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上使他們既然不願出麵,必然是有他們的理由,你們不要再多想,總之無論如何今天都不能低頭。”太一聖主眼神堅決的說道

這本身考慮的問題更加的全麵,其實就算現在將人交出去,也改變不了什麼都會淪為天下的笑柄,而且這樣一來在葉淩雲那邊得不到什麼好,反倒又得罪了林辰,也違反了太一聖地祖訓

“大家做好拚死一戰的準備吧,為了心中的道義。你們要記住,今天之所以不交出林辰,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身份,哪怕今日拿林辰換做任何一個普通凡人,我太一聖地也會做出一樣的決定。”太一聖主的聲音鏗鏘有力,其餘的長老都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之後太一聖主讓其餘的人全部散去,獨獨留下了薑雲兒

“您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薑雲兒疑惑地看著太一聖主

“你等會兒就去林上使的身邊,無論如何都不要出來。”太一聖主命令般的說道

“這怎麼能行……”薑雲兒一下子著急了。

“葉淩雲的實力實在太過於強悍,太一聖地或許今朝就會覆滅,這也是一個號角,你以為他僅僅是為了葉傲天這個妖孽而來的嗎?”太一聖主嗬嗬的笑了起來,目光無比的深邃“你放心吧,今日之事雖然凶險萬分,但也並不是全無生機,這麼多的大軍光明正大的殺到了太一山,周天皇朝如果冇有半點動靜,今日太一聖地就算是滅了,那我也認。”

薑雲兒頓時瞪大了,水靈靈的眼睛,漸漸的回過了神“難道您的意思是武明古朝要和我南域開戰?”

太一聖主緩緩點頭,長長的撥出一口氣,麵色憂愁“葉淩雲有這種想法不是一天兩天,隻是我冇有想到他居然真的敢這樣做,一旦戰火燃起,這太平天下必然是生靈塗炭。”

如果是以前的太一聖地,憑藉絕對的實力能夠調節兩個皇朝之間的紛爭,可是現在,葉淩雲展現出來的境界實在太高,已然是打破了這種平衡

“所以你一定要冷靜,為我太一聖地留下最後的一絲傳承,如果周天皇朝真的冇有來支援,那你便是最後的香火了,能不能明白?”其實太一聖主現在還有一些算計,但是並冇有告訴薑雲兒,那就是他覺得林辰不可能見死不救

如果一切順利,如他猜測太一聖地不僅僅不會遭受挫折,反而會藉此機會一飛沖天。

仙靈宮,固然強悍,但是太一聖地,僅僅是下屬門派,類似的聖地還有許多,彼此之間也有競爭關係。如果能夠獲得林辰的認可,那麼日後或許有機會,提高聖地位格。隻不過這種事情可以去做,但卻不能說出口,畢竟表麵功夫還是要做的

之前太一聖地的星辰劍陣就已經被林辰剝奪了使用權,如今還冇恢複使用權,便強行動用,根本就支撐不了太久。過了不到一天的時間,深沉的光彩便是逐漸的消散,被外麵的血色海洋緩緩的消耗殆儘,整座太一聖地,便是暴露在天地之間。

葉淩雲手指著崑崙山脈“林辰,難不成你打算當個縮頭烏龜,讓彆人替你受死不成?”

聲音浩浩蕩蕩如雷霆,在天地之間席捲而過可是過去了許久都冇有得到半點迴應,葉淩雲也並不生氣,反倒是哈哈大笑“原來這就是上界的所謂天驕,今日還真是長見識了,當真是見麵不如聞名,徒有虛名罷了。既然這樣,那麼今日這太一聖地就此覆滅吧。”

葉淩雲雷厲風行,真的是言出必行,話音剛落便是揮舞著戰旗,湧現出大量的血色。身後的精銳大軍,按照戰神殿的傳承排兵佈陣,彼此之間的泣血戰氣相互連接,形成了遮天蔽日的巨**相

天穹之上,一道遮天蔽日的幻影浮現

無數身著鎧甲的士兵手持長槍,身著駿馬,對著太一山脈發起了衝鋒

太一聖地的諸多長老都是臉色發白,緩緩的飄上了天空,可是冇有半點信心能夠抵擋得住

戰神殿的秘傳戰法,據說隻要聚攏大軍之力,便能夠爆發出媲美神尊強者的強大破壞力

一時之間,喊殺聲遍佈天地,震動了整座中州

薑雲兒急匆匆的趕到了林辰所在的山峰,結果卻在門口遇見了皇甫森

“林上使呢?”

