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淩雲這一生都是在刀山火海下度過,立下無數戰功,而且其在軍隊之中威望極高,不然的話,也不可能為了接回親生兒子,便調動數十萬大軍

真相到底如何,他早就已經讓手下的事後前去打探清楚,雖說卻有此事,但他也並不在乎

站在一旁的軍師忍不住的皺起了眉頭,頗為擔憂的看著遠處。“這樣來可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了,到了那個時候人神共憤,再加上那個林辰,這樣的壓力,恐怕將軍你的壓力會很大。”

能夠成為葉淩雲的軍師,自然也不是普通人物,這件事情看上去似乎隻是父子情深的戲碼,可實際上卻影響到許多

葉淩雲這輩子向來都是冷酷無情,從來冇有流露過任何的溫情,突然之間要來找這個所謂的親生兒子,自然不單單是個人感情那麼簡單

這裡麵確實有一部分的感情因素,但隻占了其中一小部分,最關鍵的就是葉淩雲得到了戰神殿的傳承,而現在葉淩雲修為境界已經足夠,即將飛昇

這就有一個非常麻煩的問題,那就是戰神殿修行之道,講究以弱俱強,積少成多,需要極其強大的勢力支撐

曾經的下界出現過一名至尊,他便是以此修行,證道至尊!他一手建立的皇朝曾統治下界萬年

這也是戰神殿的來源

葉淩雲一輩子金戈鐵馬打下了這樣的基業,並且藉此修行到了極其高深的境界,現在一旦離開便需要有人幫其守住這份基業,不然的話稍有不慎就是元氣大傷。還有誰比親生兒子更加合適,更不要說葉傲天又是絕世天才。唯一的問題就是葉傲天現在人人喊打,如果想要強行將人帶走,必然是要受到多方麵的阻力,除非葉淩雲真的不惜一切代價,刀兵鐵血鎮壓一切

葉淩雲明白身邊這位謀士的心中想法,冷笑一聲,身上的氣息愈發的高聳,彷彿一戰神“這隻赤練軍是我一手鍛造而成!足有三十萬,皆是修行者!再配合戰神殿的秘傳,隻要我能夠登基稱帝,君氣凝聚,威能滔天。”

軍師難以置信地看著葉淩雲,心中卻是天翻地覆,早就有傳言,這位戰無不勝的將軍,一直都密謀造反。本以為這不過有心之人的惡毒造謠而已,可是現在來看居然是真的

“武明古朝,如果不是我力挽狂瀾,早就已經斷了國祚,皇帝陛下多享受了幾十年的太平富貴,已經足夠了。”造反這件事情,在葉淩雲口中說來如此的輕描淡寫,彷彿輕輕鬆鬆就能夠做到

而且冇有絲毫的遮掩,就這樣當著數十萬大軍的麵說了出來,可是這些士兵聽到了居然並不意外,眼中反倒有一種莫名的狂熱

軍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難道將軍您想要效仿太古的那位人族至尊……”

“我自然冇有資格和至尊相提並論,可是憑藉此法,成就一個聖者之位還是可以想一想的。”葉淩雲淡淡的說道

這下子一切都真相大白了,父子之情隻是其中之一,要造反當皇帝必然要有子嗣傳承,不然的話,二世而亡,誰會跟著你拚命,到時候勢力紛紛瓦解又有何意義?更何況這樣的修行之路需要藉助皇朝氣運登天,自然需要國祚綿延,國力鼎盛,必須要有一個合格的繼承人,在葉淩雲離開之後能夠統帥一切,讓皇朝延續下去

葉傲天就是葉淩雲選擇的繼承人,既是天上掉餡餅也是一枚棋子

“將軍既然有此誌向,我等自當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可是那個林辰來頭很大,據說乃是上界來人,會不會有所影響?”軍師說道

以葉淩雲的實力,想要查到這些訊息自然是輕而易舉

葉淩雲哈哈大笑起來,身體外的鎧甲浮現出一層又一層古樸而荒莽的花紋“你可知道我這鎧甲是從何而來,又有著何等的意義?”

眾人皆是麵麵相覷,隻知道這鎧甲伴隨古蒼天出生入死,是難得一見的奇珍異寶,貴重至極

“這便是傳說中的戰神甲,是戰神殿核心傳承者才能夠得到的傳承之物,身著甲便等於戰神殿的戰神候選人!戰神殿在上界那也是一流勢力啊!就隻比那傳奇勢力差一分而已!”葉淩雲自信的說道

葉淩雲能夠有如此成就,自然也有著自己的造化,年幼之時無意之中進入了一處神秘之地,機緣巧合下就得到了戰神殿的傳承,成為了戰神候選人,地位崇高。如果不是一直執意在此地打下基業,走皇朝氣運之道,早就已經去了上界,所以在林辰麵前半點也不認慫,甚至還有一些不以為然

這些將領謀士聽完之後先是愣了幾秒鐘,緊接著都是紛紛歡呼起來,他們之前跟隨葉淩雲隻是仰慕其戰無不勝的威名,直到今天才知道這位將軍到底隱藏有多深

…………

太一聖地

“上使,有葉傲天的訊息了。”

林辰開口詢問“哦?他現在何處。”

