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林辰從山岩中緩緩走出

“你還冇看出來嗎?你我實力懸殊,再打下去不過是自取其辱!”李元嘲諷道

“那日,那幾人還有剛纔攔我的那些是你搞的鬼吧!”林辰冷冷的說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耍點小手段很正常!”李元無所謂的說道

“我向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誅之!”林辰冷冽的說道

“嗯?螻蟻也敢撼動大象!”李元神色突變,一股殺意瀰漫開來

兩人殺意瀰漫,在空氣中相互碰撞了起來,溫度極速下降

“下品武技,天元手!”李元率先出手

天空中出現一隻金黃色的巨手,巨手徑直朝著林辰壓來

“大成的武技?”一名場上弟子驚呼道驚呼道

“能將一門武技練到這種程度,看來花了不少心思啊!”極武尊者說道

林辰麵上毫無懼色,沖天迎上巨手,隻聽見“砰”的一聲,巨手碎裂開來,煙塵之中一把巨劍從猛的飛出來,直取李元性命

李元手掌一握,一把金黃色的巨戟出現在他手中,巨戟上有著許多金芒交織,淩厲的氣息從中散發出來

金戈戟,中品寶器

李元手一揮,巨戟便將巨劍彈飛,一道身影從空中煙塵跳出,在空中接住巨劍,並再次劈向李元

李元將戟橫擋在自己上方,劍戟相交,火光四濺

李元一身暴嗬,揮動巨戟,便將葉辰打飛,他拖著巨戟直衝葉辰而去,巨戟在地上留出數道被切割的紋路

李元單手提起巨戟,朝著葉辰狠狠刺去,葉辰趕忙用劍身阻擋在自己身前,劍戟再次相撞,巨大的劍鳴與戟鳴聲席捲全場,場上修為地下的弟子被震的慌忙捂住耳朵

李元見一擊不中,單手提起巨戟,朝著葉辰狠狠砸下,葉辰再次使用巨劍抵擋住了這一擊

“嗬嗬!!!反應挺靈敏的!那這擊呢!”李元淡淡說道

李元騰空躍起,巨戟對準葉辰方向

“上品武技,四十日四十夜大洪水!”無數的巨戟攻擊如同洪水般朝著葉辰襲來

葉辰慌忙手握巨劍進行阻擋

李元見葉辰還能阻擋的下他的攻擊,他手臂青筋暴起,肌肉膨脹,逐漸的,他揮戟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讓人難以觀察

葉辰周圍的地麵不斷碎裂,葉辰揮劍不斷格擋,但李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葉辰被巨戟刺穿了多處皮膚

李元刺了一炷香的時間後,從空中慢慢落了下來

地上煙塵慢慢散去,葉辰渾身是血的手舉巨劍死死的盯著李元

突然葉辰衝身向前,用劍斬向李元

李元見狀身形暴射而出,用戟相迎

二者交手數十秒,周圍的空間都有被撕裂的痕跡,他們的每一次相碰,危機足以斬殺普通的入靈九重

鐺鐺鐺!

兩者速度發揮到極致,身影不斷閃現在場上的數個地方

過了二十秒後,雙方都被震了出去

“不錯!不錯!掌門師兄的這個弟子不俗啊!”極武尊者說道

“但僅憑這樣根本打不倒李元的!”尚劍尊者凝重的說道

場上

“不得不承認你的天賦確實很強,但是想要擊敗我還差得遠呢!我給你個苟活的機會!自廢經脈投降吧!”李元像是在施捨般的說道

“話彆說的太早!冇到最後不知道是你死還是我亡!”葉辰

葉辰爆射而出,雙臂散發璀璨星光,提起巨劍猛的砸向李元

李元雙手舉起巨戟擋在身前,巨劍與巨戟相撞,李元腳下的地麵猛的下凹

葉辰將一隻手舉了起來,星光不斷從手上散發出來,李元被刺的睜不開眼,突然一股風暴在葉辰手中彙聚,逐漸形成一隻手臂,葉辰迅速揮向李元

“星辰怒風拳!”

李元頓時感覺自己的身軀被隕石砸中那般劇烈疼痛,這強大的衝擊力將其直接擊飛出去,狠狠的砸入山岩之中

“這個武技!有點像上品武技怒風拳,但那星光不像是怒風拳所擁有的,而且威力也大了不止三倍!”尚劍尊者說道

“還算不錯!這一招起碼有下品武學的威力!”清虛聖者眯著眼說道“不過還冇結束!接著看吧!我感覺我這弟子還能給我帶來更多驚喜”

“咳咳咳!!”李元吐血鮮血從山岩下落了下來

“真的冇想到我會有如此狼狽的時候,還是被一個入靈三重的打成這樣!不過你也該到此為止了!不管你再怎麼厲害也隻是入靈三重!而我!已經踏入凝氣!”李元憤怒的說道,一股龐大的氣勢從他身上爆發出來,靈氣河流達到了一尺五寬

李元身上逐漸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狗熊,“能讓我將我的凝氣之靈大地之熊使用出來你足以自傲!”

“大地之熊!那可是紫色巔峰凝氣之靈呀!”

“冠軍看來註定了!”

“實力相差太大了!”

…………

台下弟子看到李元凝聚的大地之熊開始議論紛紛

李元一身暴嗬一聲,大地之熊朝著葉辰撲了過去

葉辰看到大地之熊向他奔襲而來,他雙手結印

“下品法術,天狐九技,第二技,天狐破”

一隻背上長著翅膀,尾巴燃燒著火焰的赤色狐狸在葉辰身後湧現出來,這隻天狐虛影比那日黑風寨寨主使用時還要大上一倍

“那是天狐!傳說中能與九尾狐媲美的神獸!”台下一名弟子驚呼道

“天狐嗎?我記得這招好像是妖獸山脈那傢夥的絕技吧!”極武尊者若有所思的說道

“看來我這弟子還做了件為民除害的事啊!”清虛聖者欣慰的看向葉辰

“去!”隨著葉辰的命令,天狐虛影衝向大地之熊

大地之熊張開巨嘴咆哮,猛的提起自己的熊掌拍向天狐

天狐爪子迎上大地之熊的熊掌

一股驚天氣勢爆發開來,整個擂台被紅色與褐色分割開來

天狐所在之處,大地化為焦土,空間都被焚燒的扭曲了起來

大地之熊所在之處,大地碎裂,他的每一次移動,空間都會發生劇烈顫動

一熊一狐在這擂台上不斷交鋒

天狐一躍而起,將頭顱對準大地之熊,從天而降直擊大地之熊

大地之熊再次劇烈咆哮,熊掌握緊,朝天狐砸去

轟轟轟!!!

驚人的氣浪席捲全場,清虛聖者手清清一揮,蔓延場外的氣勢消散開來

一狐一熊僵持了一炷香的時間,逐漸消散在場上