙子,冇有半點憐香惜玉之意

“林上使,你信我,師弟絕不可能是那樣的邪魔歪道。”薑雲兒紅著眼咬牙解釋。

“葉傲天,現在你還要繼續瞞下去嗎?還是以為躲在女人的背後我就不敢動手了。”林辰出言嘲諷道

葉傲天臉色鐵青“雲兒,你讓開。”

“不,你放心,我無論如何都會保你今日平安。”薑雲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眸之中閃過決然,身上的氣息,開始瘋狂的增長

背後一道白衣身影緩緩浮現,麵容和其有幾分相似,但卻顯得那樣的飄渺難以觸及,更有一種高高在上

“這種氣息……是武神!”所有的人都是驚呼起來,就連林辰幾人也是眯起了眼睛,若有所思。

“林上使,我為轉世重修之人,此乃我前世殘留手段,有武神之威。”薑雲兒的聲音變得平靜下來,透露出一種虛弱

很明顯,這種力量也不是能夠隨便動用的,隻不過此刻為了保住葉傲天的性命,才無可奈何的使用。

“你這麼確定他不是罪魁禍首?”林辰指著葉傲天,認真的開口詢問

“你這麼確信他不是嗎?一旦他是,你將會揹負人族叛徒的罵名!”肖博收起手中的火焰說道

“師弟與我相識多年,怎麼可能會是這種人,哪怕林上使之前說了他與妖族強者親近,但我依舊相信他。”薑雲兒緩緩的露出一絲笑容,雙目如水

“有些人可是很會偽裝的呀!”林辰譏諷的看著薑雲兒說道

突然幾名身披銀甲的士兵突現在葉傲天身前,薑雲兒立刻朝著葉傲天放出靈氣,靈氣逐漸凝聚成一個護盾將葉傲天包裹起來,士兵們的長劍卡在護盾之前無法在向前一下

“我不會讓你們傷害他的!”薑雲兒虛弱的說道

肖博手中火焰再次湧現,他手中凝聚三種源火,紫青白三色不斷交織,朝著薑雲兒攻擊而去

林辰也跟著配合起來,哪怕薑雲兒此時擁有著武神之力,但在兩人的合擊之下不由得也是顯露頹勢

另一邊,李牧凝聚武安神甲,朝著保護葉傲天的護盾打去

哢嚓!

護盾無法承受這股驚人的力量,逐漸碎裂開來。薑雲兒見狀,想上前加固,但此時的她哪裡脫得開身,她一個不留神被肖博抓住機會,一拳猛的轟向她的腹部

轟!

薑雲兒猛的被擊飛了出去,薑雲兒剛想起身,但腹部傳來灼燒的痛覺和冰冷的刺感,再加上武神力量的褪去,自身變得十分虛弱,使其倒在地上無法起身

李牧攻勢不減,護盾炸裂開來,其直撲葉傲天而去

“不要!”薑雲兒痛苦的大喊道

“睜開眼看好了。”林辰淡淡的看著這一幕說道

葉傲天壓根冇有想到居然會淪落到這個地步。本以為到了太一聖地也就安全了,可誰知道這林辰幾人實力如此強悍

一旦正麵受到李牧這驚人一擊,哪怕不死也殘

千鈞一髮之際,葉傲天歎了一口氣“你們為什麼非要找死?”

雙目閃現兩道妖異黑紅光芒,身上的氣息也是為之一變,滔天的妖氣升騰而起,天地一片昏沉,彷彿妖神降臨

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讓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尤其是薑雲兒,那絕美的臉龐瞬間冇了生氣,雙目一片迷茫,似乎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一切

葉傲天恢複了行動能力,向後退了一步,語氣也變得低沉。“你們為何要逼我?這股強大的力量我本可以慢慢的消化吸收,不被他人發現,我依然是那名滿天下的天之驕子,而你們可以繼續活著,大家相安無事不好嗎?”

隨著說話的時間,葉傲天的身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居然漸漸冇有了人族的氣息,更像是一隻妖怪,不僅僅表麵長出了黑紅色的鱗甲,頭髮更是瘋狂的掙紮,殘暴凶狠。瞳孔也發生了改變,變成了血紅色,而且還是豎瞳

此前不見了蹤影的黑貓,也從葉傲天的體內飄了出來。“早就和你說了,隻要接受我的本源,你就能夠獲得我的一部分力量,藉助如此龐大的生命精氣,短時間內便是神王,也可與之爭鋒。這天下之大又有誰能夠擋你?”

葉傲天臉色越來越低沉,身上的氣息卻越來越強大“如果不是被迫無奈,我又怎麼可能會墮落成為妖族!”

他從一開始就察覺到這隻黑貓彆有用心,打算將計就計,如果不出意外,他就是這數千年來最耀眼的人,能夠一步步的飛昇,立下無數輝煌

“好了!不管過程怎樣,但最後你還是接受了嘛!接下來便該開始你的表演了!”黑貓看著麵前的林辰幾人殘忍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