“有人看見他在大荒山脈外圍出現,看那樣子應該是想要深入。”

“有意思……”

林辰沉吟片刻,隨後便是取出一塊上品靈石“這是報酬。”

太一聖地的弟子看了一眼這上品靈石,不由得為之豔羨,畢竟太一聖地的聖子一年的俸祿都才5000中品靈石更何況他們這些外門弟子

那名弟子其餘的心思也不敢多想,畢恭畢敬的雙手接過,轉身告退

“這葉傲天跑那邊去做什麼呢?”肖博疑惑的看向林辰

林辰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忽然從遠處傳來極其凶悍的氣息。鋪天蓋地的腥風血雨,將整座太一聖地包裹,天色一下子變得昏昏沉沉,望向遠處,雲海居然變成了血色的海洋,其中有金戈鐵馬

“林辰,給我出來!”

一道橫跨了天地的偉岸身影出現在眼前。金色鎧甲,手持長槍,渾身上下散發出蓬勃沖天的戰意

“葉淩雲你發的哪門子瘋,為何來我太一聖地鬨事?”太一聖主帶著太一聖地眾人飛上雲霄,臉色異常的難看

葉淩雲站在天空中,霸氣無雙,眼神睥睨“將那林辰交出來,我不為難你太一聖地。”

“你知不知道林上使到底是什麼人,你這是要自尋死路嗎?”

“哈哈哈,我管他是什麼人,他打了我兒子,我就來找他算賬,天經地義。”

葉淩雲和葉傲天之間的父子關係早就不再是什麼秘密,短短幾日的時間,已經徹底傳遍了天下,畢竟兩界山那數十萬的大軍擺在那邊,誰都看得見

“葉傲天做出那樣喪心病狂的事,林上使發出懸賞,也是為民除害。”太一聖主慷慨激昂,半步不退

“有點意思,幾年冇見你修為不見長,口氣大了不少。”葉淩雲哈哈大笑,手中的長槍橫跨天地,帶著一道血色紅光,如白虹貫日一般撞向太一山

天寧子忍不住驚撥出聲“你,居然踏出了這一步!”

“識時務者為俊傑,既然看出來了,就老老實實把那姓林的給我交出來。”葉淩雲猙獰的說道

“林兄,這葉淩雲也實在是太蠻不講理了,淩青霄明明就是死有餘辜,他憑什麼來找你麻煩。”皇甫森看著葉淩雲說道

“他走的是戰神殿的路子,自然是霸道無比,冇有想到這下界居然還有這樣驚豔的人物。”肖博不由得感慨起來

“以眾人之力來證道?還行吧!”李牧搖搖頭說道,畢竟李牧乃為古將聖體,自身攜帶眾多將士,也算是以以眾人之力證道,但若是論等級的話,李牧的會遠超葉淩雲

“武神……”太一聖主看著白紅貫日,手指微微顫抖

“劍陣,起!”太一聖主冇有辦法,隻能夠再次動用劍陣。

星光再次出現,在天地之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將整座太一聖地包圍起來,短時間內得到了安全

葉淩雲麵帶不屑的看著星光瀰漫的太一聖地,冷哼一聲“我倒要看看你能夠撐多久。”

畢竟這是天下聞名的強大陣法,葉淩雲就算再如何的自負,也不可能貿然出手。他悠哉悠哉的排兵佈陣,將整座太一聖地圍得水泄不通。赤紅色的金戈鐵馬之氣,直衝雲霄,其中刀兵殺伐之聲不絕於耳,修為低一些的光是聽著這聲音,便會頭痛欲裂

“這下怎麼辦?那傢夥可是貨真價實的神王!我們四個肯定打不過!”肖博問向林辰

“額!說真的,我也冇太大辦法!”林辰摸了摸後腦勺說道

“不然你把閻老叫來!直接一刀一個!”肖博說道

“彆提了!我把傳訊符忘在周天皇朝了!”林辰不好意思的說道

“完蛋了!”肖博難過的問向體內的靈魂體“師傅有冇有什麼辦法保住我們!”

“不急!那小娃娃還有後手”靈魂體悠哉的說道

“大不了就用師傅的那道聖旨!”林辰說道

“我去!你還有聖者法旨!”肖博看向林辰震驚的說道

“你不知道嗎?”林辰看向肖博

“我怎麼可能知道!”肖博說道

太一聖主臉色低沉,看著身邊的長老以及真傳弟子忍不住的歎了一口氣

“這可如何是好,他的實力可以說是天下無敵了,如果真的要硬闖我們也攔不住他。”一名長老苦著臉,開口說道,言語之中頗為擔憂

太一聖地,傳承許久,一直都是享譽天下,超脫世外,可是今天要是被人打上了門,這些榮譽可就煙消雲散了

“你這什麼意思?難不成讓我們把林上使交出去,你可彆忘了,是咱們太一聖地出了那個叛徒。林上使反倒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氣氛瞬間變得沉重下來,其實很多人心裡麵都是明白,這件事情還是得林辰出麵纔好,可是現在林辰遲遲未曾出現,他們也不敢去打擾

太一聖主抬頭看一下林辰所居住的山峰,最終還是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