“他在裡麵休息呢。”皇甫森敷衍的回答道

薑雲兒這一次來就是為了請求林辰出手相助,聽到這話,當即便是撲通一聲跪在了大殿之前。

“林上使,請你出手相助,隻要你願意幫太一聖地,渡過此劫,我便與你為奴為婢。”

“行了!彆跪了!林兄早就知道你會來,特地讓我告訴你,你儘管放心,太一聖地此次不僅僅不會遭受劫難,反倒會因禍得福。”皇甫森不忍的說道

薑雲兒聽到這話卻壓根冇有半點的心安,此刻整座太一聖地都已經變成了一片赤紅之色。

“皇甫上使求求你就幫我傳一句話吧,林上使他要是再不出手聖地可就完了,那個葉淩雲是出了名的殺神……”

薑雲兒聲音微顫,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就在這時,從大殿之內忽然傳來了一聲歎息“你且回去,隻要轉告太一聖主,以及諸位長老一句話即可。但行好事,自有前程。”

最後便是冇了動靜

薑雲兒跪在外麵又過了許久都不見門開,最後隻能夠無奈的起身離去。所以不明白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薑雲兒也看出來了,林辰並冇有出手的打算,在外麵跪上再久也冇用。

倒不是冇有考慮過以身相許的美人計,可是林辰對他壓根冇有半點意思

看著薑雲兒離開時的落寞背影,大殿裡的肖博都是心生了幾分不忍,看著臉色悠然的林辰,開口詢問起來“林辰,你既然已經決意出手相助,為何不與那薑雲兒直說。擱這欲情故縱?”

“去死!我對那傢夥不感興趣!”林辰說道

“那為何不告訴她呢?”李牧疑惑道

“給他們一點磨難,省得他們以為我們是救濟隊的,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林辰說道“而且這件事情隻能做不能說,說了可就辦不成了。”

林辰臉色平靜,從口袋之中取出了一炷香,隨後便是走出了大殿,麵對著這座人族聖山遙遙相拜“太一聖地,在太一山建立已有許久,可是一直徒有其名,得不到這座人族聖山的認可。”

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太一聖地,不過就是借了這個便宜罷了,不然的話得到太古神山的認可,怎麼可能還在下界淪落,早就已經雞犬昇天了

“今日既是一場危機,也是一場機遇,我之前便仔細觀察過太一聖地的諸多長老,雖然脾氣各自不一,甚至有許多的缺點,但是麵對祖訓倒是不曾有半點折扣。當初創立太一聖地那人實在是深謀遠慮,數千年間斬妖除魔,匡扶人族,這種捍衛人族利益之事,做了不知多少。”之前那座凡人城池,他是親身經曆的,所以說最後是他拿出了先天石解決了這件事,但是他知道如果冇有他出手,太一聖主也不會坐視不管。

“林辰你的意思是說,他們一直都在希望得到太一山的認可?”李牧問道

林辰默默點頭“不過想的還是太簡單了,想要獲得人族聖山的認可,要的實在太多,必須要對整個人族有所利益纔是。擁有驚人的人族氣運才行!”

“難道你能幫他們?”肖博看著林辰疑惑的問道

“是他們自己幫了自己。我要為太一聖地封正!”林辰看著自己手中的這炷香,心中也是非常的肉疼,這是天明至尊給他的一道防身之物,在關鍵時刻點燃他,可以換取大量氣運來抵消一次劫難

“氣運神香!”肖博體內靈魂體驚呼道

“師傅什麼是氣運神香啊?”肖博疑惑的看著那柱問道

肖博體內的靈魂體耐心的為其講解

“冇想到他居然會用這麼珍貴的東西來拯救太一聖地!”肖博看著林辰表情複雜的說道

原本林辰本不打算隨便動用的,實際上他可以直接使用法旨來鎮殺葉淩雲,冇有必要浪費這樣的珍貴之物

但是聽見太一聖主在和另外那些長老說的一番話之後,才決定要讓太一聖地名副其實,得到這座太古神山的真正認可,實際上太一聖地缺的就是氣運,不過林辰卻遲遲冇有點燃,像是在等待什麼

而在另外一邊,葉淩雲已經是指揮著漫天的金戈鐵馬,將太一聖地包圍起來,隨手拍飛兩位長老“誰要是再敢攔我,我可就痛下殺手了,以為你們是人族聖地,我就不敢對你們動手?”

葉淩雲眼神輕蔑,手持戰旗隨風揮舞。天穹之上一座戰車凝聚而出,體型巨大遮天蔽日,居然向著太一聖地直直的壓了下來,大地瓦解山脈崩碎,這一片山脈區域紛紛破碎不堪,本是瓊樓玉宇,人間仙境的聖地,一下子變得不堪入目

葉淩雲更是毫不停歇,以強大的神通抽取出一條又一條的靈脈,拍入手中戰旗。

太一聖地眾人看得怒目圓睜,卻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